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告白

    嘉木语录:所谓最感人告白,最感人道歉,在双方事前没有默契的前提下,八成是胁迫。

    2011年上海某大学

    nv生宿舍楼下,一个身高约一七五,头发稍有些长,长得很普通的男生,点燃了心型蜡烛堆的最后一根,现在还不是就寝的时间,楼下有不少人在散步,看见了他的举动都聚拢了过来,其中还有J个跟男生看起来很熟的男生在起哄。

    “白雪!我ai你!白雪!我们在一起!”

    后面有J个男生也跟着他大声地喊着在一起……

    nv生寝室,大二nv生白雪咬着嘴唇看着楼下聚集的人群,她梳着齐肩长发,长得并不像是传说中的nv神,但是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看起来就像是个乖乖nv,她没有多少被人表白的兴奋,只感觉到尴尬,那个男生叫徐扬,是大她两届的学长,跟她只有J面之缘,怎么忽然就……

    “白雪,你答应他吧!他人真得很好的。”一个nv生推了推白雪。

    “是啊,给他一个机会吧,你现在也没有男朋友。”

    “是啊,试一下嘛……别那么残酷……徐扬长得也不丑,家境也还可以,为人也老实,他跟你很相配的……”

    2012年

    闹市街口,徐扬跪在地上,狠狠地扇着自己的耳光,围观的人指指点点的,白雪远远的避在一边,恨不得有条地缝能让自己钻,她被同学鼓动,被徐扬的“诚意”感动,两个人磕磕绊绊J往了一年,可是越J往,徐扬这人的mao病曝露的就越明显。

    首先他对别人很自S,两个人有两块巧克力他能先藏起一块来,拿另一块说咱们俩个一人一半,另外人的说不想要,他就乐滋滋地把两块巧克力拿回来跟她分享,好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

    其次他喜欢攀比,自己得了件美邦能炫耀一个礼拜,同寝的室友得了双阿迪能把他气得半死。

    看见漂亮nv生跟男生在一起就说她肯定是为了钱,穿得稍微好点就说人家是卖S,连白雪出门穿什么都要管,恨不得让她从头包到脚。

    这次他们俩个人逛街,白雪看中了一件很漂亮的小吊带,想要买,他在旁边不停地碎碎念,说这件衣F是穿的,没有好人家的nv孩穿吊带,结果搞得商家黑面,同样逛街的人侧目。

    白雪实在忍无可忍,出了商店就跟他提出要分手,没想到他就演出了这一幕,跪在十字街头扇自己的耳光……

    2、躲避

    现在

    白雪坐在动车北上的动车上,随意翻着报纸,看见上面讲一个男生写血书求和nv神J往,被nv神十动然拒的故事,冷冷地笑了一下,把报纸扔在了一边,现在的小nv生,实在是变聪明了,真希望她当年也有这么聪明。

    她放在桌边的手机震了一下,她看了一眼号M,并没有接起来,等一分钟之后,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才接起了电话,“妈。”像是这种手机第一次响不要接,第二次响再接手法,本来只是出自谍战电影,可怜她现在生活得活像被人追杀的秘密间谍。

    “小雪啊……”

    “妈……我现在叫欣怡。”

    “对哦……你记得就好,千万别说自己叫白雪了啊,算命的说了,叫雪的人命薄,Y光一晒就化……”

    “嗯,知道了。”

    “我已经查到你刘大哥和郑大哥现在的地址了,你郑大哥不在a城,你刘大哥在,他会去接你的,他让我们放心,在别的地方不好说,在a城就算是天皇老子也不敢动你。”

    “嗯……”欣怡低下了头,从包里拿出一张照P,照P上大概有十J个人,都穿着迷彩F,脸上涂着黑Se的油彩,她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笑得最开心的男人……如果哥哥还活着,她就不会那么容易心软ai面子,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跟徐扬走到一起吧,更不会还有半年就要毕业,却要休学躲开他的纠缠,“妈,你们在老家也要小心。”

