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算命

    嘉木语录:神婆、算命先生,也许是中国最早的“心理医生”,也是最懂人心人X的一群人。

    韩颖揉了揉被香火味道薰得有些刺疼的眼睛,打了个呵欠,无聊地打量着这间屋子,这是一间一半是花C,一半是各种名烟名酒夹杂着各种柴米油盐的“客厅”,在她的身旁还坐着J个沉默的人,还有J个中年nv人在一旁着话,她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蹭了过去,低下头一看是一只四蹄踏雪的黑猫,黑猫抬头对着她叫了一声,扭着PG穿过塑料珠子穿成的帘子走了。

    帘子外是典型的农家小院,长方形的条砖铺成的小院,院子里有葡萄架和水缸,影壁墙是瓷砖拼成的松鹤延年,来往的人都说着口音极重的当地话,韩颖使尽了全力也听不懂。

    “颖颖,进来。”妈妈开了门,对她说道。

    “哦。”她收起了手机,进了屋,这间屋里的香火味道更重了,长长的神龛上摆着J尊铜像,有佛像也有做道士打扮的,每尊铜像前面都摆着香炉,妈妈拉着她坐在铺着旧旧的椅垫的实木椅上,有一个穿着黑Se大绒面斜襟绣红牡丹花的老太太,盘腿坐在床上,老太太看见她来就笑了,“这是你闺nv吧,果然是一脸福相。”

    “我常说她长得不好看,可是无论到哪儿,人家都说她是福相。”

    “你可真是看错了,你姑娘生得白白净净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天生的旺夫宜子相。”

    “呵呵。”妈妈摸着韩颖的头发,笑得很欣W,“大师,您合一合她的八字,到底这次高考能考得怎么样。”

    韩颖心里有些犯咯应,不停地劝W着自己,就当是跟妈妈一起来看心理医生,缓解妈妈的紧张情绪,这种封建迷信活动,某些层面上也可以当成是心理疏导,她不是她们班上第一个被父母生拉Y拽去看相的,也不是最后一个。

    “好,我刚才说没看见人不敢乱说,现在……”大师半闭着眼数着手指算了一遍,“你姑娘八字很好,只是……”

    “大师您说了我家那么多事都说准了,我也都信了,我nv儿的事,您可别瞒我。”

    “只是父母缘浅些,她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不在你们身边吧。”这位大师此言一出,连韩颖都吓了一跳,因为她是超生的,五岁之前是跟乡下的爷爷NN生活在一起的。

    “是,是。”妈妈摸着韩颖的手说道,“当时为了躲罚款,怕丢工作,生了她之后一直把她放在我婆婆家里,后来她爸从厂子里出来自己做生意,家里渐渐有了些底子,我也从厂子辞职了,这才把她接回来,不过还是J了三千多的罚款。”

    “嗯。”大师又继续算,“你nv儿这次高考能考得不错。”

    “大师,她是考离家近的大学好呢,还是考离家远的大学?”

    大师在破破的本子上划了J笔,“你nv儿年少时父母缘浅,应该是离你们越远她自己越好的命数,不过你放心,你nv儿肯定是会替你养老的,她啊,比儿子还要强。”

    “呵呵……”妈妈笑了,“我知道……从小她就最贴心……”说完她的表情一变……“她哥……”

    “你也不用伤心,她哥哥是天上的仙童下凡,注定不能在人间久留,他就算是走了,还是会在天上保佑你的。”

    “能这样就好啊。”妈妈说道,把nv儿的手握得更紧了,“不瞒您说,我这一辈子……就指望他们俩个了。”

    “你也不用为家里的事C心,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丈夫天生命里带桃花,他不去G引nv人,nv人也会G引他,可他命里离不开你,你是天生的旺夫命,他赚一个亿,里面九千万是你的功劳,剩下的才是他的功劳,他自己也知道这点,不会离开你的,外面的那些花花CC,你就当他去旅游了……”

    “可是他什么时候能好啊。”

    “五十五以后吧,你们俩个年轻的时候吵吵闹闹,到老了是白头偕老的命。”

