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嘉木语录:在繁殖这件事上,处于劣势的永远是雄X。

    1、最小委托人

    妈是什么?妈妈就是你有一万条计划,她都会理所当然的行使一票否决权的存在,林嘉木揉了揉脸,“妈,你之前不是说我们去领证……”

    “领证只是结婚的第一步!”张雅兰nv士伸出一根手指,“旅行结婚也不是不可以,男方这边的程序可以省,nv方的程序不能省,我跟你爸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在亲戚朋友圈子多少也是有些威望的,唯一的nv儿结婚,怎么可能不召告世人?”

    “你们可以召告世人啊……”

    “你让我们一个个打电话通知?不行!J千年的规矩了,男婚nv嫁不能这么C率!你们必须跟我回哈尔滨布置……”

    “阿姨……”郑铎就算再怎么不想卷入他们母nv之间的争执,还是Y着头Pcha了嘴,可没想到阿姨这两个字一下子张雅兰绷紧了脸。

    “什么阿姨?叫妈!”

    “是,妈!您的意见我们尊重,但我们这边还有案子没有完结……”

    “什么案子?我记得你们的案子了结得差不多了,再说了,你们还要赚多少钱?别的不说,陆天放的案子……”

    “妈……”林嘉木揉揉额头,“妈,既然这事儿你不同意,我们就不领证了……”

    “你敢!你要是不领证,就别认我这个妈!”

    张雅兰敢说别认我这个妈,郑铎也知道林嘉木绝对敢说不认就不认这样的话,赶紧赶在林嘉木前面把话拦了过来,“这样吧妈,这边我们还有案子要处理,您先回哈尔滨准备,我们一切都听您的……婚礼前两天我们一定回去,这样您看行吗?”

    张雅兰本来也没想真把他们拽回哈尔滨,筹备婚宴就算她这样行事利落的,也得有一两个月的工夫,在外地工作的人,办婚宴多半都是前一两天回去,举行完典礼当天就走的也不罕见,但是不漫天要价,怎么能经得起林嘉木落地还钱?“行!但是你们得把婚纱照拍了!”

    “妈,我们真没时间。”郑铎手搭在马上就要跳起来的林嘉木的肩膀上。

    “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

    “真没有。”

    张雅兰盯着这两人瞧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好吧!儿大不由娘喽……”

    这个时候汪思甜做了个有电话的手式,郑铎长出了一口气,“妈,我们有事要去做,这事儿全权拜托给您了。”

    张雅兰跟没听见似的挥了挥手,掰着手指头算婚礼应办的事项,过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给林嘉木打了个电话,老太太觉得日程太紧,一分钟都耽搁不得,自己买了飞机票,跑了……隔了J天就下了圣旨,H历上说腊月元旦是好日子,利结婚……

    总之不管怎么样,她不在,林嘉木就觉得好像身上压着的石头被挪开了一样,不管元旦有什么在等着她,现在她总是快活的。

    林嘉木以为自己从大学毕业开始做实习律师,直到现在成为咨询事务所的老板,世上的极品已经被她看尽了,每次出去散步,瞧着一对又一对牵着手的情侣,牵着孩子出来玩的一家三口,甚至是n世同堂,脑子里总忍不住要想他们背后有没有不为人知的故事?有没有人的幸福是转瞬既视的,那个被男人牵着手的nv孩,真心ai着男人吗?还是因为年龄大了不得不将就凑合?眼前幸福的一家三口,也许J个小时前丈夫刚从小三的香闺出来,回来扮慈父……或者Q子婚前隐瞒了实情,孩子并不是丈夫的……所以她喜欢看小孩子,小孩子单纯的嬉闹游戏,就算是耍些小心计都透着笨拙可ai。

    可在就在送走张雅兰的这一天,她的三观受到了严峻挑战,一是所谓极品层出不穷花样翻新,实在是超出了她的预期值;二是小孩子……并不是每时每刻都那么可ai的。

    比如被人放在婴儿车里,在林嘉木的事务所门前,嚎啕大哭的……包着尿布看不出是男孩还是nv孩的孩子。

    林嘉木的第一反应是看郑铎,难道这个男人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别人有了孩子?可郑铎也是一脸的无辜样。

