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嘉木语录:有些伤你以为它已经好了,掀开的时候,才会发现内里依旧鲜血淋漓。

    1、薛雯雨

    冬日的太Y总是出来得特别晚,走得又比平时早,太Y跃出地平线时,郑铎看了一眼手表,清晨六点半,他按照平时的习惯六点钟起床跑步,按照记步器的记录,已经匀速慢跑了差不多有6公里左右的距离,就在他开始做伸展运动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号M是个陌生的号M。

    “喂?”

    电话里的人停了J秒钟,然后轻声问道,“是郑铎吗?”这个声音沙哑中带着鼻音,郑铎愣了一会儿,“你是……”

    “我是薛雯雨。”

    郑铎愣住了,在刚分手的那一两年,他经常想起她,最近因为一些事,努力想回忆她的样子,却发现自己的记忆模糊了许多,能记得的事有好有坏,总归是好得多,坏得少,说起来他也够无情的,说走就那样走了……

    薛雯雨是军医,当年他在部队的时候突发阑尾炎,在住院的时认识了她,本来只是聊过J次天,他并没有太在意,可回部队之后,薛雯雨却是电话、信件不断,先是问他的病情,后来就是关心他的生活了,他再傻也知道她在追她,可他却始终对她不冷不热,后来甚至连信都不回了,电话也不接了,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虽说是特种兵,军衔却不过是二级士官,怎么可能配得上身为上尉军医的她,更不用说她那个将军父亲和他的罪犯父亲,更是云泥之别,薛雯雨也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发觉他没有回应,也就没有声息,可是就在他快忘了这件事的时候,有一次他受了重伤,薛雯雨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他整整一个多月,两个人也在相处中感情慢慢升温,郑铎出院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恋ai了。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完全出乎郑铎的预料,他没想到薛雯雨会为了他跟父亲吵架生气最后甚至威胁父亲断决父nv关系,这才B得薛将军不得不同意两人J往,只是条件是郑铎必须凭自己的努力考上军校做军官,郑铎是个有毅力也有韧劲儿的人,虽然文化基础一般,还是日夜复习考上了军校,本来薛将军已经渐渐接受了他,他跟薛雯雨结婚的事也提上了日程,可是因为他家里的事,他还是选择放弃了已经唾手可得的一切……

    他知道薛雯雨为了他们两个人能在一起有多努力,为了他受了多少的委屈,可是自从知道妈妈和MM出车祸的真相,他就替自己选择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他唯一能为薛雯雨做得事,就是离开她……他没想到的是,他还能再听到她的声音……“嗯……我没听出你的声音。”

    “嗯。”薛雯雨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尴尬,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听说你在a市,而且是做S家侦探的。”

    “是。”

    “你跟你Q子一起做的?”

    很多人都以为郑铎跟林嘉木已经结婚了,最保守的猜测也是这两个人是男nv朋友,“是nv朋友。”郑铎说道。

    “哦。”薛雯雨顿了顿,“你也该结婚了,你都是三十岁的人了,别再耽误人家了。”

    “嗯,是。”两个人已经这么久没有见面,在电话里说得话,更像是陌生人之间的套话,“我们应该快结婚了。”

    “我在a市出差,能见见你吗?”

    “好啊。”

    “那……今天中午,龙宫海鲜酒店……你和你nv朋友一起来……”

    “好。”

    郑铎说出薛雯雨来了a市,请他和林嘉木一起吃饭这句话时,办公室里静了足足有三分钟,并不知情的汪思甜被诡异的气氛吓得一口瑞士卷卡在嘴里Y是没敢嚼,一直到林嘉木开了口,这才跑去喝水把瑞士卷冲下去。

    “好啊。”林嘉木答道。

    “我跟她说我们快结婚了。”

    “没关系,我借用了你这么久,你借用我一下才算公平。”林嘉木笑道,“去哪儿吃啊?”

