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婆媳

    嘉木语录:婆媳关系,无论是一千年之前还是一千年之后,都是世界X难题。

    杨蕾坐在小区的喷泉台子上,冷风透过她的mao呢斗篷渗遍她的全身,抬头看着不远住灯火通明的家,却一点都没有站起身走进去的力气,外面虽然寒冷,总是比“家”里好。

    那个会在一年中最冷的那J天,坚持等在宿舍楼外接送她上课,每天给她买饭,然后央求宿管大妈让他进宿舍送饭的男人,并没有追出来,是啊,是她太不懂事,不懂T谅他的辛苦,不懂T谅他妈妈的付出,不懂结了婚当了妈就不再是那个娇滴滴让人哄的nv孩子,身为独生nv,不懂手足之情。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见来电人的姓名,眼泪一下子喷了出来,“爸……”

    “蕾蕾,你在家吗?我跟你妈准备去看看你?”

    “爸,你别来了,我不在家,我跟同学在外面逛街呢。”

    “你这傻孩子,这么冷的天,路又滑,天也黑透了,你在外面逛街G什么?”

    “我没有挑到喜欢的衣F嘛。”

    “你啊,怀Y买那么多衣FG嘛?非要买的话周末让你妈陪你去,我买单。”

    “爸,我有钱,不用你买单。”

    “你婆婆怎么样啊?煮得饭合不合你胃口啊?她来了,我们反倒不好过去了,你妈还说不知道你婆婆知不知道你ai吃什么。”

    “好……”杨蕾说到这里,忍不住chou泣了一声。

    “蕾蕾,你声音不对啊,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就是外面太冷了,打了个喷嚏。”

    “你这傻孩子,你在哪儿呢?我开车去接你。”

    “不用了爸,我自己打车回家。”杨蕾抬起头,那个男人总算出来了,正在东张西望的找她,她却不想跟他说话了,站了起来低头一边讲电话一边走。

    “杨蕾!”男人发现了她,快速地跑了起来,杨蕾没走多远就被他给追上了,“蕾蕾,你能不能别这么不懂事!快跟我回去,跟妈道个歉。”

    “我为什么要跟她道歉?是我让她来的吗?她自己来了不要紧,还要带着你侄子一起来,三岁多的孩子整天吵得我睡不着觉,说是一天给我做三顿饭,可哪一顿也不是我ai吃的,我妈给我买了那么多好吃的,她有给我做吗?说什么不会做,可为什么你在家的时候就会做了呢?”杨蕾挂断了电话,扭头跟男人吵了起来,“我今天明确地告诉你,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蕾蕾!你能不能别这么任X!那可是我妈!”

    “我肚子里的,也是你的亲生骨R!”

    “蕾蕾,她够忍让你了,你平时对大宝不理不睬的,她也告诉大宝你在家的时候不见满桌子的饭菜起身就走,她背地里不知道抹了多少眼泪……”

    “你的意思是我欺负她了是吗?你赶紧把她送回家,省得我继续欺负她!”

    “蕾蕾!”小区里有J个遛弯的老人跟路过的人,看见他们吵得这么凶,都看向他们这一边,“你懂点事吧!别这么作了!”

    “作?我这辈子就没这么忍过!”杨蕾冷声道。

    “行!我说不过你,是我错了好么?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求你了,你跟我回去吧!妈在屋里哭了一个多小时了。”

    “你妈哭一个多小时了,我呢?”

    “别你妈我妈的,要是你亲妈,你会这样吗?杨蕾,你也是受过教育的,知不知道什么叫孝顺?我妈连地都是跪在地上擦的,你还要她怎么伺候你!”

    “伺候我?我没残废!不需要人伺候!我也不是奴隶主,手握着她的卖身契,我现在就给她自由!”

    “唉呀我的祖宗!你能不能别这样!”

    “你别叫我祖宗,我怕折寿!”杨蕾冷冷地说道。

    “你怎么……”男人显然也没什么办法了,“这样吧,我明天跟我大哥和大嫂商量,让他们编个理由,把我妈骗回去怎么样?”

