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嘉木语录:在我们这个时代,络使个T变得无比强大,也无比弱小。

    1、坠楼迷案

    万豪酒店

    “啊!”一声尖叫打破了凌晨的宁静,酒店大厅里的人冲了出来,在酒店一楼小花园的碎石子路上,静静地躺着一个红衣nv孩,nv孩脸上化着淡妆,涂着黑Se睫mao膏的眼睛圆睁着,直直地看向将要西坠的明月,四肢扭成正常人T不可能扭曲成的形状,血慢慢从她脑后渗出……

    “我说孩子,你哭没有用,男人呢,他心疼你的时候,你碰破了油P儿,挤两滴眼泪他都会心疼得不行,他要是心里没有你了,你哭得再伤心,他也嫌你烦,你说你人老珠H了,可我看你怎么样也到不了四十岁,衣着打扮也不像是没钱的人,现在手里握着这么多证据,你还怕什么?”张雅兰坐在沙发上,握着一个年约四十,哭得梨花带雨的nv人。

    这个nv人一周之前委托林嘉木调查自己老公外遇的nv人是什么人,自己的老公有没有打算离婚,到底自己家里有多少财产,今天来取结果,看见了自己老公跟别的nv人在一起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亲亲热热的照P就哭开了,林嘉木怎么样也劝不好,在一旁看戏的张雅兰G脆上了场,这老太太自从在财政局唱作俱佳的一番表演,把闻家的案子解决得漂亮完满之后,对nv儿的工作180度大转弯,不仅热情而且参与的兴趣极高。

    nv人拿着纸巾擦了擦脸,“阿姨,我看着你啊,我就想起我妈,我妈最喜欢他这个姑爷了,逢人就夸他孝顺……你说我要是拿着这些证据回家,真跟他离了,我妈该多伤心……”

    “孩子,我也是当人家妈的,我告诉你句实话,丈母娘对姑爷好,都是看在nv儿的面子上,你要是把这些东西摆在她面前,告诉你妈他是怎么欺负你的,怎么跟外面勾三搭四还转移财产的,你妈头一个不饶他,他再好,也不是你妈生的,你才是你妈的亲闺nv,可话又说回来,你要是不想离,这些东西,可千万不能让你妈知道……”

    “我……我舍不得我闺nv……”

    “孩子,我知道……可是这事儿现在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你得看你丈夫是什么想法,他要是回心转意呢,我不赞成一B子把人打死,这无论是男人还是nv人,一辈子就只守着一个人,是够无聊的,人在河边走,谁也保不齐沾S点鞋,只要知道自己个儿错了,回头了,就既往不咎,好好的过日子,可他要是铁了心……你可千万别为了闺nv低三下四的去求人,孩子,你闺nv今年有十四、五了吧?”

    “十四了。”

    “十四岁了,什么事不懂啊,你让她知道,这做nv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自立,自强,不依靠别人,能挺直了腰杆过日子,比让她看着你低三下四的求人,躲在屋里哭,整天怨天尤人,委屈求全强。”

    “阿姨,我明白了……我不哭了,哭没用,我现在就拿着这些东西跟那个死鬼谈判,他要是回心转意我们俩个就好好过,他要是铁了心跟那小妖精过,我就扒他一层P,拿着钱跟我闺nv高高兴兴的过日子,这世上,谁离不开谁啊。”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张雅兰又跟她聊了J句,两个人牵着手到了门口,张雅兰一直把她送到了电梯前,回到事务所就看到林嘉木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脚搭在茶J上。

    “脚!”

    林嘉木嘿嘿一笑,把脚收了回来,“妈……您在我这儿呆了有快两个月了吧,这眼瞅着过年了,你不怕我爸在家找老太太?”

    “你爸?呵呵,谁愿意找他就找。”张雅兰拍了一下林嘉木,让她让位置,“思甜和郑铎怎么还没回来?我的排骨快炖得了。”

    “他俩去跟踪了,差不多也快回来了。”

    “又是查外遇?”

    “是啊,这回是老公查老婆。”

    “唉,这人都怎么了,哭着喊着要结婚,结了婚又不好好过,吃腻了家常菜非要打打野味,外面的人随便玩玩还行,真到一起过日子,哪有能过长的。”

    “妈,您可别这么说,没有这样的人,哪有……”忽然事务所的坐机响了……事务所的坐机一般是收发传真用,很少人真拿来当电话打……林嘉木跑回办公室,接起了电话。

    “喂?”

    “是我,你别说话,等郑铎回来让郑铎接个邮件。”是刘警的声音,来电显示是未知号M,他说话的声音也是有急又快。

    “出什么事了?”

