+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记得结婚后,自己第一次叫他老公,他嫌恶地说:“你这么叫我,很恶心。”

    温甚祁一瞬间像是着了魔,伸出手回抱,她却像是逃也似的退开,毫不留恋。

    他的心沉了沉,竟感到怀里有些空落。

    章助理已经退到角落,眼睛发酸,看到展蓉拿起笔,看也不看直接签了名,忍不住开口:“展小姐,你都不看的吗?”

    “无所谓了。”展蓉笑笑,对温甚祁已经别无所求。

    章助理见温甚祁没有别的指示,便收好离婚协议,退了出去。

    屋内,解除夫妻关系的两人一时相对无言。

    还是展蓉先打破沉默。

    “王云卿的手术定在什么时候?”

    温甚祁很不习惯展蓉这么平淡,明明昨天还那么闹腾。

    他薄唇轻掀,说道:“下午两点。”

    “可以把手机还给我吗?”

    “做什么?”

    温甚祁有些警惕的样子,让展蓉想笑。

    “我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呢,想叫闵娜来替我收尸。也不知道她肯不肯来……”

    闵娜是她最好的闺蜜,因为她不管不顾、一厢情愿的爱温甚祁,已经气得断交。

    “你胡说什么?”温甚祁咬牙切齿地打断她,低喝道:“真他妈晦气!”

    展蓉好脾气的笑笑,仿佛他骂的不是自己,解释说:“我是想要闵娜来照顾我。难道你想我跟家里说?”

    温甚祁急剧胸膛起伏了几下,吩咐门口的保镖将展蓉的手机还给她。

    手术室,门口。

    王云卿躺在推车上,眷恋的拉着温甚祁的手不放。

    “甚祁,你会在外面等着我出来吗?”

    “会。”温甚祁笑道:“我还要守在病房外面,让你醒来第一个就能看到我。”

    &nbs

    p;“你就哄我吧,我醒来第一个看到的不是医生就是护士……”

    展蓉眸色空洞的站在一边,对这一幕无知无觉,安静得像是不存在。

    温甚祁有些莫名的烦闷,要不是知道她就在附近,还以为她根本不在现场。

    蓦地想起上次自己抱了王云卿,展蓉就冲过来要分开他们。

    难不成离了婚,她就无动于衷了吗?

    这时,章助理接了个电话,眼睛一亮。

    “温总,徐教授说您的眼角膜移植手术提前了,也是今天下午做,趁着新鲜移植,效果最好!”

    温甚祁一愣,王云卿已经喜极而泣。

    “真是太好了!甚祁,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我了,我们俩都健健康康的……”

    温甚祁眉头微蹙,勉强扬了扬薄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多时,三人分别进入相邻的三间手术室。

    展蓉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双手搭在腹部,眼眸轻轻闭上。

    宝宝,妈妈很想为了你撑下来,但妈妈没用,撑不到你出生。

    不要怪爸爸,是妈妈没时间了,对不起……

    她的脑瘤是恶性的,手术成功率很低,曾经想着与其下不了手术台,她宁愿痛苦着,选择保守治疗。

    至少这样,还能多陪陪温甚祁。

    而现在,她累了,那就带着宝宝一起离开吧。

    同一时间,三间手术室都亮起了红灯。

    中间那扇门里,医生取出新鲜的肾脏和眼角膜,装在器皿里,分别步入左右两边。

    等在外面的章助理看得心头发慌,展蓉不是只捐肾吗?

    为什么还会有医生捧着透明的薄膜出来,再走入温总那间手术室?!

    难道……

    忽的,中间的手术室里传来医生惊慌的大叫:“不好!心跳骤停了,怎么会这样?”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