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凉如水。

    展蓉倚在大床边沿,看向温甚祁的眼,肆意流露着贪恋。

    这是她的丈夫,她心心念念爱着的男人啊。

    展蓉伸出手指,有些发颤的虚空中描绘着温甚祁的轮廓,好想能真正碰触他……

    白日里,医生说过的话又在耳边回荡。

    “c显示,你的脑部有个肿瘤,恶性的,也就是俗称的‘脑癌’……”

    倏地,她感觉鼻腔一热,紧接着暗红的液体狂涌而出。

    展蓉慌了,生怕温甚祁察觉异样,忙堵住口鼻,跑到卫生间去清洗。

    里面很快传来哗哗的水流声,这让浅眠的温甚祁皱眉转醒。

    他不耐道:“大晚上的吵什么,滚出去洗。”

    水声马上停了,须臾,展蓉轻手轻脚的走出,眼中带着温甚祁看不到的卑微与小心:“甚祁,医院那边说,你下个月就能进行眼角膜移植手术,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恢复正常的生活了。”

    温甚祁在黑暗中歪了歪头,嫌恶地冷哼。

    “你、你不开心吗?”展蓉心中一酸,强撑着询问道。

    这个问题,温甚祁不屑回答。

    展蓉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她深吸一口气,艰难的开口:“听说,王云卿回国了……”

    “不准你提她!你哪来的脸……”温甚祁听到那个名字就像是被点燃了引线,忽的暴怒,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什么东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掷过去。

    展蓉猝不及防的踉跄几步,跌倒在地,不顾腹部被撞击的痛楚伸出手,却还是晚了一步。

    那个两只天鹅交颈相对的水晶摆件,“哐当”掉到地上,其中一只天鹅修长弯曲的脖子断裂,心形不复存在。

    同时断裂开来的还有展蓉的心脏,跟着被摔到地上,缺了一块。

    “痛吗?你这种上赶着倒贴的贱货,也就配这个。”温甚祁笑得讥讽,没有焦距的眼里满是嫌恶,咬牙道:“如果不是你非要嫁给我,云卿怎么会离开?我又怎么会瞎?”

    低沉的嗓音残酷如刀,一下一下戳在展蓉心口,眼眶积蓄的眼泪串串滑落。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她惨笑,倔强的抹掉泪水,一字一句说道:“但我不后悔从王云卿手里将你抢过来。因为她……”

    温甚祁的眼底隐隐燃着火焰,像是恨不得将展蓉燃烧殆尽,蓦地喝道:“够了!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她比?!”

    展蓉像是被灼伤,声音轻的像要碎掉一样:“是啊,我不配,所以才有报应了啊……”

    温甚祁没听清,也不在意,忽的招招手,示意她上前,像是在叫一条狗。

    她整个人都浸在黯然中,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上前,带着飞蛾扑火的壮烈。

    温甚祁抬起手,朝着展蓉的脸而来,这个动作让她空寂的眼里瞬间迸发出受宠若惊的光彩!

    然而,下一秒就坠入深渊!

    温甚祁摸索着,猛地掐住展蓉的脖子,带着薄茧的手指渐渐收紧。

    “做完手术就要看到你那张恶心的脸了,你觉得我开心得起来?想要我开心,除非你消失,彻底离开我的世界……”

    偌大的房间,顷刻静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