    不管怎么样,现在天气这么冷,楼道里没有暖气,小孩子不知道呆了多久哭得都快没气儿了,小脸通红……两人互视了一眼,最后还是郑铎走过去不怎么熟练的把孩子抱了起来,林嘉木拿出钥匙开了防盗门,把孩子给抱了进来。

    这辆童车不像便宜货,但也没有多高级,七八百块钱的样子,小区里用这种童车的孩子挺多的,除了童车和童车里的小被子小毯子之外,还有一个外出背包,里面满满地塞着N粉、N瓶、尿布、婴儿S巾、爽身粉之类的东西,林嘉木看了眼N粉的品牌,是惠氏金装1段,这一桶怎么也得一百大多,尿布是好奇的,婴儿S巾强生的,总得来说这孩子应该是城市中等人家的孩子。

    也许是因为温度提高了,也许是哭累了,虽然被抱得很不专业,孩子还是靠着郑铎的肩停止了哭泣,打了个哈欠,颇有些想要睡的意思,郑铎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划他的胳膊,低头一看,这孩子穿的连衣棉衣有一个小熊的装饰口袋,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找出了一封信。

    “你看。”

    林嘉木接过信,打开来跟郑铎一起看,写信的人自称叫左左,“林嘉木:你也许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是我一直记得你,你毁了我的生活,让我和孩子失去了家庭,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原谅你,你也只是为了糊口,可我看到你的房子,你的车,你是不是觉得你帮人抓小三、离婚,特别有正义感?我告诉你,婚姻里不被ai的人才是小三!我ai他!我比他Q子更ai他!可是你却让他一无所有,成为众人的笑柄,就是这样,我都没有想过要离开他,可他却想要离开我,他觉得他的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有房有车工作稳定的成功人士才是他,他想他过去的生活,他甚至为了讨好他不能生育的Q子,想要带着我的孩子去求她找她……我不敢让孩子离开我的视线,每天晚上都紧紧搂着孩子,锁着门入睡,稍有点动静就会惊醒,可是昨晚他一个人走了……抛下了我们母子俩个……我现在要把他追回来,可我不能带着宝宝送羊入虎口,在a市除了你之外谁也不认识,只有把孩子J给你了,如果你还有良知,就替我带他一周,一周之后,不管有没有找到他,我都会回来的,如果我没回来,请替我报警,我必定是死了。随借附银行卡一张,内存有五千块钱,如果你真像你说得那么有职业道德,请不要负我所托。”

    林嘉木看完这封字丑得像是小学生写的,内容“理直气壮”到让人无语的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郑铎看了一眼白白NN的孩子,怎么样也没办法把他……是的,可以确定是他了,郑铎扯开尿布看过,“去年的苏苹案?”

    “是的……”苏苹是去年的委托人,她和丈夫孟洪生同岁,现年四十一岁,两个人都是比较早接受大学教育的一批人,也都有点文青的意思,两个人从恋ai的时候就确定以后要当丁克,没想到婚姻走到第十一年,两人三十七岁的时候,丈夫孟洪生忽然提出想要孩子,苏苹一开始坚决不同意,认为是丈夫背信弃义,可是经朋友的归劝,她还是松动了,可是备Y了将近一年还是没有怀Y,最后两人去医院检查,丈夫一切正常,她是双侧输L管堵塞,他们咨询过医生无轮是输通输L管还是人工授精,nv方都异常痛苦,而且她已经是大龄YF了,人工授精成功率不高,苏苹本来对要孩子的事就勉强,当然不肯“牺牲”,两人大吵一架之后,苏苹下了最后通碟,孩子和她只能选一个,孟洪生经过了痛苦的思考之后,选了苏苹。

    可就在去年,苏苹觉察到了孟洪生的种种不对劲儿,他先是学会了撒谎,有时明明没有加班,撒谎说在加班,被拆穿之后总会用出去GS活之类的理由敷衍过去,最让苏苹起疑的是,她整理两人的衣物时,发现了一条从没有见过的内K,问孟洪生内K是怎么来的,他说是跟朋友去洗浴中心忘带了内K,买的……总之,每件事都有理由,可每个理由都很牵强。