    “真的?”杨蕾挑了挑眉。

    “真的。”男人伸出手指发誓。

    杨蕾摸了摸肚子,如果没有肚子里的这块R,依着她之前的脾气,肯定是跟男人离婚没商量,可是现在……想想自己父母在自己结婚时高兴而欣W的泪水,自己怀Y的时候父母的兴奋,男人在婆婆没来之前对自己的种种好处,办公室同事对自己的种种劝告,她咽了咽口水,真有一种吞下铁砂粒的感觉,“好,我们回去。”

    2、天下父母

    林嘉木见过很多客户,但是像杨方跟程曼如夫Q这样的实在是很少见,杨方大概五十J岁的样子,气质儒雅,虽然有些年纪了,但也是颇有魅力的中年帅叔,程曼如长得比他看起来略年轻一些,气质很好,脸上画着淡妆,只是再精致的妆,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的疲Se。

    “请问二位有什么是我可以帮您们的吗?”

    夫Q两个对视了一眼,最后是杨方开了口,“我想让你们调查一下我nv儿和nv婿。”

    “什么?”

    杨方叹了口气,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眼睛,“我跟我ai人都是医生,因为年轻的时候忙事业,要孩子有些晚,我三十一,她三十岁才生了蕾蕾,无论是我们双方的老人还是我们自己,对蕾蕾都溺ai了些,因此她有些任X,脾气不太好,说话嘴也冷,容易伤人,但是人很好,很懂道理,也很孝顺,去年她跟她的大学同学结了婚,婚后两个人感情很好,我的nv婿X格绵软些,对她百依百顺,但是人很精明,eq很高,我们都觉得这两个人X格很互补,蕾蕾也很快怀了Y,可是两个月之前,她的婆婆来了,情形就开始不好了……我的一个老同学,跟他们家住一个小区,给我讲了一些很不好的事,她的婆婆在小区里讲蕾蕾太娇惯,连内衣都不会洗,什么衣F都要送G洗,在家里面什么事都不做,对她也是大呼小叫的,想是使唤保姆……本来这些事我老同学不信,可昨天晚上,他亲眼看见了蕾蕾跟她丈夫吵架,了解到了一些事,觉得他们婆媳有矛盾,蕾蕾的婆婆比较传统,看不惯蕾蕾,蕾蕾也不是能容人的,连带着蕾蕾的丈夫也夹在中间难受,这样吵下去,怕是会出事。”

    林嘉木点了点头,这种事就是传说中的婆媳之争了,这世界上唯有两种仇敌关系最难化解,一个是婆媳,一个是翁婿,尤其是婆媳关系,简直是古今中外第一难题。

    “您是想要了解些什么?”

    “我就是想要知道一下,蕾蕾到底好不好,她过得怎么样……她对我们一直是报喜不报忧的,可是我跟她妈,实在是不放心。”

    蕾蕾的妈妈似乎是一直有话说,可又一直憋在心里,听见丈夫说到这里,忍不住开口,“蕾蕾绝不是他们说的不懂事的孩子,她的婆婆虽然自称是什么G部家属,却是做了一辈子的家庭主F,丝毫没有见识水平,偏偏有些小市民的狡诈,蕾蕾绝不是她的对手。”

    “曼如!你这么说不利于团结!你这话要是让蕾蕾知道了,她肯定觉得自己闹得有理了,事情会越发不可收拾。”

    “没什么不可收拾的,我一个F科主任,难道不比她更懂得照顾YF?”

    “问题是你能chou出时间吗?”

    “我打报告提前退休总行了吧?反正我也是只差一年就退了。”

    “唉!你的病人你都不要了?”

    “不要了!”程曼如板起了脸,这两夫Q一个慢声细语讲道理,一个说话像机关枪一样,看得出来也是一个慢郎中一个急X子……

    “杨大夫,程大夫,你们能跟我讲一讲杨蕾的丈夫家是什么情况吗?”

    “杨蕾的丈夫姓闻,叫闻鸣,家不是本地的,是河北人,他的父亲叫原来当过兵,据说还是军官,转业后做了一家大型国企的中层,母亲原来就是普通nv工,两人是家里的包办婚姻,他父亲转业之前,两个人虽然有两个儿子,但是相处的时间不超过半年,他父亲转业之后,跟他母亲的关系时好时坏,现在据说年纪大了,没力气吵了,关系很好,闻鸣的哥哥叫闻英,年轻的时候好像出过什么事故,有点残疾,也没有上大学,而是自己开了间小超市,不知怎地娶了个挺漂亮的打工M,这个打工M嘴甜得很,在他们家地位很高,这次蕾蕾的婆婆不止自己来了,还带着孙子来了,就是这个嫂子出得主意。法,什么都不要调查,事情明摆着,他们欺负蕾蕾,咱们把蕾蕾接回家,听闻鸣怎么说,反正她婆婆乐意住,就在那房子住着,蕾蕾跟咱们住!”