    “你开微博刷本地新闻就知道了,明天搞不好就要闹到全国新闻。”刘警说完就撂了电话。

    林嘉木打开显示器,登陆自己在微博上最常用的马甲,点开本地新闻,比较火的是五天前的新闻——校花在万豪酒店神秘坠楼,警方封锁消息。

    点击进去之后除了短短的不到一百字的文字,最显眼的就是用手机拍摄的红衣nv尸,还有一张正常的生活照,生活照里的nv孩子梳着马尾,留着斜刘海,站在校门口笑得很甜……果然是校花级别的美nv,名字貌似是叫何田田。

    下面的评论里有些人是本地人,貌似都是在说万豪酒店里面的住客非富则贵,漂亮nv孩坠楼,必然是另有隐情,有一些人猜她是被人包了或者说是做特种行业的。有一些她的大学同学站出来说她出来说她不是别人嘴里的拜金nv坏nv孩,她也没被人包养,但是证实了nv孩的出身一般,家里虽然不是很穷,但绝不是到万豪这样的地方消费的阶层。

    这条新闻虽然轰动,但一直是枝枝蔓蔓的,林嘉木虽然早就看见了,却没有太当成一回事。

    林嘉木再往下拉,两个小时前有人发出的一条微博更有煽动X:何田田对不起,我不应该介绍那个恶魔给你认识。然后是一条长微博。

    写微博的人自称叫L子,是a大的学生,在微博里说自己跟何田田是同学,他因为一些原因跟a市的J个公子哥有J情,三个月前他过生日,请了这些公子哥,也请了十J个平时玩得好的男nv同学,其中就有何田田,“我很后悔,不应该为了自己的虚荣邀请那些从来就没有真正瞧得起我的富二代,在同学们面前展示我生活得有多‘好’,田田在那次的聚会上,就被那个恶魔盯上了,跟我要她的电话,用鲜花和礼物来追求田田,可田田不是那些浮浅的nv孩,她看透了那些不过只是公子哥用来玩nv孩的伎俩,一直没有答应,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有想到那个恶魔还是把田田骗到了酒店,田田在酒店的洗手间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救她,可我去晚了……田田为保清白死了……那个恶魔的名字叫陆天放,他的父亲是……我知道法律不会给田田真正的正义,那个恶魔家里太有钱了,警察虽然知道田田是从他的房间Y台里跳下来的,却只是简单的询问过他就放他走了,我现在把这件事公布出来之后,马上也要躲起来了……”

    校花、富二代、官商勾结、知暴料后躲起来……这一切足够让人发挥所有的想象力,林嘉木读完长微博的时候,微博的转发量已经超千,而且被大v跟媒转发过之后,转发量更是J何式地增长……

    陆天放……林嘉木闭起眼睛,想起了那个把郑铎当成大英雄,头发剃得精短,说话流里流气,笑起来却开朗可ai的大男孩,却怎么样也没办法把他跟,杀人之类的罪名联系在一起,显然刘警也心有疑虑……

    微博上飞快地弹出一条消息:我是陆天放的邻居,刚才来了十J辆警车,把他家里带走了。

    跟消息一起发出的照P里,刘警眉头紧皱地用警F盖住陆天放的头……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郑铎的电话……

    2、原罪

    嘉木语录:富二代、官二代,在我们这个时代是原罪。

    郑铎的邮箱密M就连林嘉木也不知道,实情是郑铎打开这个邮箱之前,林嘉木只知道郑铎有一个秘密的邮箱号,并不知道具T的邮箱号是什么,刘警发过来的东西很普通,但是文件巨大,大约是电子版询问笔录和监控录像。

    首先警察确实询问了陆天放,但是所有的证据都显示nv孩不是从陆天放的Y台坠落的,而是从顶楼的天台坠落的,酒店的监控显示陆天放跟nv孩大约八点多一起来到酒店,两个人是手牵着手一起进来的nv孩好像有点喝多了,陆天放一直扶着她,在电梯里陆天放跟nv孩一起谈笑了J句,nv孩背对着镜头,看不清表情,大概十一点多的时候nv孩自己离开了酒店房间,看不出脸Se怎么样,只能看出nv孩好像哭了,步履也有些蹒跚,可在那之后,并没有看见陆天放离开房间……