    苏苹最后找到了林嘉木,让她调查孟洪生。

    林嘉木用了一周的时间,查出孟洪生跟公司新来的文员自称叫左左,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左佳的nv孩关系匪浅,两个人在公司附近筑了ai巢,孟洪生所谓的加班每次都是在她床上加班。

    苏苹拿到了证据之后,怒火中烧,当下跟孟洪生摊牌要求离婚,孟洪生却说出了一个让她哭笑不得的理由,他说他跟左左好,是想要借种生子,生完了孩子他就和她分手,心里ai的还是苏苹。

    苏苹直接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她跟林嘉木说,如果孟洪生说他是一时糊涂,中年危机,受不了年轻M子的诱H做了错事,她还有可能原谅他,但是借种生子这样的事,实在太恶心,让她怀疑自己这十J年是不是一直看错了人。

    两人离婚的时候,孟洪生自己选择了净身出户,把两套房子、两台车和家里的所有存款都给了苏苹,只是拎着一个箱子就离开了家。

    这桩案子只是一桩普通的案子,案值也不大,双方也没有极品让让人没办法忍受,早已经被林嘉木所在档案室许久不曾回想了,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方式又重新回到了她的生活里。

    看来事情的后续是孟洪生还是想着前Q,小三年轻漂亮又能生养竟也没留住男人的心,孟洪生还是走了……

    “郑铎,你有没有留苏苹的联系方式?”

    “应该在通迅薄里,你要找她?”郑铎怀里的孩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郑铎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到沙发上,可刚一沾上沙发,孩子就立刻哭了起来,郑铎只好又把他抱了起来。

    “通讯薄我自己能找,你带着他上楼到床上睡吧。”

    “你不报警?”

    “报警了会怎么处理?”

    首先这孩子不是被遗弃的,而是被“委托”给林嘉木的,当然了,如果林嘉木坚决不想留这个不请自来的小委托人的话,警察还是会把孩子带走的,但警察不能留孩子,基本上是只有送福利院这一条路了,警察找人肯定是要快一些,孩子的妈却不一定愿意被找到,找到了也只能是一番说F教育,让她把孩子领回去,后续还有什么麻烦,就说不清了。

    更不用说以林嘉木的X格,有事宁愿自己解决,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把事情J到别人手上。

    “你会告诉苏苹孩子在你这里吗?”

    林嘉木想了想道,“她至少有一点说对了,我确实比较有职业道德。”在不确定苏苹现在的想法之前,她是不会把孩子在她这里的事告诉苏苹的,小三再怎么可恶,孩子是无辜的,不能被做为“礼物”送来送去,正在哺ru期的孩子,应该和妈妈呆在一起,现在她的委托人不是苏苹也不是左左,而是这个只有六七个月大的男孩,她的职业道德告诉她,要为孩子做最好的选择。

    苏苹自从离婚之后,就接受了猎头公司的邀请,去了省城,在一家中外合资的企业做了人力资源总监(cho),把事业做得风生水起,a城本地的房子都出租了,联络方式也换了,根据她最后一次给林嘉木打电话时的说法,“我们俩个恋ai结婚这么多年了,朋友圈早已经融合到了一起,我不想听他们劝我或替我抱不平了,我不希望别人看见我的时候每次都只看见我是个婚姻失败的nv人,第三者cha足的又一受害者。”她新的联络方式据说只给了除亲人以外的不超过十个人,林嘉木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林嘉木打通她的电话时,还是能听出她声音里的惊讶,在她留电话的十个人里,也许林嘉木是她最想不到会联络她的人,“喂?”

    “我是林嘉木。”

    “哦,嘉木啊,好久不见。”

    “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我现在在我的办公室,二十分钟后有一场很重要的面试。”

    “哦,我没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只不过有人想要打听你的下落……找到了我,被我打发走了。”

    “孟洪生?”

    “呃……”

    “我虽然和a市那边的人都断了联络,但是我现在工作的这家企业挺有名的,他虽然离开了原来的公司自己出来创业了,但原来的人脉应该还在,打听到我在哪里工作并不奇怪,他再来的话你直接告诉他我公司的地址好了,换点零花钱也是好的,顺便告诉他我已经有了男朋友,让他不要打搅我的生活。”

    “我这里得到的消息是他去省城找你了。”

    “什么?”