    “你这样让他们夫Q以后还怎么相处?”

    “你说中间夹个婆婆跟个三岁的孩子,他们夫Q又能怎么相处?”

    林嘉木心道自己原来只是想转移话题,没想到程曼如憋了这么多话,杨蕾的X格如果像程曼如,再遇上个拎不清的婆婆,温吞水又孝顺的丈夫,不用调查就知道关系好不了,“我明白了,你们的委托就是日常调查是吗?”

    “是的。”

    “这个……”说实话,日常调查颇有些吃力不讨好,远不如那些有明确委托的案子赚钱,林嘉木并不想答应,“我知道一家能做相应业务的……”

    “林律师,我们知道你们在业界的口碑,钱不是问题。”

    “这不是钱的问题……”

    “您是怕太耽误时间对吗?”杨方道,“这样吧,两个星期怎么样?你们调查两个星期,不管出不出结果,我们都会付费,费用就按……”

    林嘉木拿出价目表,指了指背景调查,“我们没有日常调查的业务,唯一接近有只有背景调查,不过我们给出的资料也会比日常调查要多,比如您nv婿在公司做得如何,有没有升职潜力,他的日常人际J往,他母亲的历史和她的日常人际J往,甚至可以包括部分关于你nv儿妯娌的情况。”

    “收费是多少?”

    “两周……两万,先预付一万,事情结束后,再付一万。”这个价钱已经超过日常调查的一倍了。

    “好,我同意。”

    “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碰撞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杨蕾翻了个身,闭着眼睛踢了丈夫一脚,一开始她还会惊醒,以为家里借了贼,踢醒丈夫让他出去看看,现在她已经有些“习惯”了,翻个身虽然睡不着了,还能闭目养神一会儿。

    没办法,婆婆太“勤快”清晨五点就起床准备一家的早饭,收拾房间,有时还会开电视听新闻,到了七点钟准时开饭,如果门没锁就直接开门进来叫夫Q两个起床,被她儿子抗议了一两次之后,知道了要敲门。

    杨蕾闭着眼睛数着自己还能睡多久,心里面的烦燥却是越累积越深,婆婆没来之前,他们俩个都是七点半钟起床洗漱,一起到小区附近的早餐店吃早点,吃完之后闻鸣开车送她上班,然后再开车去单位,两个人轻轻松松毫无负担,可是自从婆婆来了,她每天都睡眠不足,被同事调侃熊猫眼。

    闻鸣被踢得哼哼了一声,翻个身继续睡,他对这种噪音的忍受力要比Q子强得多。

    杨蕾坐起身,使劲儿掐了他胳膊内侧的软R一把,“你跟你哥说了吗?让你妈回家?”

    “忘了。”

    “你昨天怎么跟我保证的?”

    “我好困,让我睡觉。”

    “睡什么觉?外面吵得跟有人打劫一样,睡什么啊!”

    “我妈那是在做早饭。”

    “有五点钟起来做早饭,搅得四邻不安的吗?”

    “蒸包子需要时间嘛……”

    “我没打算吃包子!”杨蕾恨恨地说道,自从婆婆来了,家再也不像自己的家了。

    “唉呀,睡吧!好困啊!”

    杨蕾又踢了他一脚,扑嗵一声躺回床上,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一声尖利的哭声,得……闻家小太岁醒了……听这动静八成是又尿床了,她已经不敢想像自家的客房床被是什么样了,她跟婆婆吵,婆婆却不为意地说等你的孩子生下来了,一样会尿脏。

    说得好像她会不给自己家孩子包尿布垫尿垫一样!她觉得无法忍受的事,在婆婆面前竟然是理所当然,杨蕾觉得自己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说不定到什么时候就要绷断。

    外面的孩子哭了一会儿停了,杨蕾不用去听也知道婆婆又拿自己吓唬小孩子,“哎哟我的大宝别哭了,把你小婶听见了她要起来打你了。”

    这种话别说是背后,当面她都听过无数次,好好的孩子她稍微表现出一点想要亲近的意思,就吓得一边尖叫一边哭,好像她是虎姑婆!