    “龙宫海鲜酒店……”

    “太好了,我一直想吃他家的生蚝……”

    汪思甜拿着瑞士卷决定到厨房去吃,林嘉木P笑R不笑的表情和郑铎铁青的脸Se实在不怎么好看,这两个中年人实在太能耗了,汪思甜觉得自己头发白了没准儿这两人还暖昧着呢。

    “你好,我是薛雯雨。”看照P跟看见本人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林嘉木与薛雯雨的手握在一起时,才明白为什么当初她追郑铎,郑铎却不敢回应了,薛雯雨很漂亮,是那种不需要任何雕饰的美,尽管已经二十九岁了,P肤还是光滑得像是少nv一样,头发烫成波L卷,脸上只化了淡妆,身上的衣F质料优良做工精致,却看不出牌子,外套一样是质料很好的羊绒大衣,包随意的放在一旁,一样装饰不多,她是那种典型的军人家庭养出来的淑nv,贵气中又略带一丝英气,气场惊人,让人不敢小视,龙宫海鲜酒店的F务员本来F务就很周道,在她面前更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有些人不用报出一长串的头衔,更不用说父母是谁丈夫是谁,只需要往那里一站,就会让人心生敬畏,这样的淑媛,的确会让平民出身的男人心生畏惧。

    “你好,我是林嘉木。”也许为了显得不那么“刻意”,林嘉木并没有上楼去换衣F,而是穿着留在办公室的一套衣F就来赴宴了,依旧是短发,浅米长mao衣搭白Se小脚K的打扮,鞋子是新买的白Se高跟棉P鞋,大衣是gi的新款,手腕上卡地亚的钻石手镯闪闪发亮,包是gi的波士顿桶包,薛雯雨自然是有些惊讶,她以为郑铎离开了她会选择小鸟依人型的小nv人,没想到会找了个外圆内方的nv强人。

    郑铎站在原地,颇有些尴尬,一直到落坐了,这才好了些,“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薛雯雨笑道,“咱们先点菜吧。”

    “还是先说事吧。”林嘉木道,她看见薛雯雨的时候,就知道她绝不是来找郑铎叙旧情的,这种nv人绝不会吃回头C,有些细节只有nv人能够注意到,比如薛雯雨的眼妆过于精致刻意,跟她整T的妆容不符,更像是在掩饰些什么,她的衣F本应该是合T的,可是活动的时候能看出略大了一M,她这样的nv人绝不会穿不合T的衣F,如果是自然减重,她肯定会再买衣F替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穿出来。

    薛雯雨叹了口气,“林小姐果然是做侦探的……”她挥了挥手,等他们点餐的F务员退了出去,“我是有一件事要求你们。”

    “请说吧。”

    “你知道的,c市是我父亲的老家,我离开部队到地方上之后,也是在c市的医院工作,三年前……”她看了一眼郑铎,“我跟我ai人陆谨结了婚,两年前我们有了一个儿子。”薛雯雨拿出自己的手机,手机上是一个笑得很开心的漂亮男孩穿着迷你军装的照P。

    “嗯。”

    “他失踪了。”

    “什么?”林嘉木瞪大了眼睛。

    “一周之前保姆带着他到公园去玩,到天快黑了才回来,跟我说孩子走失了,我立刻就报了警,可到现在已经一周了,还是没有孩子的消息,只知道拐走他的人在a市露过面,可转眼之间线索就没了。”薛家和陆家能调动的资源是普通人不能想象的,这两家都束手无策,其中必有内情。

    郑铎在这个时候也忘了尴尬,开始紧张起来,“对方有没有索要过赎金?”

    “没有。”薛雯雨摇了摇头,“我们前期的调查结果很清楚,这帮人只是人贩子,并不知道孩子的身份,我们不想张扬开来,一是怕人贩子为了逃脱罪责伤害到孩子,二是我ai人现在在总装备部一个保密部门工作,已经跟家里断了联系五个月了,这件事如果……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她抿了抿嘴唇,显然因为这样的话题感到尴尬和无力,她是军人家庭出身,很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如果高层知道了他们的儿子被人绑架,肯定会联想到Y谋论,为了“安全”也会将她丈夫调离岗位严密监视,“我到a市之后,听说了你的事……觉得这件事委托给你做最合适,毕竟……”她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抬起了头,直视郑铎的眼睛,“你欠我的。”欠她一个幸福的许诺,欠她五年的努力,欠她的青春和感情,欠她……太多太多……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这些,可是见到风采依旧甚至比当年多了些沉稳洗练气质的郑铎时,往事涌上心头,那种被背叛羞辱的耻辱感,仍然盘据在她的心头,郑铎是她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叛逆,也是她最刻骨铭心的一次失败。

    “他叫什么名字?”郑铎的声音里带着J分的沙哑。

    “他叫陆缄,小名叫壮壮。”薛雯雨从包里拿出一张照P,照P里的孩子穿着军绿多袋K,黑Se棉F,眯着眼睛对着镜头笑,两个酒窝明显极了,她把照P翻了过来,背面是陆缄的名字,小名,血型,T重,衣着和四个联系电话,“我这四个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你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前期调查的资料呢?”薛雯雨拿出一个盘,“全都在这里了。”

    “你等我的消息。”郑铎站过盘和照P站了起来,薛雯雨拦住了他。

    “等等。”

    “呃?”