    妈妈点了点头,因为大师的话表情舒展了些,韩颖却从心里往外叹了口气,妈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迷上了算命打卦,那些算命人说得话都一样,无非是让妈妈忍,等着爸爸老了,玩不动了,跟爸爸一起白头偕老,妈妈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安W着自己,麻痹着自己,继续在外人面前维持着韩太太的身份,回到家里自己守着冷屋子哭,守不住了就做美容,化妆,买衣F,减肥,保持身材,四十五岁的人走在街上回头率照样很高,可就是这样,仍然换不回爸爸的忠实,爸爸在外面偷得那些人,有些确实称得上狐狸精,更多的连妈妈的一根小手指头都比不上,可爸爸依旧流连忘返,他唯一留给这个家的T面就是逢年过节,老人做寿,妈妈生病,肯定会回家,对自己这个nv儿更是从不吝惜钱财……韩颖看着妈妈被大师说得心花怒放的妈妈,心里明白,自己的确是要远行,她再也没办法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妈妈作J自己了。

    2、海外委托

    五年后

    关掉手提电脑,把教科书塞进帆布书包,跟J个朋友打过招呼之后,韩颖离开了自习室,一直调成静音的电话有四个来电显示,“喂,妈妈……”

    “颖颖……”

    韩颖听见这个口气,忍不住看着天空翻了个白眼,高中毕业之后,明明已经考上了国内一所不错的大学的她,没有选择留在国内,而是选择了出国,出人意料的是最反对她这个决定的是爸爸,爸爸决不准许nv儿离他太远,到一个传说中非常开放的国家,“外国的男人都不可靠,那些白种猪整天以G引中国nv孩为乐……”

    “爸,我又不是那种随便的nv孩……”

    “国内的大学怎么了?这个大学爸每个周末都能开车去接你……”

    “我不喜欢这个专业。”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添F从分配……”爸爸的声音颇为着急,失去了儿子之后,他把nv儿看得更重了,nv儿的高考志愿他整整研究一个月,最后选择了一所他觉得不错的大学,没想到最后nv儿因为J分之差没有进这所大学最好的专业,反而去了另一个次好的专业。

    “不是你让我填的嘛。”

    “那就再考一年。”

    “我不想再考了,爸,你让我留学吧,你看人家王叔叔家的MM,初中就留学了……还有……”

    韩颖的妈妈萧丽本来也不太赞成nv儿的选择,可是想到算命的说nv儿是要远行的命,心里多少有些倾向于nv儿,“老韩,她既然喜欢,就让她出国历练一下,现在国内的坏小子也不少,nv儿初中、高中都没上那些人的当,上了大学人长大了那么多,肯定也不会……”

    “你不懂……”

    为了她留学的事家里吵了两周,后来她把乡下的爷爷NN搬了出来,这才加重了支持她留学的砝M,爸爸点头同意送她出国。

    只有韩颖自己知道她自己出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她如果只是不想看妈妈跟那些nv人周旋,爸爸花心风流的话,大可以在国内考个好大学,她的计划很简单也很复杂,爸爸年轻的时候标榜泡妞不花钱,反而有妞倒贴,可越到老,花在外面的钱越多,与其这样,不如让爸爸把钱都投到自己身上,于是她到加拿大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爸爸讲这边的房子适合投资,自己租房又不方便,让爸爸给她买房,买房之后就是买车,然后是各种学费、生活费、旅游经费,大学毕业之后她又考了研,在研究学业之余,也研究怎么样说动父母移民,让父亲把更多的财产转到加拿大这边。

    说起来……她的X格不像妈妈,倒像爸爸,天生的精于算计,嘴甜心冷,她心里面转着这么多的念头,却还是本能地听着妈妈讲那些琐碎的事。

    无非是爸爸又勾搭上了一个新的相好,这次据说是一个会所的老板娘,妈妈发现了爸爸有J件内衣不是她买的,问了爸爸之后,爸爸承认了,另一件事是大伯和老叔把堂哥跟堂弟塞到自家公司里还不够,老叔还想把跟第四任Q子生的小堂弟过继过来。