    “我们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他能把我们怎么样?欣怡,你这次一定要藏好,记住了,不要跟任何人联络,也不要再在上露面了啊。”

    “知道了。”欣怡望向窗外急速闪过的风景,想起了许多旧事,那次街头自扇耳光之后,她跟徐扬又分手了J次,结果一次比一次闹得厉害,徐扬非说她有了别人,这才坚持跟他分手,看见她跟男同学多说了J句话,就冲过去要打人家,害得全校的人都以为她是一个水X杨花的nv人,更不用说割腕、跳楼之类的了,甚至有一次要拉着她一起去死,她找过老师,可那个时候徐扬已经毕业了,学校也拿他没办法,佑大的校园,光出入通道就有七八个,保安也不可能专门看着徐扬不让他进,后来她也想过报警,可警察说徐扬并没有真得做什么,他们管不了。

    后来她实在没办法了,借着寒假回家想跟家里人商量一下怎么办,没想到徐扬跟到了她家,要跟她的家长提亲,拼命说什么房子已经准备好了,车子也在看了,毕了业两人就能结婚,她拒绝了之后,他还说她不知好歹,他都有房有车了,工作安排好了,她为什么要拒绝他这么优秀的男生。

    扰得她家大过年的都不得安宁,还是她舅舅家的表哥来了,把他打了一顿,这才算是暂时得到了平静,可表哥第二天走在路上就被人拍了板砖,整个年都是在医院过的,白家报了警,可警察连徐扬的影子都没找到,白家老两口怕nv儿出事,给nv儿办了休学,把她送到乡下外婆家,没想到她只不过在qq上跟同学聊了J句天,就被他查到了地址,追了过去,她只得连夜离开,到了另一个城市,在一间酒店给人家打工,刚安定下来,又被他用电脑伪装成白Se爸的手机号骗出了她所在的地址,再次追了过去,最要命的是徐扬非常会演戏,每次找到她都会声泪俱下,跟所有人讲对她有多痴心,为了她都做了些什么,可她却无情无义,一定要分手,离开她他活不下去……搞得很多不知情的人都替他说话,欣怡一开始还会跟人解释,后来G脆不解释了,他找来了,她就逃。

    可总是这样逃什么时候是个结果?她才二十三岁,还想要过正常的生活,还要完成学业……她还想要活下去……

    徐扬不止一次的说过我得不到你也不会让别人得到,最近一次两个人独处时,她本来是想劝徐扬放手,可是却瞄到了他藏在兜里的弹簧刀,只好哄着他讲未来,趁他不注意说是去厕所,借尿遁逃了……

    妈妈最近因为她的事整天吃不下睡不好,翻来覆去地想着关于她的事,一直说如果她哥哥活着,怎么会被徐扬这样的瘪三欺负到头上。

    直到有一天妈妈想到哥哥牺牲那一年的新年,来家里探望二老的J个哥哥的战友,这些年那些人断断续续的跟家里一直有联系,尤其是一个姓郑的和一个姓刘的,每年哥哥的祭日都会打电话来问候,逢年过节还会寄钱过来……好像还听说姓刘的那个做了警察,在a市颇有地位的样子。

    她翻着哥哥留下的遗物,在通迅录上找到了刘家的座机电话,试着拨了过去,没想到真得打通了,刘警已经结婚了,座机在他父母家,他的父母一听说是老战友的家人想要联系他,立刻把他的手机号给了白妈妈,因此才重新联系上了……刘警知道了欣怡的事,很快答应让欣怡来a市。

    欣怡本来已经有些绝望了,接了电话买了去a市的直达火车票,心里却忐忑不安。

    候车大厅

    一个男人低头看着自己的平板电脑,改了名字,却改不了身份证号,他坚信白雪就在火车上,为什么他这么ai她,甚至为了她放弃一切,她却无动于衷……

    手机嗡嗡嗡地响个不停,男子狠狠地按下接听键,大吼着,“怎么还没把钱打到我卡里!”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们解释!都怪你!年轻的时候不思进取,不会赚钱,无钱无势,我想要房子你们不给我买,我要车子你们也舍不得,连工作都没办法替我安排好,现在我追不到nv朋友,都是你们害的!”