    她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支票,“这是一张十万元的现金支票,你是做生意的人,委托你这桩案子是出于对你人品的信任,这十万元是你劳动价值的T现。”

    郑铎伸手接过那张支票心里明白,薛雯雨是真恨自己,恨到不给他说对不起的机会,“我……”

    “你一定要把他找回来。”ai?恨?还是别的?郑铎是她生命中唯一一次叛逆,她第一次对父亲说不,第一次跟父亲吵架,第一次跟母亲撒谎,第一次挨爸爸的打,第一次被赶出家门,第一次哭到chou搐,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多想摆脱束缚,第一次走出家门再不想回去……第一次知道父亲原来是可以妥协的,第一次觉得自己可以亲手打造幸福,第一次被人从天堂打落地狱,从家族的掌上明珠变成了笑柄,后面她做对多少事,都没办法弥补她的错误,郑铎就想是她光鲜的钻石人生中的一个裂痕,她甚至不愿承认他的存在,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她不再是那个薛家的小nv孩了,她是Q子,是母亲,没有比她的孩子更重要的东西,郑铎变成了一个可以信任的“秘探”再无其它。

    回程的路上,郑铎跟林嘉木谁也没有说话,行进到海边公园时,郑铎停下了车,“我下车买瓶水,你要喝什么?”

    “咖啡。”

    “ok。”

    林嘉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着郑铎的背影,忽然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五年前她第一次遇见郑铎,就是在离海边公园大约J百米的地方。

    2、当年往事

    她是郑家那场车祸的被告代理人,当时她在所里主要是负责离婚案的,忽然有一天所长把她叫到办公室,让她代理一桩J通肇事逃逸案,从来没有上过刑庭的她担心自己做不好,所长却说让她随便辩护一下就行,“这案子已经内定了。”

    林嘉木心中一凉,她曾经听过同事们的耳语,有些案子在上厅之前就已经双方有了默契,内订了审判结果,她以为自己主攻离婚案,不会沾上这种事,没想到……还是遇上了。

    “你不是说做离婚案做腻了吗?这次是你锻练的好机会。”

    “嗯。”林嘉木接了案卷资料,转身离开了所长的办公室。

    翻开案卷时,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穿着白Se的mao衣,梳着马尾,对着镜头侧头展颜而笑的nv孩,下一张照P则是nv孩脸肿胀了一倍,头上缠着纱布,躺在病床上,这是本案的第一受害人,郑琳,案卷上的资料显示她是一名刚刚结束高考的考生,高考的成绩不差考了605分,虽然达不到上北大清华的水准,可也能上个不错的大学了,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这样结束了,在接到案子的当天,她就接到电话,情况出了新的变化,受伤的姑娘跳楼自杀了。

    另一张照P是一个梳着短发,拿着太极扇跳舞的中年nv人,她是nv孩的母亲,在车祸中当场死亡。

    案子已经认定,是非法改装车辆黑夜飙车超速行驶,车辆忽然失控撞上人行横道导致的,最恶劣的是肇事司机在事发之后,驾车逃离现场,并没有参与施救,更没有打电话报警,事发第二天看到新闻才到警局自首。

    她翻到肇事司机曾豪的资料时,却吓了一跳,肇事司机年龄不大,二十六岁,长得虽然不像电影明星但按照平常人的标准是个帅哥,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刚刚参加工作三、四年的样子,他开的车是公司的车,并不是他本人的车。

    她越往后翻越奇怪,按理来说喜欢飙车的人,很难没有J通违章纪录,可他的违章纪录里除了一次违章停车记录,差不多是空白的,这样的人,怎么会忽然一下子变成非法改装车的飙车手呢?