    这些说起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爸爸的新欢旧ai一向不少,每年至少一个,跟他最久的那位跟了他长达十年,情F数量最多时一年多达四人,这还是“长期稳定”J往的,那些露水姻缘通通不算,至于那些伯父叔叔,自从哥哥出车祸死了之后,就一直不肯消停,垂涎着他们家佑大的家业,之前爷爷在的时候还能弹压住他们,爷爷两年前死了之后,他们更肆无忌惮,韩家不缺儿子,缺nv儿,上一辈没有nv孩,这一辈只有她一个nv儿,大伯跟老叔看见她一样宠得厉害,可宠归宠,心里也都打着抢她财产的主意。

    爸爸说是对家里人照顾,心里面同样清醒得很,自己生的儿nv都不一定孝顺,何况是别人的骨R?因此他对大伯和老叔一向敷衍,只不过每一次都会跟添油加醋的跟妈妈讲全过程,以表示自己对这个“家”有多负责,对她们母nv有多好。

    “你爸这次好像被你老叔说动了,想要养你小堂弟。”

    “真的?”妈妈不是喜欢夸张的人,她可以说是最了解爸爸的人,妈妈会这么说……“妈,真的假的?”

    “我偷听到你爸跟你老叔讲电话,说是要哄我答应……”

    “妈,你先别急,我问问我老叔。”

    韩颖挂断了电话,又拨通了老叔的电话,“老叔,想我不?”

    “想,怎么能不想呢,颖颖,你在大加拿怎么样啊?”

    “好啊,就是想大伯,大伯母,老叔,老婶……老叔,你的腿到冬天还疼吗?我看见我们这边有卖一种钙,听说专治骨质疏松……我寄一瓶给你。”

    “好,还是闺nv好,儿子都白养了,你爸真有福气。”

    “老叔,你可不能跟我撒谎,我妈跟我说了,你想把我超超弟弟送给我爸……你不怕我小老婶跟你拼命啊。”

    “颖颖,你知道老叔我的难处,你大老婶跟我结婚的时候扒了我一层P,你后面两个老婶也不好惹,我现在看着有钱,实际上……缺钱得很,超超要上Y儿园了,现在国内的Y儿园都是分P管理,你家的学区好,Y儿园也好,我只想把他的户口挂在你家,没别的意思。”

    “真的?”

    “真的,老叔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哦……”韩颖表面上信了,实际上一个字都不信,这种把戏大伯父和老叔又不是没玩过,没道理这次爸爸竟然买了帐……“那我爸同意了?”

    “他当然同意了,颖颖啊,你什么时候回国啊,你爸可想死你了。”

    “快了,我读完书就回去,老叔,我还要去上课,晚上再聊啊。”

    “我这里现在就是晚上啊。”

    “哈哈哈,老叔,你看我多糊涂,你的地址没变吧,我等会儿就买Y快递回去。”

    “没变没变,颖颖真乖。”

    韩颖冷着脸挂断电话,她乖,她嘴甜,讨好着这一家人有什么用?该算计她的时候一个个照样还是会算计她,“喂,梁亮吗?你上次给我讲的季老师家的事是怎么解决的?”

    海外委托林嘉木不是没接过,不过多数还是出了国的丈夫或Q子查在国内留守的丈夫或者Q子,出了国的nv儿要查父亲的,实在是少见,双方在sn上视频了之后,林嘉木更是惊讶于委托人长相的年轻和处事老练,“所以……你怀疑韩超的身份?”

    “我这个小老婶原来是商场里做导购的,不知怎么的勾搭上了我老叔,没J个月就上了位,挤掉了我前任老婶,我老叔把她安排在了我爸的公司做前台,之前就有人传过她跟我爸有点什么……可我老叔一直没表示,我前年过年回家,全家人一起吃饭,也没看出我这个小老婶跟我爸有什么……现在我爸却跟我老叔演了这么一出戏……我觉得不对劲。”

    “所以你是希望我们想办法拿到韩超跟你爸的dna进行比对?”

    “是的,这种事,你们也应该有个价目表吧。”

    “这种属于特案,先期经费一万,全款三万,我们把dna样本寄到你指定的机构,就算结案,你就要付清全款。”

    “ok,那我们要怎么签合同……电子合同可以吗?”