    杨蕾在床上越想越觉得自己窝囊,在自己的父母出钱付了首付的房子里受这样的委屈,七点钟婆婆准时敲门叫他们起床的时候,她闭着眼睛听着丈夫起床,自己纹丝没动。

    “蕾蕾,起床了。”闻鸣推了推她。

    “我没睡醒,我要睡觉!”杨蕾大声地喊道。

    “别任X起来吧,明天就是周末了,你想睡多久睡多久。”

    “滚!”杨蕾大声地喊道,“我叫你滚你听见没?我要睡觉!”

    闻鸣哂然一笑,平时只有夫Q两个,杨蕾怎么说他他都觉得无所谓,可是现在杨蕾这么大声地骂他,他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见杨蕾拿被子裹住自己一副不想起的样子,他也有些生气了,不就是怀个Y吗?全家把她当nv皇,她也真把自己当成了nv皇,一丁点违逆都受不得,“不起来拉倒!”

    他开了门出去,果然看见了母亲担忧的眼神,“没事儿,杨蕾刚怀Y,缺觉。”

    “哦。”婆婆点了点头,“这也是难免的,现在的年轻人命好啊,我怀你和你哥的时候,快生了还要早起做全家人的早饭,做完人吃的,做猪吃的……”

    “妈,吃饭吧。”

    “好,吃饭。”婆婆扭头看了眼紧闭的卧室门,她这辈子是没媳F命了,老大媳F鬼精鬼精的,整天拿自己这个婆婆当保姆使唤,就算是自己说要来伺候怀Y的小儿媳F,还是B着她把孙子带上,结果到了小儿子这里,小儿子又是个怕老婆的,小儿媳F是大小姐,更难伺候,唉……她自己委屈不要紧,难受得是儿子也受委屈,被媳F像数落儿nv一样的骂,大儿子残废了,小儿子可是有出息的大学生,工作又好,怎么也是这样呢。

    她一开始就不希望小儿子找独生nv,杨蕾看着就不像个省油的灯,可儿子铁了心想娶,丈夫说亲家都是高知,养出来的nv儿知书答礼,不像农村出来的nv人一样不懂事,她一咬牙,只好忍了,没想到现在她的担心都成了真。

    人家娶儿媳F娶回来的都是能生能G活,她可好,娶回来一个活神仙……

    不吃饭就不吃饭,看到时候谁饿……

    她陪着笑脸转身进了厨房,给洗漱完毕的儿子添粥添菜,又喂孙子吃饭。

    杨蕾七点四十才出来,闻鸣已经吃完饭半天了,正在逗大宝玩,“大宝,小婶给你生个弟弟玩好不好?”

    “小婶生MM!”大宝说道,闻老太太的脸立刻就撂了下来。

    “大宝!你怎么说话呢?”

    大宝看了看NN,又看了看叔叔和婶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大宝,你别哭,生MM好,我就想要个闺nv,闺nv是贴心完看了一眼婆婆,“闻鸣,你吃完了吗?吃完了先把车启动起来,我收拾完就下楼。”

    “吃完了。”闻鸣站了起来。

    “蕾蕾啊,天这么冷,你G脆把工作辞了吧,别G了,在家养胎多好。”

    “辞职?”杨蕾看也不看婆婆,“辞了职谁给我发薪水啊?房贷、车贷、孩子的N粉钱,哪一样不要钱?就光指着闻鸣的那点工资,我们娘俩非得喝西北风去不可。”

    “哪能啊,闻鸣是公务员……”

    “公务员怎么了?一个月赚得还没我的零头多,也就是说起来好听罢了。”杨蕾说完就进了浴室洗漱,留下话说到一半被顶回去的婆婆。

    “闻鸣,平时她就是跟你这么说话的?”