    “他放下了一切,去省城找你了。”

    苏苹的声音带出了J分的惊讶和疲惫,“他不是得到他想要的了吗?他老婆生儿子的时候,我前婆婆还特意给我妈打了电话,发了彩信,我妈气得差点心脏病发作,他还想怎么样?”

    “他还是放不下你。”

    “呵,这个时候扮什么痴情种子?跟那个nv人开房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我?嘉木谢谢你给我打电话,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了。”

    “好的,再见。”就在林嘉木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郑铎第三次放下宝宝的企图失败,宝宝沾到沙发就哇哇大哭了起来,林嘉木快速挂断电话,却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见,也许对方听见了,只会以为是她的孩子吧,“我来抱他。”

    林嘉木接过孩子,拍了拍后背,“你拿毯子来,我们回楼上。”

    郑铎揉了揉被压得有些酸的胳膊,用毯子把林嘉木和孩子包在一起,拎着妈咪外出包放回婴儿车,推着车开了门……汪思甜刚出了电梯就看见这“一家三口”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郑哥,林姐,这孩子……”

    “等会儿们再跟你讲。”

    “你们要抱他上楼吗?”

    “是啊,让他去楼上睡。”

    “有事打电话,我们马上就下来。”

    “好的。”汪思甜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场景实在太劲暴了。

    2、喜当爹

    儿童医院急诊室

    救护车尖利的鸣叫声不绝于耳,来来往往的人脸上很少有轻松的表情,消毒水的味道让一些敏感的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上满是鲜血的男人,抱着一个头上有伤口,胳膊哒拉在外面的男孩跑了进来,“医生!医生!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老F人,老F人踉踉跄跄地跑着,还是被他拉出一大截。

    小儿科急诊的医生和护士围了过来,医生给孩子做了初步的检查之后,让护士把轮床推过来,“我们这里先替他检查,你去J一下必要的费用。”

    “好,好。”男人用袖子擦着汗,转过身看着好不容易跑来的老人时,眼神里却透着J分的无奈和冷漠,“你先在这里坐着吧,我去J钱。”

    “你带钱了吗?”

    “我有信用卡和储蓄卡,一会儿小文就来了,她会把家里的钱全提出来。”他说完就走了。

    过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抢救室的灯一直亮着,老F人呆呆地坐在等候区,一直默默地流眼泪,男人和另一个老年男人一起走了过来,从他们俩个人的外貌上来看,应该是一对父子,老年男人情绪很激动,看见老F人就是一个耳光,“你个老废物!还能G点什么不?看孙子都看不住!我早说了,不要惯着他淘气,不要惯着他淘气,他整天攀高爬低早晚要出事,可我一说你就急,非说孩子玩得好好的!Y要管他他会哭……你看他现在是玩得好好的吗?”

    “他爬凉亭也不是一两次了,谁知道这次会摔下来啊……”

    “你还说?!”老男人又要打她,被孩子的爸爸给拦住了,“爸!您别怪我妈了,事情已经这样了。”

    “嗨!等小文来了,我看你怎么跟她J待!”老男人一拍大腿,蹲到了地上。

    又过了差不多十分钟漫长的煎熬等待之后,一个穿着大衣梳着短卷发的nv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问了J个人之后,就到了抢救室门外,看见一家子人都在,立刻冲了过来,揪住老F人就打,“你是怎么看得孩子啊!你是怎么看得孩子啊!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男人扯开了她,“你能不能先别闹了!医生出来了!”nv人听到这句话,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冲到了医生跟前。

    “医生!医生!他怎么样?”

    “伤得挺重的,脑震荡和骨折还可以控制,现在主要是内出血,需要输血,你们谁有献血证?”