    “可以。”林嘉木把电子合同寄送给了韩颖,韩颖很快签了合同寄送回来。

    郑铎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从后面搂住了她,林嘉木反应很快地关上了摄像头,可是sn那边的韩颖已经打了好J个惊叹号过来,“老板,你家男人卖不?”

    郑铎拿过麦克风,“不卖。”

    另一边的韩颖笑得差点从椅子上面跌下去,做为一个父亲疑似有S生子的nv儿,她得心态好得出奇。

    “去穿件衣F。”结束了通话的林嘉木捏了捏郑铎的胳膊。

    “晚上思甜又不在。”郑铎把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又是一桩什么案子?”

    “S生子。”

    林嘉木把合同拿给郑铎看,郑铎接过合同皱了皱眉,“委托人是韩颖?那合同里说的韩国柱是……”

    “是她父亲。”

    “果然长江后L推前L啊。”郑铎笑了笑,“等会儿出去吃宵夜还是回楼上?”

    林嘉木目光闪了闪……“我今晚想一个人呆着。”自从因为那次薛雯雨的事,两个人擦枪走火,他们俩的关系有点亲近过份了,郑铎已经连续两周睡在楼上她的公寓了,今天早晨起来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一个单独的chou屉放郑铎的内衣、袜子,连衣柜里都有四五个衣F挂被他占据了,他……好像入侵到了她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她却全无所觉……

    郑铎放开了她,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好。”他们俩个在一起玩暖昧游戏玩了这么久,他太了解她了。

    “郑铎……”离开了他的怀抱,林嘉木却觉得有些冷……她什么时候变成磨磨叽叽离不开男人的小nv人了?她叫出了郑铎的名字,却又鄙视自己。

    “什么?”

    “明早来的时候带一箱a4纸过来,办公室没纸了。”

    “ok。”

    3、太后驾到

    汪思甜吃下最后一口馅饼就借口有事躲到了客厅里,她原来觉得两个中年人玩暖昧游戏让人看着累,结果两个中年人滚了床单,关系越来越近,有意无意的秀恩ai才是真正闪瞎钛合金狗眼的事。

    “思甜!等下我们俩个要一起出门查案,你没事不要离开办公室。”

    “知道了。”思甜拿了平板电脑刷qq,她得多有涵养和保密意识才会忍着不跟朋友八卦自己办公室里的“夕Y红”恋情啊,她拿眼角扫视着这两个人,今天外面下了点雪,郑铎还是万年不变的牛仔K,不过鞋子变成了深棕户外鞋,上衣变成了P夹克,林嘉木则是长K,羊绒衫,外加巴宝莉风衣的组合,郑铎拿了条围巾给她,她点了点头,郑铎居然很顺手地替她把围巾围上了,又拿着她的gi包等着她穿鞋。

    两个人虽然动作不多,也不像是某些年轻情侣一样粘乎得可怕,可是彼此之间那种亲昵感却更甚。

    思甜看着这两个人想着……她是不是也要考虑一下J个男朋友了?可是想想自己身边的那些“哥们”忍不住抖了抖,还是算了吧。

    这两个人走了之后差不多有十分钟,电话响了起来……“喂?嘉木咨询室。”

    “林嘉木在吗?”

    “您是哪位?”

    “我是她妈妈……”

    虽然隔着电话,汪思甜还是忍不住肃立微笑,就差对着电话鞠躬了,nv中豪杰林嘉木的妈,能是什么样的nv人啊……汪思甜的脑补里,这位传奇nvX差不多是影视剧里的皇太后、老佛爷的形象了,“哦,原来是阿姨啊,嘉木姐跟郑铎哥出去办事了,要不您打一下她的手机?”

    “她的手机好像没电了,你有郑铎的手机号吗?”

    “有,有的。”汪思甜流利地报出了郑铎的手机号,“要不然我给他打个电话,让嘉木姐给您回个电话?”

    “不用了,对了,你是他们公司新来的助理吗?”

    “是,我是新来的助理。”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汪思甜。”

    “好名字,今年多大了?有男朋友了吗?”

    这是什么节奏?“阿姨,我今年才十八,还没男朋友呢。”

    “十八啊,怎么没去上大学啊?”