    “妈,她X子直,说话直来直往的,心眼不坏。”闻鸣陪笑道。

    “哼。”闻老太太冷哼了一声,她跟丈夫也是吵了半辈子的,可从来没有一天早晨不起来给全家预备早餐,更从来没敢这么对丈夫说过话,这世道……真是是非颠倒了。

    长辈这东西,如果是婆婆,还可以吵可以躲,实在忍不了了,就连她儿子一起轰走离婚,没了那层法律上的关系,彼此跟陌生人没什么不同,可如果是亲妈呢?不管怎么样,都只有忍这一条路了,实在躲不了就避开,就算是避开也不是那么理直气壮,而是带着十分的粘呼。

    林嘉木差不多有十J天没回自己家了,也将近十天没进公司了,好多事她都能在别的地方处理,客户可以在茶馆见,电脑随身携带,晚上在郑铎那里住,衣F不够穿就买,关键是要能躲开自己的妈。

    可是她人躲得过,电话却躲不过,一不能拒接还不能拉黑,只能在电话里虚与委蛇,说自己业务多工作忙,实在是没时间。

    今天如果不是需要回公司取东西,林嘉木根本就不想上楼,开门之前一直在祈祷张雅兰nv士不在,没想到……她刚把钥匙cha进锁眼,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你还知道回来。”

    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妈!您怎么在公司啊?”

    “我在公司守一个星期能见到你的人影,如果我在你家,是不是一个月都看不见你?”

    “妈!我很忙!取J件东西就要走,郑铎在楼上发动着车子等我呢。”

    “你忙是吧?我跟你一起去忙,看看你到底在忙些什么,连跟自己的亲妈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我忙事业不行吗?”林嘉木的脸也冷了下来,“妈,别B我把话说绝,您这次实在有些太过份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在你小的时候就把你送你姥姥家?我那是B不得已……”

    “我没怪你,我在我姥姥家住的那些年过得最快活。”林嘉木说道,“妈,我都三十J了,你别G涉我了行吗?”

    “不行!我是你妈!我就要G涉你!我要你走正路……”

    “我怎么不走正路了?”

    “你G得就不是什么合法生意!我都搜索过了,你这种S人侦探X质的侦探社国内根本就不承认!所以你公司只能注册成咨询社!”

    “那又怎么样?你觉得我不合法,就去举报我啊!”

    “嘉木!你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话?”

    “妈!你能不能回哈尔滨?”

    “我说了,你不走正路,不结婚,我就不走!”

    “结婚……你信不信我现在走大街上找个男人花九块钱就扯个结婚证?不就是个手续吗?跟谁不能办啊!这年月那破东西有一mao钱的用处吗?”

    “你……”张雅兰只觉得头一阵一阵的发晕,眼前一黑,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3、所谓骨R

    妈妈是什么?在上小学之前林嘉木是没有真正的概念的,她当然知道别人的妈妈是什么样子,无论是张琪还是王梓明的妈妈都是慈母,虽然有的时候会很严厉,甚至生起气来会打人,可是他们就是有妈妈,对她来讲所谓的妈妈就是在电话里面会跟她说J句诸如要听话,好好学习之类的空泛言论的陌生声音或者是过年的时候对她很好,带很多衣F跟玩具给她,会给她糖吃的陌生“阿姨”,姥姥说她三岁那年妈妈走的时候她哭得特别伤心,可她已经没有印象了,在她的记忆里从来都是对妈妈的来来去去毫不介意的。

    上小学之后回到哈尔滨,妈妈除了一开始送过她J次之外,余下的时间里一直是爸爸送,在发现她非常独立自主,七岁就会一个人过马路,会自己挤公J车之后,就是她自己一个人做钥匙儿童,有的时候她回家了,爸爸妈妈还没回家,留给她的理由永远是忙。

    现在林嘉木回忆自己的整个童年,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对爸爸也好,妈妈也好,印像都不深,真正刻骨铭心的记忆差不多就是爸妈吵架,他们年轻的时候关系真得不好,吵架的理由也很琐碎,差不多一周就要吵一两次,吵完了互不说话,把门一关开始冷战,虽然大部分时间隔一两个小时就会没事,可那种Y影一直留在林嘉木的脑海里。

    哈尔滨不是她的家,她只是个客人,做为客人她不给别人添麻烦,别人吵架的时候她也会躲在一边不说话,只是望着窗外想着什么时候能回“自己家”。

    后来妈妈下岗,爸妈吵得更凶了,吵到最后就只有离开哈尔滨,到a市发展,或者离婚这两条路,于是爸爸妥协了,办了停薪留职,两人带着她到了a市,她不觉得爸妈失去了稳定的工作有多可怕,她只是很高兴要回a市了。

    后面的种种折腾细节她记得不太清了,只记得早晨起来的时候爸妈不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爸妈还是不在,高中的时候尽管黑龙江的分数线要比a市这边高得多,选择也多,她还是自己选择了回a市读高中,一直到上大学、工作,她一分钟都没想过要回哈尔滨,她不想再做客人了,可是随着妈妈退休,时间越来越多,妈似乎开始有时间来关注nv儿了,问题是她所谓的关注,更多的是控制,偏偏林嘉木是个野生野长的孩子,最怕的就是被控制。

    她坐在母亲的病床前,想了很久,想到最后有些想笑了,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她J分钟就能分析透,甚至给出J种选项,发生在自己身却像是面对一团乱麻无从下手。

    她摸了摸母亲的头发,总是以一头黑发示人的母亲,仔细看发根,三分之一的头发已经白了,她都这么大了,母亲能不老吗?