    “输血?chou我的……”

    医生差不多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我们原则上不需要血亲输血,而且o型血的库存很充足。”

    男人愣住了,o型血??“医生?你不会搞错吧?我是ab型血,我老婆是a型血,怎么可能……”他将目光移向了表情忽然呆滞的Q子……

    汪思甜小心翼翼地倒上一杯水,这个男人是刘警介绍来的,本来是应该约在茶馆见面的,但刘警说他情绪很激动,不适合茶馆那样的场合,所以开车把他送了过来,汪思甜亲自下楼把他接上了楼。

    “请您稍等,林姐马上就会回来。”

    男人倒没有刘警说得那么激动,就是眼睛很红,头发有些乱,从衣着上看不穷不富,城市中产,钥匙链上的车钥匙也是十J万的途观,手表貌似是个国产牌子,但汪思甜对手表什么的还是不敏感。

    他的眼睛里满是红血丝,嘴唇G裂,嘴角有溃疡,看得出来最近一段时间过得不怎么样。

    “我就是想知道我替谁养了儿子!怎么这么难!老子打她怎么了!她还有脸报警!”汪思甜向后退了一步,这才意识到男人根本没听她说话,“警察还劝我要想开点!我拿什么想开点!要不是刘警……要不是刘警……林嘉木呢!”

    “她……她一会儿就来!”

    “拖!一个个的都跟那个臭婊子是一伙的,都想拖延时间,等那小崽子好了,好让他们母子俩个跑掉是吧!我妈……我妈从那个小崽子一出生,就一把屎一把尿带到大啊!你问问她!她洗过一次尿布没有!她为孩子出过一分钱没有!他们俩个J千块钱的退休金,养一个孩子,又出钱又出力,最后还要被她嫌弃不会养,看她的脸Se过日子!现在……我妈整天发呆,都不会说话了!我爸瞎了!我爸瞎了啊!我们一家被她害得家破人亡啊!家破人亡!”

    汪思甜只能捂着X口说,“大哥,大哥你冷静点……”

    “冷静!我拿什么冷静!人人都知道我是个活王八,我拿什么冷净!”

    就在汪思甜在考虑是要打120叫精神病院的救护车,还是夺门而逃的时候,防盗门被打开了……郑铎回来了。

    “郑大哥……”

    “刘警给我打电话了,这事儿我来处理。”郑铎说完之后,走到男人跟前,“是巩大哥吧?我是郑铎,听说你跟刘警他表哥是好哥们?”刘警说了,这人姓巩,叫巩鑫,跟他表哥也不过是原来一个单位的同事,见面打招呼的那种,跟刘警也仅止于互相认识,他儿子在小区里玩,爬上了凉亭大头朝下摔了下来,被送到了医院,结果一验血……是o型的,巩鑫有点医疗常识,隐约知道a型和ab型是生不出o型血的孩子的,当场就大闹了起来,要冲进手术室杀了那孩子,他媳F拦着他,也被他打了,医院只好报了警,巩鑫在派出所里冷静了J个小时,回到家发现老太太傻了,呆坐在房间里不说话,老爷子在他被带走之后一G火,眼前一P的黑,什么也看不见了。巩鑫气得不行了,二次闯到了医院,在ic外见到了媳F,二话不说上去就打,媳F娘家人都在呢,虽然明知是自己家的nv儿不对,也不能让他打,就把他给拉开了,他媳F也不是个善茬,当场就又报了警,说他要杀人。

    正好赶上严打医闹,又是年尾,刘警被派去带着一队人把他押了回来,结果一问不是医闹,是喜当爹……刘警又认出了他,听说他媳F没怎么样,就把他给放了,可他情绪激动得很,大喊大叫说要报警,要找出那个J夫是谁,他替谁养了整整六年的孩子,刘警没办法,又怕他G傻事,劝着他冷静,又想到了郑铎现在刚回来,就把他介绍给了郑铎。

    巩鑫现在见的,除了nv人还是nv人,看见来人是个男的,情绪略微稳定了些,“你是这家事务所的老板?”

    “算是吧。”

    “刘警说你们能查到我……那小崽子的亲爹是谁?”

    “我们尽力而为。”

    “好,你尽力而为……我也尽力而为……”

    “你还要G什么?”

    “哼哼……那小崽子的亲爹是谁,肖文玲那臭婊子肯定知道!她不说,我打到她说!”

    “男子汉大丈夫,哪有欺负nv人的道理?再说了,她家里人都护着她,医院里人也多,能让你打吗?你把她怎么样了,你进了监狱,你让你爹妈怎么办?你既然委托了我们事务所,我们事务所肯定全程包办,可你如果是用违法暴力的手段,这个委托案我们不能接。”

    “你真能找到那个J夫?”