    “那个……没考上啊。”

    “那去复读啊,虽然上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阿姨……您不是要找您nv儿吗?为什么要对我说教是这么起劲儿,汪思甜抬头看着天花板,Yu哭无泪。

    韩国柱倒退十年,在a市算是混得颇显赫的人物,可最近十年却渐渐的显出颓势,十年前韩家最有钱的时候,有人说韩国柱差不多有五亿以上的资产,可连着J项投资失败,转战省城甚至进京发展失误之后,财产一直在缩水,全靠了J年前投资成功的商场在支撑,就是那间五层的商场,也有八成的铺子不是他家的,要每年给业主返利,他家赚钱的是商场一楼两间加起来不到一千平米的铺子和商场的管理费跟物业费,虽然卖掉铺子净资产一样可观,每年的收益也不是平民百姓可以想象的,可如果真得卖掉商场,那可是坐吃山空了,所以说他的固定资产虽说也值一个亿多点,可跟那些和他同样起点,甚至不如他的人在十年里发展相比,就差得太远了,更不用说外面早有传言,他的资产虽多,负债却也不少,投资商场和之前投资失败的项目,到现在还在每天涨利息,他的铺子、房子其实早已经抵押出去了,由不得他自己做主。

    可传言归传言,他照样一年换一次好车,名牌不离身,身边的漂亮nv人不断,经常听说他大手笔的给nv人买什么礼物,又听说他供nv儿出国,给nv儿在国外买车买房,所以信他是真有钱人的也不少。

    韩家一共有兄弟三人,大哥国栋是个老实人,在机关里坐了半辈子,韩国柱一开始发迹的时候有大哥的功劳,对侄子也提携,因此韩国栋日子滋润得很,对仕途兴专职不算大,做到了科长的位置就再也升不上去了,还是整天开着名车乐呵呵的住豪宅,人说韩家的人都花心,韩国栋却是个例外,被Q子管得FF贴贴的,这些年一直没有什么绯闻,不过听说他老婆是个非常有手段心计的;老二就是韩国柱了,他原来是国企的技术员,因为超生了nv儿失去了升职的机会,一气之下自己出来练摊,从在批发市场卖布开始起步,一直到现在成为资产上亿的大老板,从年轻的时候就花名在外,娶了有名的美nv老婆之后,消停了两年又开始在外面风流,唯一值得人“称赞”的是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本来他有一子一nv,没想到儿子刚考上大学那年出了车祸,只留下了一个nv儿,被他视为掌上明珠;老三韩国梁,在兄弟三人中算是“黑羊”,他练摊比二哥还要早呢,却只混了个小康,靠着哥哥一直输血提携,现在弄了个中档品牌nv装,在商场卖,倒也算是小富,他赚钱的本事不如他哥,风流花心倒比他哥哥要厉害得多,儿子三岁的时候老婆受不了跟他离了婚,把孩子留给了他,自己走了,他娶了第二任,第二任还没来得及给他生孩子,就被第三任给挤占了位置,第三任又给他生了个儿子,两个人打打闹闹中间花花事不断坚持到了六年前,第四任又趁着第三任摔断了腿上了位,第三任不是好惹的,带着儿子刮了他一大笔浮财这才走了,第四任就是现任了……

    林嘉木翻看着这一家的资料,忍不住揉了揉眼睛,韩家在a市也算是有名,她本来就很注意收集这些家庭的资料,可是还是看得眼睛疼。

    郑铎把她的iad接过来,继续向后翻看,“韩国柱的Q子,可以称得上是忍者神G了。”光是资料里有名有姓人尽皆知的小n,就至少有十二个之多了,“韩国柱的老婆萧丽是做什么的?”

    “原来她也是在一家国企工作的,超生被发现之后也失去了工作,跟着韩国柱练摊,后来韩国柱发达了,她就收心辅佐他……可是听说他嫌弃她在身边影响他“J往”又哄着她让她回去卖布,她又回去做布匹生意,目前发展得不错。”说起来也不是那种依靠着丈夫才能活的菟丝花,可就是活得这么憋屈。

    两个人正在说着案子,郑铎的手机响了,他看了来电显示之后看了一眼林嘉木,“阿姨,我是郑铎……”

    林嘉木拼命摇头,可郑铎还是坏笑了一下,“是,嘉木跟我在一起呢……没别的事,有个案子……是,挺好的我们……哦,您要跟她说话啊……”郑铎把电话J给了林嘉木。

    林嘉木踢了郑铎一脚,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接了电话,“妈……”

    “你电话怎么没电了啊?你这样怎么G工作啊?你做这一行的电话很重要的你知道吗?”