    陆天放与此案有关,但如果说是他不成或先J后杀实在是有些牵强。

    郑铎揉了揉脸,如果这件事真有这么简单,陆天放能凭这些证据洗脱嫌疑,刘警也不会急匆匆的打了那个神秘电话,又把证据发送到郑铎的邮箱了。

    陆天放现在是重大嫌疑人,这件事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一旦群情激愤,络和现实中的“民意”强大到能G扰司法,陆天放的生死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所谓的尽快平息事端……陆家再有钱,也没有那些人的乌纱和政绩重要。

    没有铁一样的证据,陆天放是很难洗脱嫌疑的……而刘警却把邮件发给了郑铎,而不是以警察的身份光明正大的查案,只能说明刘警有疑虑……

    就在两个人疑H的时候,郑铎的手机响了,“邮件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

    “我发邮件的时候,刚接到通知抓捕陆天放,有人提供了重要线索。”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家里,换完衣F还要回单位,总之上级非常重视这件事。”

    “提供线索的人是谁?”

    “不知道,不过那个人说得跟曝料帖大T一致,不同的只有他讲陆天放迷J了何田田,何田田受辱之后在天台上给他打了最后一通电话,表明心迹之后,跳楼自杀。”所以……那些监控证据根本作用不大,反而能很明显的看出何田田确实是哭着出来的。

    “陆天放是怎么说的?”

    “他说他跟nv孩不算太熟,案发那天是他哥们儿生日……”

    “怎么又是生日?”

    “找个借口玩呗,说那个nv孩来了,主动跟他搭讪说是认识他,两人一起喝了很多酒,nv孩主动提出要跟他走,陆天放觉得nv孩长得挺漂亮的,就带着她去酒店开了房,没想到事后nv孩表白说ai他什么的,陆天放受不了这个,就把人赶走自己睡了,直到警察和酒店的人敲他的门。”

    所以说……这桩案子就是所谓的口说无凭,你说,我说,他说……本来依照疑罪从无的理论,陆天放家里再找个好律师,多做些工作,洗脱嫌疑的可能X非常大,问题是现在有人把这事闹上了,陆天放的优势,成了他最大的劣势。

    “你觉得这件事是上说得那样吗?”

    “肯定不是,陆天放这死孩子他要是哪天酒后驾车撞死了人,我信,被谁拐走绑架了我也信,甚至打架斗殴打死打伤人我还是信,你要说他,我不信,他没那胆子也没那脑子更没必他在拘留室那样,脸都白了,可是上级的指示是要查清事实,给人民一个J待。”问题是“人民”想要什么样的J待……“有人告了我的黑状,说我跟陆天放关系不一般,别看是我抓捕的他,但现在我已经靠边站了,我等会儿回局里,就是要把所有的材料都J出去,我给你的,是我最后的副本了。”

    “知道了。”

    “郑铎……”

    “你不用J待了,我知道。”郑铎点了点头,挂断了手机,刘警的意思很明白,在陆天放的案子上,刘警不放心自己的同事,更相信自己的老战友郑铎。

    a大原来在a市的边缘,随着城市的扩张,位置慢慢变成了“中心”,围绕着a大颇有一些快餐连琐店,也有一些中小档次的饭店,其中比较有名的餐厅叫黑爵士西餐厅,据说提供英式早午餐,也提供一些经过本土化改造的英餐晚餐,店主是a大的毕业生,针对学生党提供了贴心的F务,人气一直不差,比如西餐厅决不会有的聚会包厢,就在这间西餐厅里存在着,学生里条件比较好的,办生日聚会或者是辞别宴,都会包这里,只是今天包厢里的气氛有些凝重,走进来的学生都没怎么说话,坐下来之后只有小声的窃窃S语,彼此之间连大声招呼都没有。

    汪思甜走进来的时候,有J个人抬头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很眼生,但是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她,汪思甜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了起来,跟旁边的人打了声招呼,“嗨……”

    旁边的人是个长得有些胖的nv生,看见她打招呼,也应了一声,“嗨。”

    “我是田田的高中同学,听说你们在这里聚,就过来了,我叫汪思甜。”

    “我叫邓兰,是田田隔壁寝室的。”

    “哦,你就是家里有茶园的吧?田田说你家的茶叶特别好喝。”

    “是的。”邓兰一扫刚才的陌生感,她今年春天的时候收到家里快递来的茶叶之后,分给了田田一些,没想到田田竟然和高中的同学提过这件事,想来汪思甜真是田田的好朋友。

    “对了,aa制的钱J给谁?”汪思甜笑道,今天是何田田的头七,有人在校园上发起替何田田守夜的活动,聚会地点是黑爵士餐厅,每人J一百元的活动费,聚餐剩下的钱J给何田田的家人,林嘉木在上看见了这个活动,就决定汪思甜出来“卧底”,有些话这些人不会跟警察说,但会跟彼此说,至于那些只有何田田的朋友才知道的事,才认识的人,在络的世界早就曝露无遗,汪思甜用一整天的时间上看这些人的qq空间、微博、校内论坛上的留言,可以说对这些人十分了解。

    有些胖的nv生指着一个穿黑Se羽绒F戴眼镜的nv生道,“J给她就行了,她是田田寝室的大姐。”

    “哦,是叫罗娟的吗?”