    “能。”

    “好!你尽管去找,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他找出来!”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两捆钱和一些散放的一百元。“这里面是两万三千块钱,是我口挪肚攒的S房钱,老子一个月赚一万,那nv人只给我一千块零花,我本来想着全取出来给小崽子治病的,我全给你!你把他找出来!找出来!”

    3、护Y本能

    太Y光照在林嘉木的身上,烤得她有些难受,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却浑身S软的不想起来,上次睡得这么舒F是什么时候来着?反正她回想不起来了,半闭着眼睛摸向枕边,却是凉的……楼上不知道谁家的自鸣钟响了,当……当……当……林嘉木闭着眼睛数着,数到第十下的时候钟声停了……十点?她竟然睡到了十点?她猛地睁开了眼,听见客厅里面有人话的声音,抓了抓头发,这才想起自己得到了一个意外惊喜。

    她和郑铎带着孩子回到了楼上,也许是因为床铺足够的柔软,也许是因为真得睡着了,在楼下的时候一放到沙发上就会醒的宝宝,躺在床上睡得很踏实,郑铎接了个电话,她则是在床上陪着宝宝,楼上的暖气开得很足,没多大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床边小宝宝睡过的痕迹还在,但是人却已经不见了,她打了个呵欠,推开被子踩着拖鞋开了门,看见郑铎抱着小宝宝小心翼翼地喂他喝N粉。

    “他饿了吗?”

    “应该是吧。”郑铎从楼下回来的时候,瞧见林嘉木连被子都没盖半皱着眉头躺在床上睡着了,掀开了被子把她放到了被窝里,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刚想调戏她一下,却看见本来应该憨睡的小宝宝睁着眼睛瞧着他。

    意识到得到了注意力,小宝宝眉头皱了皱,开始预备大哭,为了怕吵到林嘉木,郑铎把他快速抱到了客厅,他对照着纸尿K包装上的说明打开了纸尿K,里面还是G的,不是尿床了,那多半是饿了。

    他又研究起了N粉,照着N粉筒上的说明和份量,又上查了一下六个月的孩子要喝多少N粉,用当兵的时候diy炸弹的精神专心按照刻度和温度泡了一瓶完全按照官方推荐标准的N粉,也许是他这种专注太好玩了,小宝宝哭了两声之后,就开始观察这个陌生的男X人类了。

    完成最后一步把泡好的N滴到手背上试温度T了一下试了一个味道之后,他照着上的图表抱起宝宝喂N,其实宝宝醒了只不过是想哭两声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可有好吃的总不能拒绝是吧?小手像征X地抱着N瓶喝起N来。

    郑铎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娇N的脸蛋,不知怎地觉得心里柔软一P,“好喝吗?你是不是饿了啊?以后饿了不要哭啊,你是爷们知道吗?纯爷们不能哭……”

    林嘉木倚在门边,听见这一句忍不住笑了起来,“纯爷们?”她挑了挑眉。

    “纯爷们。”郑铎抬头看着她笑了,“醒了?”

    “嗯。”林嘉木坐到沙发上,看着郑铎抱小宝宝喂N,“刘警介绍来的是什么案子?”

    郑铎注意力一半在宝宝身上,一半在林嘉木身上,慢悠悠的讲了这则喜当爹的故事,“他现在想知道自己替谁养了六年的儿子。”

    林嘉木叹了口气,“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打官司?索赔?再怎么样,六年付出的感情和精力也补不回来了,对了那孩子怎么样了?”

    “我刚才打电话到医院去问了,没有大碍,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

    林嘉木捏了捏宝宝的脸,“宝宝,要不要跟阿姨去做卧底啊?”

    郑铎把手机递给她,“先买齐了这些东西再让宝宝工作。”他点开一个育儿专家的微博,里面列了一张表,六个月的婴儿所需的一切排列得整整齐齐。

    “七天而已啊……要不要B我破产啊。”

    “以后总是有可能会用到的。”郑铎有意无意扫了她的肚子一眼。

    林嘉木这才意识到他们还没认真谈过孩子的问题,她正Se道,“以后如果有孩子,我不希望他像我一样从小就不在父母身边长大,我希望全心全意付出,所以我会选择做全职妈妈,事务所或是另外请人或是关掉……”

    “你真打算关掉事务所?”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