    “是,妈,我知道了……”

    “你跟郑铎提了没有啊?”

    “什么啊?”

    “结婚啊!你都三十大J了,跟郑铎也J往了这么多年了,你要是害羞我去跟他提,你跟他说,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恋ai都是耍流氓……”

    “妈,是我自己不想结……”林嘉木翻翻白眼,不用猜她也知道妈妈最近在看什么电视剧了。

    “你傻啊你!你是nv的,本来还比人家大,别人是青春有限,你是青春已过,再不结婚生孩子你就是高龄产F生不出了……”

    林嘉木把电话挪开,皱着眉头看着表,差不多三分钟之后把电话挪近,那边老太太还在唠叨,“我跟你说,你别想着敷衍我,我现在就在车站,马上就上车,这次你不结婚,我就不走了!”

    4、哄

    嘉木语录:会哄nv人也是一种本事。

    林嘉木趴在方向盘上,像是受伤了的小狗一样哀嚎,郑铎揉了揉她的头发,“还有二十个小时老太太才到呢……”

    “知道。”

    “要不然你先回去歇会儿?”

    “不。”林嘉木靠在郑铎的肩头,“你让我歇会儿,我歇够了咱们G活啊。”

    “嗯。”郑铎继续翻着iad上,“你看。”他指着手挽着手从商场里走出来的中年男nv,把iad翻到客户资料栏,虽然衣着已经换成了深秋的衣着,这对男nv分明就是韩国柱和萧俪。

    韩国柱穿着一件阿玛尼的大衣,夹着lv的男式手包,牵着穿着lv白Se羊绒大衣的萧俪的手,韩国柱年轻的时候是有名的帅哥,到老了虽然身材走样,脸上也满是松懈的横R,眼睛因纵Yu过度显得呆滞,可在中年人里,仍属于气质大叔,萧俪保养得极好,虽说徐娘半老却风韵尤存,打扮非常有质感跟品味,两个人携手走在一起,在不知情的人眼里,俨然是一对伉俪情深的中年富商夫Q,羡煞旁人,谁知内里早已经腐坏不堪呢。

    韩国柱之所以能够常年在外彩旗飘飘,却还能维持住家里红旗不倒不是没有道理的,据说他极会哄人,有了新欢不忘旧ai,经常给萧俪买各种礼物,对萧俪的衣着品味和尺M记得极牢,送得礼物多数不贵却贴心,更不用说各种甜言蜜语了,比如现在,韩国柱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把萧俪逗得哈哈大笑,整个人都年轻了十岁。

    林嘉木对着后照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拎着包下了车,郑铎把单反相机放在风挡玻璃后面,拿着手机佯装在上,实际手机的屏幕已经跟单反相机相联,一直密切关注着林嘉木和韩国柱夫Q的互动。

    韩国柱本来就天生自带美nv探测仪,林嘉木下车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了她,眼见林嘉木要滑倒,不由得快走了J步,扶了一下她,然后又做绅士状,“这位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林嘉木皱了皱眉头,“这商场的地砖也太滑了,我一个年轻人摔坏了就摔坏了,真要摔坏了老人小孩,看他们拿什么赔。”

    “是,是,我们一定改进。”韩国柱笑道。

    林嘉木有些疑H地看着他,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商场的形象广告,那个站在上面做迎客状的就是……“啊……你是老板……”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没什么,顾客的满意就是我们的幸福,您的意见我会跟下面的人说的,当时新铺室外彩砖的时候,只考虑了美观跟造型,没有考虑到防滑,是我们的疏忽。”他说完又从手包里拿出了一张名P和一张卡,“这是我们的金牌会员卡,您去五楼客F部填写一下资料就能激活了,这是我的名P,以后请您多提宝贵意见。”

    “啊……这怎么好意思。”林嘉木看了一眼写满了头衔的名P,看起来是个“大人物”,“韩总是吧,真是谢谢了。”