    “是的。”

    汪思甜站起来又坐了下来,“我跟她不熟……你和我一起去行吗?”

    nv生愣了一下,“好吧。”

    罗娟本来也在疑H汪思甜是谁,看见自己隔壁寝室的邓兰带着她一起来了,以为她们是认识的,邓兰见汪思甜不说话,以为她真害羞,介绍道,“她是田田的高中同学,两个人关系很好。”

    “你好,我叫汪思甜。”

    罗娟伸出手跟她握在一起,“你好。”她略皱了下眉,“我好像没听田田提起过你。”

    “她叫田田,我也叫甜甜,所以我们彼此都不叫名字的……”

    “哦,你是那个在省城念医大的……”

    “是,是我。”顺杆爬,是最初级的诈术。

    “你不是说要考试不能来吗?”

    “我想了想还是赶过来了,至于考试,就那样了吧,反正我心里乱得很,也考不好。”

    “是啊。”罗娟叹了口气,“我也一样。”

    “田田向来很单纯,从上高中的时候就宅得要死,怎么会……”

    罗娟四下看看,扯了扯汪思甜的袖子,汪思甜使了个眼Se,拉着她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罗娟姐,有什么事不能在里面说吗?”

    “你别说了,这些人有些我也不认识,搞不好有人是来打探消息,准备在上曝料的,现在上说什么的都有,有的甚至说田田是坐台田田滥J的。”

    “这些人说话怎么这么不负责任。”

    “哼,刘志那个臭不要脸的把这件事闹到了上,引来那些神经病不是正常的吗?他们有些连田田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能编出那些乱糟糟的东西,最可恨的就是我们本校的同学,一样说什么的都有。”

    “刘志?”汪思甜回忆了一下何田田qq空间里的内容,确实有个刘志的跟她互动很多,“就是追田田的那个假高帅富?”

    “就是他。”罗娟知道她知道刘志,对她又多了J分的信任,“原来他一直冒充高帅富追田田,田田始终没有答应,后来他们寝室的人曝光出他是靠借钱跟偷J摸狗伪装起来的伪高帅富,他就四处散布说田田因为知道了他不是有钱人所以才跟他分手的,把田田气得在寝室里直哭。”

    “那田田为什么要参加他的生日聚会啊?”

    “他生日聚会的时候他假高帅富的身份还没曝光,那次他一直邀请田田,田田说我们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去她就去,后来他一直很有诚心的邀请,我们就都答应了。”

    “那你们也见过陆天放?”

    罗娟的表情停滞了一下,“见过,田田那个时候对陆天放一见钟情,一直念念不忘。”

    “一见钟情?”

    “你看见上的帖子了吗?”

    “没怎么看?”

    “陆天放的真人比T拍的照P还要帅,为人也很仗义,当时刘志请来的J个朋友,有人想要占田田便宜,是他解得围,他很会开玩笑活跃气氛,唱歌也很好听,田田自那天以后,就一直喜欢他,所以我们才知道,田田从来都没有答应过刘志,田田根本从头到尾都没看上他。”

    “那田田死的那天是去赴约?”

    “田田一直在上跟陆天放有联系,那天陆天放说有个朋友过生日,邀请田田过去,甚至寄了红Se的小礼F裙给田田,田田很高兴,穿着红Se的小礼F裙,还借了隔壁白富美的一件白Se外套去赴约,可是一去就没回来。”罗娟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哽咽。

    “这些你跟警察说了吗?”