    她常常觉得母亲不了解她,她其实也不了解母亲,母亲晕倒了之后还是思甜跑了过来,从母亲的衣袋里拿出硝酸甘油让母亲含F,思甜知道母亲有高血压、心脏病,自己却不知道。

    J完费回来的郑铎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跟大夫谈过了,阿姨没什么事,只是不能再受刺激了。”

    林嘉木点了点头,可是不刺激……自己真要顺她的意结婚,再顺她的意生孩子,哪天过不下去了,还要顺着她的意凑合过?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事生死皆不能自己掌控,现在看来竟连婚姻都不能自己掌控了,林嘉木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黑洞里,四面都是冰冷的墙,毫无出路。

    “嘉木!嘉木!”张雅兰闭着眼睛找nv儿,林嘉木有些别扭地握住了她的手。

    “妈。”

    张雅兰睁开眼睛,看见林嘉木和郑铎在一起,紧皱的眉头放松了下来,“嘉木啊,妈没B你嫁你不认识的人,也没B你相过亲,你跟郑铎在一起这么多年,妈只是希望你堂堂正正的嫁给他,不行吗?”在老人眼里,自己的nv儿本来就比男方年纪大,男方又无论身高还是外貌还是经济环境都是极好的,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又住在了一起,结婚是理所当然的事,不结婚才是不合理的,自己的nv儿随时可能被甩掉,真变成没人要的老姑娘。

    “阿姨,你安心养身T,嘉木您就J给我吧,我肯定让您满意。”

    “真的?”张雅兰的眼睛亮了起来。

    “阿姨,我跟她在一起,就是想娶她,绝没有二心,要说怕也是我怕嘉木离开我,我绝不会离开嘉木。”

    “你保证?”

    “我拿我的命担保。”

    “你不用拿你的命担保,你只要跟嘉木订婚,过年的时候回去办个喜宴,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张雅兰一时激动,又有点头晕,只是这回她的脸上是带着笑的。

    林嘉木想说J句,郑铎却死死地按住了她的肩膀,“阿姨,时间的问题您得给我时间,您是知道嘉木的脾气的,她脾气倔,您要是跟她针尖对麦芒,她脾气来了就真不结婚给您看了,您把结婚这事儿J给我成吗?”

    “成,没什么不成的。”张雅兰对郑铎的态度,比对林嘉木的态度好多了,说到底,她最在意的也是郑铎会不会变心,在老人家眼里没有年轻人的那些花花肠子,结婚了,就是一辈子,郑铎的保证,比起林嘉木的话要管用一千倍,“嘉木啊,你的那个生意……”

    “妈……”

    “你真不会被抓?”

    “妈,我做了这么多年了,不会蠢到真得犯法被抓。”

    “是啊,伯母,她比我还严谨呢,犯法的事我们绝不会做的,您想想看,我们在a市做了这么久,要不是跟官方和S人的关系都很好,怎么会是a市最好的呢?”

    张雅兰见郑铎这么说,心放下了一半,“这样……真没事?”

    林嘉木慢慢也调适了过来,她在别人面前都那么能忽悠,在自己妈妈面前,反而脑子转得慢了,像是郑铎那样看似答应了,实际什么也没答应,看似解释了,其实什么也没解释,只是让老太太想着他们“上面有人”不会被抓的方法,本来也是她擅长的,我们面对亲人的时候,总会比平时真实,可有的时候真实是会伤人伤己的,“妈,那些找我们的人,都是已经过不下去了的,如果夫Q恩ai,谁没事儿会找我们去调查对方呢?所谓的调查,也无非是想在离婚的时候多点证据,多拿些钱,现在nv人可怜,男人花花肠子多,在外面有了小三要上位离婚,偷偷转移财产的都是好的,有些真是连隔夜的粮都不给老婆孩子留,我们多半是帮人的,男人走了,多留点钱过日子也是好的不是吗?”

