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山酒家乱成一团。

    店家往酒里面下了麻药事情说出之后,平日里在这买酒的顾客听了皆怒,个个上来撕拽店家,要将店家拉去见官,这店家平日里也是巧舌如簧,长袖善舞的人,此时此刻却皆说真话,如剖开肺腑让人来瞧一般,狼心狗肺,不堪入目。

    “孙老,您说应该怎么办吧。”

    周围百姓叫来了孙家老头,询问此事,孙家老头是这一块头面人物,过来之后,百姓们也都安静下来了。

    孙老头看着店老板,被横梁砸断一腿,万分狼狈,凄凄哀哀,十分可怜,心中不免有几分怜悯,有心想要饶过他,轻声问道:“除了在酒中下毒,你可有其他不法勾当?”

    “也就是想睡你小儿媳妇……”

    店老板口不择言,让孙老头的面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

    “没睡,还没睡呢。”

    店老板解释道:“你看那个狐狸,他这段时间在你家作祟,今日我抓到他,就是想要借他的力量进入你家……”

    孙老头看着地上的狐狸尸体,再看向店老板,适才对他有的一点怜悯之心彻底没了,挥挥手,让这里的人将店老板带去见官,并且声称自己要回去写状纸。

    明月家中。

    苏阳将熬制的药端过去,由明月给严母喂下,服用了苏阳调配的药物之后,严母也没有多大反应,沉沉睡了过去,呼吸脉搏都逐渐的稳定了,直至这个时候,明月才从房中走出。

    苏阳一直坐在客厅里面饮茶,也打量着房中摆设,看到明月出来,放下茶碗轻声问道:“稳定了吧。”

    “多谢先生。”

    明月对苏阳盈盈一拜,她是一个孝顺女儿,能够将母亲从病危中救出,恩同再造。

    “学医之人,遇到此事终归是要帮衬的,这不算什么。”

    苏阳起身说道:“既然这边已经稳定了,那我也该走了。”

    调配药物,让严母服下,又在外面等待,不觉已经又是一天过去,现在外面天色漆黑,苏阳自觉到了回去的时候,一听病症稳定,即刻就要告别。

    “先生且慢。”

    明月叫住苏阳。

    “还有何事?”

    苏阳问道。

    明月凝视苏阳一阵儿,说道:“先生在这里稍等。”说着进入到了内房,没过一会儿,手中拿着一个蓝绸包裹,谨慎的走到了正堂,呼喊苏阳到她身边,一点一点的将蓝绸包裹给打开。

    包裹刚刚打开,便有一股芸香之气。

    芸香是藏书防蛀的,这时代藏书容易上潮,生虫,天气晴朗之时还要拿出去晒,平日里书籍还可能被老鼠咬,生蛀虫,等等问题,而为了应付这些问题,古人也相应琢磨出了许多方法,像是用了芸香熏烤,书籍里面就不会生虫。

    随着明月将包裹解开,在包裹之内显出一陈旧书籍,封面处有“大衍易书”四个字。

    大衍易书,这名字对苏阳来说并不陌生,他在严馆笔记上曾经看到这个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