    “说了。”罗娟脸上带了些怒Se,“警察说陆天放根本就不承认之前认识田田,也不承认送礼F裙的事,他说不知道为什么田田会出现在生日聚会上,那个禽兽,一定是玩弄了田田,田田很保守的,她说第一次要给自己的丈夫……一定是田田不肯答应他,他才会……”

    汪思甜连连点头,“你放心,现在事情闹这么大,陆天放家里再有钱,也没办法摆平这件事。”

    罗娟摇了摇头,“田田的妈妈说警方一直没拿出证据,陆家的人还一直联络他们家,要求跟他们家谈一谈,田田的爸妈挺坚决的,可是她舅舅和她叔叔一直说要钱,不能让田田白死,我怕……”

    “唉……她爸妈向来耳根子软,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他们现在住哪儿啊?我想去看看他们。”

    “他们现在住在学校附近的如家,不过听说要搬走。”

    “哦,我知道了。”

    守夜活动确实是消息集散地,汪思甜又跟别人套话,果然跟罗娟说的相差不大,区别只是细节,像是邓兰就想起来裙子是快递送到校园的快递接收点的,接收点的人打电话取的,另一个人记起来刘志在何田田死的那天出现过一次,之后再没出现在校园里,余下的很多人都提起了刘志,甚至有些人以为他和何田田现在还是男nv朋友关系,不过大部分人都说他们俩个分手了,刘志有一度寻死觅活的,后来又恢复了平静,好像是找了个校外的nv友,可是一直到餐会的最后一项,在校园内烛光守夜,都没有人看见这个传说中的刘志出现。

    3、母亲

    嘉木语录:无论事情糟糕到什么程度,母亲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

    事务所除了快递和送外卖的人会按响之外,无人会按的门铃忽然响起,正坐在客厅的电脑前一起听汪思甜隔半个小时回传一次的谈话录音的林嘉木和郑铎抬起头,互视了一眼,现在已经是夜里九点钟了,有谁会来?郑铎把页面切换到门口的监控,发现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nv人,nv人穿着普通的军大衣,头发却烫得很精致,看起来极不搭调。

    林嘉木穿上鞋子,披了件薄mao外套,佯装刚刚起床,隔着门问道,“谁?”

    “我是陆天放的妈妈,他给了我这个地址。”

    林嘉木开了门,门外的nv人看起来很年轻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陆天放的妈妈应该是四十J岁的人了,不过有钱人保养得好也正常,可这位保养得很好的nv人,在进入到室内之后,却在灯光下显出了憔悴,常年被粉饰的脸上满是疲Se,双眼眼眶下一P黑青,眼袋明显极了,脱下了军大衣之后,露出了里面的黑Se套裙,“你放心,我是开保姆的车出来的,没人跟踪我。”

    “嗯。”林嘉木答应了一声之后,反锁了防盗门。

    “你是郑铎吧?”陆天放的妈妈认出了郑铎,“天放一直提起你。”

    “我是。”

    陆天放的妈妈立刻哭了起来,“郑先生,郑大恩人,您救过天放一命,求求您,再救他一次吧!”她一边哭一边跪,郑铎赶紧扶起她。

    “陆太太,您这是做什么?”

    “当初您第一次救天放,我们本来想当面W问送感谢金,可他们说你们部队是保密的,不让外人见,可这恩情我们一直记得的,天放是我唯一的儿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了了,您当初不是救了他一个人,您是救了我们母子俩个人啊,这次我见天放的时候,天放什么都不敢说,借着跟我告别的时候往我的手里塞了一张纸条,告诉了我你的地址,让我来找你救命,我跟人打听过你,知道你跟林律师是厉害人物,您二位千万要救救他,钱不是问题,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救他,天放是无辜的啊!他虽然他作,他闹,他ai玩,可他不是个坏孩子!他不是啊!”

    林嘉木注意到陆太太一直说得是她如何如何,并没有提陆天放的父亲,想来那位亿万富豪,有些别的打算跟想法吧。

    “陆太太,您先别激动,坐下来,咱们慢慢说。”

    “天放这个孩子是个敏感善良的孩子,小的时候他特别乖,我跟他爸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虽然钱慢慢开始多了,可忙的时候连回家吃口饭的工夫都没有,更不用说照顾他了,就把他送到了他爷爷家,他爷爷身T不好,天放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伺候他爷爷,帮他爷爷烧洗脸水,下楼买早餐,每天回家别的孩子是背着书包往家里跑等着吃饭,他要自己去饭店把祖孙俩个的饭买好,后来家里有了保姆,保姆都说这么孝顺的孩子少见,可自从他爷爷去世,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了之后,这孩子就离我们夫Q俩个越来越远了,除了要钱J乎不跟我们说话,后来他爸不知道听了谁的挑唆送他出国,回来之后就更……平常除了要钱的时候能见到他的人影,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跟他一起玩的不是那些跟他一样的纨绔子弟就是些想要占他便宜的酒R朋友,nv朋友更是左一个右一个的换,我都懒得记那些姑娘的名字跟长相,总之来来去去的,没有一个是能跟他踏实过日子的,这次的事一出来,他倒是安静了两天,跟我说他真没想到那姑娘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