    张雅兰点了点头,“我也不是那么不开通的人,我们老年合唱团里有四分之一的儿nv都离婚了,有些还离了两回……也确实有人被甩得很可怜……”

    话就是这样,同样的事,换一种说法,也许就容易让人接受了,张雅兰心情好了些,在医院观察了一夜就出院了,林嘉木再不敢放她一个人在家,搬回了家里,只是这样一来,她去查杨蕾的事,已经是隔天了。

    杨蕾家的位置很好,新建不过三年的小区,花园、广场、喷泉、绿地一样都不少,无论是学区还是配套设施都是极好的,当初选房的时候杨家应该是经过一番考量的,所有的考虑都是为了一步到位,省得nv儿继续折腾。

    可是这样位置,面积一百二十平方的房子,就算是在三年前,价格也是不菲的,听杨家二老说,闻家当初不同意杨家付全款,而是提出了两家出同样数目的首付款,让两个孩子一起奋斗还贷,后来房子买下来之后,房价太高,杨家付了首付,闻家出了三十万买车装修,购房合同上写明了户主是闻鸣和杨蕾两个人,说起来杨家条件虽好,闻家也是小康人家,闻父在国企里面,赚得也是不少的,闻家又只有闻鸣一个人有出息,闻父对闻鸣还是比较舍得付出的。

    可问题出在闻家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和谐,嘉木特地了解过闻家的种种,光是杨蕾跟自己父母说的部分,就很复杂了,闻鸣的父亲闻杰当兵之前就是高中生,当了兵之后自己努力上了学校提了G,是非常有头脑和素质的人,可偏偏被自己父母安排了包办婚姻,娶了只有初化被招工进城的nv工,闻家当时也是一半是农一半城市,家里还有大菜园子,甚至还养着猪,杨蕾的婆婆安素珍又素来懂得附低做小孝敬老人,友ai弟M,照顾儿子,在他没从部队回到地方的时候,表面上还是和谐的,可自从他分配进了国企,开始一步一步向上升的时候,跟Q子的差距越拉越大,再加上闻Q的疑神疑鬼,两个人开始矛盾丛生,闻鸣有一次说漏了嘴,说出大哥脚不好,就是有次安素珍怀疑闻鸣的父亲闻杰有了外遇,拉扯着两个儿子去厂里找领导评理,路上遇上了车祸,闻英的脚被压在了车轱辘底下,这才落下了残疾,影响十分不好,差点影响到闻杰一次很重要的升迁机会。

    国企本来就相对保守封建,更不用说闻杰自己想要做出一番事业了,虽然对Q子接近忍无可忍,闻杰还是维持着婚姻,两人准备婚礼的时候,闻鸣说真没想到爸爸能拿出这么多钱,妈总说家里没钱,爸除了生活费什么都不给她。

    林嘉木翻看完资料不由得感叹,杨家只看见了闻鸣得好,没有看见闻家的复杂,难怪现在后患无穷。

    安素珍这种老人是典型的豆腐型,你不能说她坏,她绝对是对儿nv百分之百的付出,可问题是她默认别人也是要像她一样付出,杨蕾如果eq高点,这种婆婆并不难哄,问题是杨蕾也是大小姐脾气,需要人去哄,这个时候就需要闻鸣站出来做粘合剂了,可从种种现象来看,闻鸣做得并不好。

    总之……一团乱麻极难理清,林嘉木真庆幸自己只接受了调查的工作,要是让她去调解婆媳夫Q关系,她真是束手无策。

    杨蕾拎了差不多有三斤重的桔子跟两斤不到的栗子上楼,走到电梯旁的时候,没注意到地砖刚刚擦过,脚下有一点打滑,幸亏扶住了墙,勉强站稳,手里的桔子却撒了一地。

    “这地怎么这么滑啊?”有个nv人一边说一边扶住了她,“你怀Y了吧?先到那边站一会儿,我替你捡桔子。”

    杨蕾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肚子,她刚怀Y不到三个月,冬天衣F穿得厚,一直以为一般人看不出来她怀Y了,没想到路过的陌生人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的大衣,是最新款的YF装,我朋友也怀Y了,我昨天陪她逛街看见了。”短发nv子笑道,她捡完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