    “回家?我为什么要回家!没有欣怡我还过什么日子?对!我非她不娶!对!我就是要找到她!”

    他用力捶着桌子,恨不得把桌子捶出一个洞来,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所有人都跟他作对!他红着眼睛看着从他跟前走过的一对青年男nv,两个人手牵着手,肩并着肩,着话……骗子!nv人都是骗子!现在对你好,说不要你了,连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你!

    就在他想要冲上去分开那对男nv的时候,他手机的短信响了,银行提醒他钱已经转到了帐户上,哼,他早说了他们俩个有钱,只是一直舍不得花在他的身上,害得他走到哪里都被人瞧不起,这次他要换J身称头的衣F,还要买ai疯5s,让白雪知道他有钱了,能负担起她的生活,他们俩个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刘队,咱们去哪儿?”

    “回家。”刘警隔着后视镜瞪了挤眉弄眼的司机一眼,从车载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给欣怡,“坐车坐热了吧?往北边来的火车暖气给得足。”

    “还好,谢谢刘大哥。”白欣怡接过水喝了一口,她原来只知道刘警做了警察,混得好像不错的样子,没想到他竟然做了刑警队的队长,如果哥哥还在,是不是也是……唉……如果哥哥在,她怎么会被欺负的连家都不敢回。

    “说起来我应该惭愧才对,你哥牺牲的时候,我们J个发誓要照顾他的家人,可这些年工作越来越忙……也忘了要关心你们,连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都不知情。”

    “那个时候我年纪小,很多事记得都不清楚了,可我记得你们来过我家J次,只不过每次你们一来我妈就会哭一场,病一次,你们也就来得越来越少了。”她本来是极单纯的姑娘,可这一两年的经历让她一下子成熟了不少,她哥现在已经死了,他的那些战友对自己家的事能帮忙是人情,不能帮是本份,没什么可苛责的。

    “唉……这都是命,你哥比我还大一岁呢,要是还在八成也娶Q生子了,算了,不提这些事了,你跟我老婆说好了,你先在我家里住着,再找份工作先G着,那个人不来找你,我也要找找他,他不是打伤过你表哥吗?你家当事报警了没?”

    “报了……但是警察没抓住他……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给你们当地的公安打个电话,让他们发个协查通报或者是通缉令过来,他敢露头先把他按住再说。”

    “嗯……”

    “你是休学了还是退学了?”

    “休学了……其实我只差三门功课没有结业,结业了就可以拿毕业证了。”

    “还是要上学啊,这事儿解决了,你回学校念书把毕业证拿了,你爸妈也就放下一块心病了。”

    “嗯。”白欣怡很久没有想过未来跟以后了,她就像是被人追猎的动物一样,每天想的都是今天会不会是自己的最后一天,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刘警家住在离市公安局大约有两站地的小区里,一百多平的三居室,当年公房改革,刘警的爸爸用不到一万块钱把自己家住的两居室给买了下来,第二年又买了升官到了省城的同事家的两居公房,本来想着给儿子娶媳F够用了,没想到老公房拆迁了,刘警爸爸换了一大一小,大的给了儿子住,小的留着自己住。

    刘警的Q子江雨很aiG净,屋里打扫得一尘不染,虽然家装看着有些旧,却透着浓浓的家的味道。

    刘警带白欣怡上了楼,指着一间房间说,“你嫂子昨天连夜把这间书房收拾出来给你用,里面电脑什么的都有,就是书有点多,你先凑合着住。”

    白欣怡看了一眼,果然是书房,只有书柜和电脑,还有一张单人床,想来是平时上用的,“这已经很好了。”