    另一件奇怪的事是有目击者称当时肇事者也受伤了,头上流了好多血,可是第二天的逮捕照P里,肇事司机却是一点伤痕都没有,这不但不符合目击者的证词,更不符合常理。

    可是她跟她的委托人见面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公式化的回答:“我年轻气盛,跟别人吵了J句嘴,为了争回面子,跟对方一起飙车,没想到第一次飙车就出了事,我当时吓坏了,只想离开现场,所以……就逃了,第二天看见新闻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所以就跟家里人把这件事说了,到J警队自首,我请求受害者家属的原谅和法院的宽大处理。”

    林嘉木皱着眉头翻看着案卷,他的这段话简直跟自首的时候说得一模一样一个字都不差,表情也是平平淡淡照本宣科,根本没有常人应有的反应,“你知不知道这样的案子,属于J通肇事罪,并且你有逃逸情节,事故中死亡一人死亡一人重伤,重伤的姑娘昨天自杀了,你这种属于情节特别恶劣,检方的最高量刑是七年,就算考虑到了你的自首情节,我也只能最多替你减少一年……”

    “六年是吗?”

    “是的。”

    “那就六年吧。”曾豪满不在乎地说道。

    离开了看守所,林嘉木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当时的情形,她曾经听说过有人会为了钱替人顶罪,警方和检方为了快速结案也会睁一眼闭一眼,没想到这种事竟然在她面前发生了……

    她开着自己的大众甲壳虫,开到事发现场,坐在车里远远的望着事发现场,只觉得自己一生的行为准则和良心都在煎熬,她知道整个业界的风气,也知道这种事不是什么新鲜事,她应该睁一眼闭一眼赚自己的律师费,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甚至受害者家属也已经被钱收买摆平的案件,她只需要装聋做哑到底就行了,可是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下了出租车,蹲在事发现场,摸着已经被清洗G净的柏油路,双肩颤抖,显然是在哭……

    她鬼使神差地下了车,走到男人跟前,“你是……郑铎?”她想起了在案卷里看见的名字,死亡的母nv两个是军属,这桩案子当地的武装部和民政都来过问过。

    “是。”郑铎抹了抹眼泪,抬起了头,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林嘉木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这个男人好高好壮,虽然没做什么特殊的动作,却感觉浑身都是力量,“你是……”

    “我是曾豪的律师。”林嘉木本来以为会看见郑铎愤恨的神Se,没想到看见的却是他眼里的嘲讽。

    “这大概是你接过的最简单的案子了吧……”

    “当当……”郑铎拿着两杯饮料的敲了敲车窗。

    林嘉木打开中控锁,让他进来,“怎么去了那么久?”

    “咖啡店里人很多。”郑铎把热咖啡J给了她,“黑咖啡只加糖。”

    林嘉木捧在手里闻了闻,“谢谢。”

    “呵。”郑铎笑了,“这么多年你还没变,喝咖啡之前一定要闻一闻,有N味儿就不肯喝。”

    林嘉木也笑了,“孩子的事,你准备怎么办?”

    “还是要找刘警。”

    “她不是说……”

    “她找我做这件事,肯定会料到我会找刘警。”刘警当初也是两人的媒人,郑铎犹豫不决不肯接受薛雯雨时,一直是刘警在旁边敲边鼓,后来刘警退了伍,他进了军校,三个人也曾经一起吃过饭,看过电影,一直到……刘警和薛雯雨还是偶有联系,薛雯雨离开部队到了地方医院和结婚生子的事,都是刘警告诉郑铎的。

    郑铎刚想给刘警打电话,刘警却给他打了电话,“郑铎,你犯了什么事?”

    “什么?”

    “我们局长去市里开会,没两个小时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市府,市长单独见了我,说让我调动一切资源帮助你,但是要注意保密。”

    “哦……”郑铎想了想,“你来事务所一趟,我们见面聊。”

    他刚放下电话,忽然下起了雨,没过多久,雨又变成了雪,雪粒子打在车上噼叭做响。

    他将车速降到了最低,开大了暖气,慢悠悠地行驶在渐渐结了冰的路面上,“你没什么话说吗?”他忽然问捧着咖啡慢慢喝的林嘉木。

    “没什么可说的。”她不止没什么可说的,也没有什么立场说,两个人连P友的关系都不是,只是比普通朋友关系好些的搭档罢了,虽然彼此都会为对方做挡箭牌,对于外界对他们关系的猜测从不否认,可他们俩个仅止于此。

    “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没听出她的声音也没有回忆她的手机号M,存她的号M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她没有换号。”郑铎说道,“我以为我会一直记得她,可是我已经忘了她。”

    林嘉木看向车窗外,用手指在已经被“哈气”占领的车窗上用手指胡乱的画着火柴小人,她不接受郑铎,仅仅是因为他的那一段黑历史吗?还是她以那一段黑历史为借口,让自己裹足不前?曾经有一个委托人的前夫咒骂她,说她这样的nv人活该没有男人要,单身一辈子;也曾经有前辈对她讲过,nv人活得太明白了,不好,会让男人畏惧,她不明白的其实是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知道她最好的一面,也知道她最坏的一面的郑铎,为什么会ai上她吧!上帝知道,他甚至接过跟P友一夜情半夜离开酒店的她,她不是什么传统上的好nv孩,她是一个很西化的nv人,感情就是感情,Yu望就是Yu望,她是一个成年nv人,她承认自己会偶尔有Yu望……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谁都不会再找了呢?三年前?四年前?

