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钦一听说向卓的师傅水长老来了,差点儿拍着大腿乐出声来。

    这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递枕头。

    时间怎么就赶得这么寸呢?

    连忙对慕脩尧道:“你也是为了你妹妹,还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干嘛?行了,别傻愣着了,快去把人请进来。”

    “是。”

    慕脩尧微微颌首,转身去接人了。

    向卓一听说自己的师父来了,木然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他这个人虽然比较刻板,但是非常地尊师重道。

    自从出师以来,他几乎每一年都要抽一段时间前往丹盟,目的就是为了看望自己的师父。

    哪怕这两年总是白跑,他仍旧保持着这个习惯。

    原本今年也有打算,只是还没有抽出时间。

    万万没想到,师父竟然出现在了东毓京城,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只是稍顿了片刻,他就朝着慕钦一拱手,道:“慕叔叔,既然师父来了,我这个做徒弟的该去亲自迎接才是。”

    “行行行,你快去吧。”

    慕钦好心情地挥挥手,心说这小子什么都挺好,就是跟块木头似的。

    做事总是一板一眼,太过无趣。

    须臾,一众人“呼啦啦”鱼贯而入,风凌走在最前面,后边跟着慕脩尧、林朗和水方师徒二人。

    风凌依旧仙气飘飘,卓尔不群。

    林朗和他相比,显得十分接地气,就像个和蔼的长辈,时不时转头和慕脩尧说上两句,看起来这两个人更像师徒俩。

    至于水方和向卓,则完全不像师徒。

    因为这位水长老看见徒儿好似一点儿都不高兴,满脸嫌弃,恨不得不认识他似的。

    一走进内间,他就越过众人走向了床边。

    直接无视了站在床边的慕钦,对慕璟璃道:“小丫头,你今儿个可是有福气了。放心吧,你这伤有救。对了,那碎星斋的少主和你是什么关系啊?一听说我们需要药草,他竟是比我们还急。这不,短短时间就给凑齐了。”

    “他……我们是义兄妹的关系。一直以来,卿染哥帮过我不少,对我这个义妹就像亲妹妹一样。”

    慕璟璃没想到自己受个伤竟然还惊动了卿染哥,恐怕日后免不了要被他唠叨了。

    不过一码归一码,他的这份情谊她铭记于心。

    毕竟这年头锦上添花的事容易,可愿意雪中送炭的人却分外难得。

    平日里处得再好也没用,只有到了关键时刻才见真心。

    当然,除了卿染哥,这几位前辈的恩情她也会记在心里。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想必自己重伤昏迷的这些日子,没少给他们添麻烦。

    疗伤的事先不说,恐怕自己和哥哥能够安全回到京城,也少不了这几位从中斡旋。

    否则就凭一颗龙蛋,就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不知有多少势力盯着呢。

    想到这儿,肃然拱手,“这些日子给各位前辈添麻烦了,晚辈先在这里谢过。”

    “行了,在咱们面前可不兴这些虚礼。老夫呢,挺喜欢你这小丫头的,你兄长又是风兄的高足,怎么也不能看着你这丫头出事不是?另外,这回林兄也出了不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