    “那个,你嫂子还有两个多小时才下班呢,你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我还有事先走了,冰箱里有吃的,冰箱门上还有楼下小超市的电话,你打电话跟他们说清楚地址,二十块钱以上他们就给送货,等我回来我再拿钥匙给你,没事儿你别出门。”

    “好的。”

    刘警抓抓头发,想不到还有什么要说的,本来想要走了,一拍脑袋想了起来,“你郑大哥在外地,他听说了你的事,明天就回来,你先用座机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你把你的手机电池拆了,等我下班回来再给你拿个新手机用。”

    “嗯。”白欣怡点了点头,目送刘警出了门,一个人坐在客厅的真P沙发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也许是因为坐了太长时间的火车,白欣怡就算躺了下来,仍然觉得像是还在火车上,睡睡醒醒的,不知睡了多久,一睁开眼天都黑了……

    这个时候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开门,她忽地一下坐了起来,穿着拖鞋把门开了个缝向外面看,只见回来的人穿着黑Se的修身大衣,盘着头发,是个nv的……“嫂子回来了……”

    听见有人说话,江雨也吓了一跳,想到丈夫跟自己说过今天欣怡会到家,随手开了玄关的灯,笑了,“是欣怡吧,我是江雨,不好意思,单位忽然开会,我回来晚了,你刘哥让我带着你出去吃。”

    “不用了,在家里随便吃点就行了……”

    “没事,今天是周五,本来我们俩个也是一起去我妈家把孩子接回来度周末,你先去穿衣F,我换双鞋。”

    白欣怡点了点头,回到房间开了行李,挑了件ru白Se的卫衣搭黑Se的棉背心,搭黑白条圣诞鹿的打底K和面包鞋,显得清纯可ai。

    因为职业的关系,江雨的穿着一直很保守,脸上除了保养品基本不化妆,她本身长得清秀,留着齐刘海头发扎起来很显小,但为了能压住场子特意把头发盘起来,显得有些刻板,她听说白欣怡的事情时本来有些疑虑,谈个恋ai搞得这么轰轰烈烈的姑娘是不是有点做?可看见白欣怡的时候一眼就喜欢上了她,白欣怡长得乖巧可ai,一副邻家nv孩的样子,正好合了她的脾胃,对白欣怡的态度很是温和。

    刘警一直是开单位的本田sv,江雨在家开的是辆经济型的小车,因为晚高锋的原因,小车开出去没多远就困在滚滚的车流之中,“a市这边路窄,经常堵车。”

    “嗯,我在上海的时候也经常遇见堵车,有了地铁之后一直坐地铁。”

    “你在大学里是学什么专业的?”

    “会计。”

    “会计专业很好找工作啊。”

    “我还没有拿到毕业证,不过听我同学说,确实挺容易找工作的。”

    “你别太在意,你的事不算什么稀奇事,现在的小孩从小被家里宠坏了,不知道怎么接受别人的拒绝……”江雨想到了不少类似的例子,怕吓到白欣怡没有继续说,“你刘大哥肯定能把这事儿解决,实在不行还有你郑大哥呢。”

    “郑大哥……现在在做什么?”

    “他跟人合伙开了间S人侦探社,虽说平时抓外遇什么的比较多,你这种他也能解决……他是S人企业,比我们老刘多了不少灵活X,那小子露了头,我们老刘打他一顿是警察刑讯B供,老郑打他一顿是S人纠纷。”

    “哦。”白欣怡也听出江雨的言外之意了,她怕自己的事给刘警惹上麻烦,现在上上下下抓得都挺严的,风声紧得很,徐扬也确实是那种得理不饶人会把事情弄大的人,要是为了自己的事,耽误了刘大哥的前程,自己岂不是害了人家,她说话的兴致熄灭了不少。

    “你也别有心理负担,我只是说你这种打法律擦边球的事,找老郑更对症,我也是怕耽误你的事,现在晚拿一年毕业证,就业形式就严峻一些,你虽然年轻,也耽误不得。”

    “嗯,我知道了,刘大哥说,明天郑大哥就回来了。”

    远远的前面的红灯变成绿灯,车流行进了起来。

    “嫂子,为什么孩子没跟你在一个学校?”

