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们两个在此稍坐,我去换下衣服,稍后就来。”

    阎罗王让苏阳和厉义两个人坐在房中,起身要到后院去换官服,让这房中一时便仅有苏阳和厉义两人在此。

    厉义目光幽幽,直勾勾的看着苏阳。

    苏阳端起桌上茶水,嗅嗅,惊异发现这阎罗殿中的茶水并无土气,便端着茶碗喝了一口,对厉义的凝视似全然不觉。

    “你用什么手段让锦瑟和你订下婚约了?”

    厉义幽幽问道,他对锦瑟极有好感,也送出去过不少东西,楚江王多次提亲,转轮王都以女儿年龄尚小拦下,原本他以为过两年,一切都水到渠成了,但现在看来,是一切全没了。

    “……什么都没做。”

    苏阳说道:“一切都这么自然而然。”他到现在还有些发蒙,本以为这会是一个私密小事,回头让锦瑟解开误会就行了,现在是越闹越大,难以收场了。

    厉义现在是心凉,苏阳现在都快心死了。

    锦瑟是个美人,此事应该算是天降娇妻,但锦瑟也有些小心眼,这件事情若不开解清楚,苏阳人就没了。

    锦瑟和转轮王都不会放过自己,生死簿上有名字,跑都没法跑。

    房间里面开始上菜,冷炒热盘,各种瓜果,阎罗王回来的时候,手中提着两坛酒,笑呵呵的走了进来,说道:“这是杜王爷酿造的花雕酒,埋在花园里面已经七百年了,包候不常饮酒,许是自己都忘了,今日两位贤侄在此,我们就将这花雕酒喝了。”

    杜王爷就是酒神杜康。

    “这可是滋补阴神的良品。”

    阎罗王笑呵呵的说道。

    阎罗坐上了主位,苏阳和厉义两个人一左一右陪着,厉义将酒接过去,在这桌上倒了三碗,端着敬给阎罗,阎罗当先用了,然后让苏阳和厉义两个人共饮杯中酒。

    所谓的花雕酒就是黄酒,这种酒性柔和,甘香醇厚,苏阳端着一饮而尽,只觉这酒入身体,阴神雀跃起来,就像是用阳气滋补一般,让这阴神大有长进,同时这酒味环绕心头脑海,让人感觉醉了几分。

    好酒!

    苏阳在现代饮酒不少,却从未有过如此感觉。

    “苏贤侄,你是薛家的女婿。”

    阎罗又端起一碗,说道:“薛哥的来信我已经看了,知道你是要先考城隍,再入阴职,也知道你和锦瑟侄女两情相悦的事情,这花雕酒在阳间就是状元红,女儿红,今日我们碰了这一碗,我祝你大登科后小登科!”

    阎罗拿酒,示意让一旁的厉义也跟着陪着。

    大登科就是科举高中,小登科就是步入洞房。

    这都是好兆头,但就怕锦瑟回来之后,这些酒倒在自己的坟头上。

    叹口气,苏阳满心抑郁将这酒给喝了。

    厉义“吨吨”将酒喝下去,满心苦涩。

    这几碗酒喝下去之后,阎罗酒兴就出来了,话题也就扯开了,彼此说一些闲话,互相加深一下印象,又接连的碰了几碗酒,苏阳就半醉了。

    “来,贤侄,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