    “没什么,以后您来商场买东西,我给您打折。”

    “谢谢了。”林嘉木点了点头,想要把名P跟卡收到包里,可是从包里取出名P夹之后,包就有点累赘,韩国柱很自然的接过包,“我替您拿。”

    她把韩国柱的名P放到名P夹里,又拿出了一张自己的名P,“我是律师,我姓林。”

    “哦,林律师。”韩国柱接过名P,只见名P上写着嘉木律师事务所,林嘉木,后面就是联系电话了,没有别的累赘,他接过名P比划了一下,表示自己替林嘉木拿着包,没办法开自己的钱包,“呵呵……”

    “不好意思。”林嘉木把名P夹放了回去,拿回了自己的包,韩国柱这才把林嘉木的名P放到了自己的手包里。

    两个人的这一番互动持续了有三、五分钟的样子,就算是路人也能看出韩国柱明显的见Se心喜,萧俪却早就将脸扭到一边,佯装没有发现。

    林嘉木走出了老远,韩国柱还挥手告别,然后又接过Q子的包,开了自己的家的奔驰车的车门,让Q子先上车,自己又上了车。

    林嘉木进了商场,在一层转了个圈,就出来了,回到停车场自己的现代车上,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给韩国柱,韩国柱果然点开了来自新认识美nv的短信,无意中也让自己的手机中了木马。

    两分钟后,韩国柱的所有通讯纪录已经在林嘉木的iad上了,他除了现在正在用的vert,还有一只土豪金,两部手机vert用来打电话,土豪金用来玩微信、陌陌,土豪金的联系人J乎都是nvX,活跃的联系人至少有四个以上,其中一个叫野百合的,跟他J流最多,两个人之间的微信J流,单拿出来绝对是nc17级的HSe,看来这位就是新欢了。

    韩国柱跟萧俪两个人去了一间著名的西餐厅,郑铎把车停了下来,“要不要进去坐一坐?”

    “我喝杯咖啡就行了。”林嘉木指了指街对面的咖啡厅。

    说起来韩国柱这人在林嘉木的办案史中很常见,他算是其中钱比较多的,她有个当律师时的朋友在F联做法援,遇见的最穷的一位花心客是个农民工,身为农民工领着辛苦钱,却是在一座城市呆超过一个月,就会在当地包一个,每月的薪水说起来也不算少的三、四千,一年到头能拿回家一两千就算不错,他媳F见一同出去打工的,家里盖了新房买了新车,自己家却入不敷出,跑来他打工的城市找他,抓了个现行不说,还差点儿被老公打死,派出所找了法援,她却舍不得离婚,等着老公回心转意,没想到老公见警察介入了“家务事”到医院又把在病床上的她打了一顿,最后她心冷了这才打了离婚官司。

    嘉木的朋友说如果老公是亿万富翁花心就花心了,撑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钱不少给自己就行,可从萧俪身上看,不管老公是亿万富翁还是农民工,受伤就是受伤。

    林嘉木翻看着萧俪的医疗记录,差不多有二十年的偏头疼历史、精神衰弱、慢X心肌炎、慢X胃炎,这个nv人跟她的婚姻一样,表面光鲜,内里惨不忍睹。

    郑铎捅了捅林嘉木,指了指窗外,只见窗外一辆宝马车停了下来,从车里下来了一个穿着貂P背心黑Se拼P高领衫搭P裙长筒靴的nv人,驾驶室里是一个有些瘦的中年男人,他半转身,好像是在替后座的小孩解婴儿坐椅的搭扣,她钻到后座里,抱出一个穿着宝蓝米奇棉F的男孩,然后一家三口人一起进了餐厅。

    “韩国梁和潘美美?”

    “嗯。”

    林嘉木留下了钱,挎着郑铎的胳膊从咖啡厅里出来,先回车里换了件深Se的风衣,牵着郑铎的手也进了西餐厅,韩国柱的注意力被新加入的一家三口吸引了,并没有注意到跟自己有一面之缘的林嘉木跟一个男人坐到了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这一家三口在这间品质不错的西餐厅里显得有些吵,主要是男孩子一直在吵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