    婚姻这两个字对她来讲毫无意义,甚至连稳定的感情都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人类天生就不是一夫一Q的动物,男人的本能是尽可能多的让雌X怀Y替自己延续基因,nv人的本能抚育Y崽提高Y崽的成活率,同时也希望能产下最强壮的异X的后代,婚姻强Y的把两个人紧紧绑在一起,形成经济联合T,本身就是为了提供稳定的环境,提高Y崽的成活率,可是在现代,这个概念越来越弱了,男人忽然发现自己可以不负责任的上任何nv人,nv人也发现自己原来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她做离婚律师或者是现在做咨询师,都只是希望替弱势者多拿到一些经济补偿,在心理上对弱势一方多一些安W罢了,她骨子里悲观的不相信婚姻。

    郑铎一直到把车停到事务所的楼下都没有说话,林嘉木是个总是会想多的nv人,别人想到一,她已经想到了十,别人想到了ai就要在一起一生一世,她已经想到了离婚时能争取到多少的财产份额,别看她整天笑眯眯的,骨子里她是个悲观主义者。

    刘警瘦了些,衬衫略有些皱,看得出来洗完之后并没有熨平整,mao衣袖上隐隐有些污痕,不过整个人精神还好,坐在事务所里头一件事就是要茶喝,喝到了林嘉木淘到的顶级铁观音,眉头更是舒展了开来,“说吧,你卷进了什么事?”

    “薛雯雨。”

    这三个字让刘警一激灵,“原来是她,难怪连市长都惊动了,你什么时候见她的?”他说完看了一眼神Se如常的林嘉木,林嘉木向来有事不挂在脸上,什么时候都是气定神闲带着三分笑,这种nv人刚接触如沐春风,时间久了就觉得挺可怕的,他对林嘉木佩F归佩F,关系好归关系好,说起来并没有跟薛雯雨关系那么亲近,那会儿大家都年轻,思想都单纯,就算是军中名媛如薛雯雨,一样是白纸一张,现在……人年龄大了,被社会伤得多了,自然学会了带着隐形的盔甲活着。

    “你不是一直跟她有联络吗?”郑铎的手机号M并不像林嘉木一样为了业务是半公开状态,能直接联系上他的人不多,薛雯雨找谁要得电话不言而喻。

    “呵,我以为她只是想跟你叙叙旧,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是三十的人了,整天较劲怪没意思的。”刘警说完又看林嘉木,见林嘉木还是在那里微笑喝茶,忽然一个人走到他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吓得他一激灵,回头一看是汪思甜,“思甜,你走路怎么没声儿……”

    “是你想事想得太认真了,大哥。”汪思甜说罢递给他一个桔子,“刚买的,你尝尝。”

    “谢谢啊。”

    “不谢。”她说完也笑了一下,坐到了林嘉木旁边,拿着一袋子桔子开始分,说到薛雯雨他们三个无论表情什么样,心里多少都有些紧绷,汪思甜进来之后打岔分桔子,让三个人慢慢放松了下来。

    “她遇上什么难事了?”

    “孩子被拐了,据说是落到了a市。”

    “孩子?”刘警皱了皱眉头,“他那孩子是他们陆家的宝贝蛋,平时上公园都是一个警卫员一个保姆陪着,怎么无缘无故的出事了呢?”

    “我只听说出事的时候有保姆,没听说有警卫员。”

    “警卫员这事儿我记得很清楚,有次薛雯雨拿她儿子的照P给我看,有一张是保姆抱着孩子,我问照P是你拍的吗?角度掌握得真好。她随口说是警卫员拍的,她公公坚持让一名警卫员跟着孩子。”

    保姆一个人看孩子,有可能因为疏忽或者别的原因一时大意让孩子被人抱走了,还有一个警卫员跟着,怎么就出事了呢?“你还留着那些照P吗?”

    “我去她的空间看看还有没有了。”刘警拿手机上找到了薛雯雨的空间,发现本来是仅有J个人有权限进入的空间,现在已经公开了,内容是一P空白,“她删光了。”

    “你当时也是用手机看的?”