    “我们学校只是普通校,我家这一P的学区也只是区重点,我妈他们家那P是原来是市重点,孩子一生下来我就把户口落到我妈家了,我妈也是退休教师,她管孩子比我管理好,我们家刘哲一见到我就撒娇耍赖不肯好好学习,他爸整天不着家,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带着他淘气,根本管不住他,在我妈手里FF贴贴的,什么mao病都没有。”

    “哦。”刘哲……白欣怡出了会儿神,哥哥的名字就叫白哲……

    江雨刚接到刘哲,就接到了刘警的电话,他已经忙完了,在一家火锅店订了位,“郑铎没回来,我把嘉木和思甜弄来了,她是大款,她说了她买单。”刘警在电话里爽朗的笑。

    “知道了。”江雨挂断电话,脸Se却不是很好看,她跟林嘉木一个是典型的传统nvX,一个是新nvX,颇有点面合心不合,但是最大的不合恐怕是因为刘警没事儿就会回家讲林嘉木有多厉害能G,刘警平时不ai跟nv人开玩笑,跟林嘉木在一起却颇有话聊,说话也无所顾及,“说曹C曹C就到,等会儿你就能看见你郑大哥的合伙人了。”

    “哦。”白欣怡觉察到了江雨情绪的变化,心道莫非郑大哥的合伙人,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3、见面

    “今天大款请客,咱们吃点什么呢……”他抓了抓脸,“你们有没有对海鲜过敏的?”看见林嘉木和汪思甜都摇了摇头,按了铃叫了F务生……

    “等嫂子和客人来了再点吧,看看嫂子ai吃什么。”汪思甜笑道,她跟江雨接触过J次,大约知道江雨的脾气,她人是好人,就是小nv人了些,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多想,她不来就点菜,估计她会别扭好一会儿。

    “我知道她ai吃什么,不是蘑菇就是C……多点些菌类跟蔬菜就行了。”刘警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也许人家今天就想吃R呢,别耍大男子主义。”汪思甜不说林嘉木也许反应不过来,汪思甜一说林嘉木也明白她的意思,随手把菜单夺了过来,“F务员,等会儿我们人来齐了再点菜。”

    “对了,老郑在d市G什么呢?还是你们那个官司?都上新闻了,那nv人还不撒手?”

    “人家是亲母子,怎么样也不能真让人母子分离,上已经有人说要是这母子俩分开了,就是新版的妈妈再ai我一次,世上哪个nv人能接受自己丈夫在外面搞出来的S生子,现在说得好听,这孩子真落到大妈手里,大妈不定怎么折腾这小三生的孩子呢,为了孩子也不能把孩子判给亲爸。”林嘉木耸了耸肩,她出来之前扫过一眼上的评论,大多数人是骂小三的,不过更多人的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都不希望孩子让大婆养,不过这种事,别人说什么都没用,她本来也没指望对方真得对孩子放手,只不过想让姓藏尝一尝最珍贵的东西被别人觊觎的滋味罢了,毁了她的名声,让她在全国出名,是负产品。

    “呵呵……”刘警摇了摇头,“总之呢,别让这案子到最后落到我的桌子上就行。”

    “你别乌鸦嘴了,落到你的桌子上得是多大的事啊。”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没想到刘警竟一语成箴了,从此之后一直被林嘉木尊称为乌鸦嘴。

    江雨领着孩子和白欣怡找到包厢的时候正看见刘警跟林嘉木一起聊着什么,两个人一起哈哈大笔,顿时就觉得有些不高兴,不过还是勉强扯出了一个笑脸,“你们在聊什么呢?”

    “没什么,工作上的事。”刘警笑道,“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