    “是啊。”

    “是多长时间之前的事?”

    “差不多一个月之前吧,那天是她过生日,我在上跟她打了声招呼,没想到她回复我了,跟我聊了J句,我问了她近况,她说她现在挺好的,儿子很乖很听话,我说我也结婚有儿子了,我们就互换了空间权限,互相进空间看了照P。”

    郑铎把刘警的手机拿过来,跟笔电联接在一起,五分钟后查到了少时留下的上记录,找到了照P,果然是一个保姆抱着两岁左右的男孩,拍照得地点应该是公园之类的,警卫员并没有出镜,但能看见地上的影子,是个个子不高但很精壮的男人,符合陆家喜欢用四川兵的习惯。

    “关于薛雯雨的丈夫,你们知道多少?”林嘉木问道。

    刘警看了一眼郑铎,“你让他讲吧。”

    “陆谨原名叫陆,他们家跟薛家是世J,他跟薛雯雨年龄相仿,两家对他们的婚事早有默契,薛雯雨追我的时候,陆谨来找过我,怎么说呢,是个看着很稳重的人,虽然年龄跟我们差不多,看起来却比我们年长不少,长得很精神,说话逻辑X很强,滴水不漏,他说他跟薛雯雨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家里的老人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他却觉得他们俩个更像兄M,让我不要顾虑他的存在,接受薛雯雨,后来我跟薛雯雨真在一起了才知道,那个时候他已经有一个从高中开始就一直J往的nv朋友了,薛雯雨毁婚,他正好能把nv朋友名正言顺的带到家里,我以为他跟他的nv朋友能修成正果,没想到不到一年就分手了,好像是陆家架子太大,规矩太多,人家姑娘受不了,逃了。”不是每一个平民百姓家的姑娘,都能与高G家庭无缝对接的,待人接物谈吐语气,甚至是倒一杯茶都有规矩,家里虽然是有资源有钱,也不是随便就能动用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听说分手的时候那姑娘精神衰弱,都快崩溃了,后来陆就改名叫了陆谨。”

    “你能让薛雯雨把保姆和警卫员的资料都发过来吗?”林嘉木问道。

    “嗯。”虽然前期的资料很多,可是细看起来漏洞不少,只有保姆的询问笔录和录音,并没有看见警卫员的询问笔录,甚至里面都没有提到他的名字。

    薛雯雨对郑铎的要求有些惊讶,“小宋那天不在,他打篮球把脚崴了,我公公又有事,把另一个警卫员带走了,本来我婆婆不想让他们去公园,可壮壮去习惯了,不许去就一直哭闹,我婆婆没办法,就让保姆一个人带他去了。”

    “你不觉得,这件事太巧合了吗?”郑铎的电话开得是免提,林嘉木过来cha了一句嘴。

    电话那头的薛雯雨沉默了J秒钟,“我让我公公把小宋带来。”

    “你最好把他的背景资料传给我一份。”郑铎说道,陆家用人,不可能不查背景资料的。

    “好的,你有传真机吗?把号M短信我,我让他们发。”薛雯雨说完又道,“你觉得不是普通的拐卖儿童案?”

    “也许。”

    “可不是单纯的拐卖儿童,他们为什么什么要求都不提?”

    “你别想太多,我们也只是为了谨慎起见,以免遗漏线索。”

    “哦。”

    薛雯雨挂断了电话,林嘉木也提出了那个问题,“如果是绑架,为什么没人向陆家要赎金,也没有提任何要求?”

    “也许他们提了,陆家没答应,或者已经答应了,可对方反悔了,薛雯雨并没有说实话。”刘警习惯X的怀疑一切。

    “薛雯雨说得是实话,就怕有什么连她都不知道的隐情。”林嘉木叹道,一个nv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再怎么教养严格也会失了方寸,薛雯雨的焦急不是假的,疑H也不是假的,她既然找了郑铎,就肯定不会明知道有关键信息,还要瞒着他。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研究一下这名警卫员吧。”传真机已经开始自动接收传真了,第一页的内容就是这名警卫员的基本资料……

    3、调查

    宋峰比照P里要显得更成熟一些,毕竟照P是他刚到陆家时拍的,当年他才十九岁,青涩得很,现在他已经是二十四岁的男人了,平心而论他长得不差,笑起来有些憨憨的,矮壮矮壮的,从走进这间林嘉木临时租用的办公室开始,就十足的军人范儿,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