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嘉木语录:任何法律都有正反俩面,关键在于你怎么利用法律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的权益。

    清晨七点半,汪思甜穿上外套轻手轻脚地出门,她的室友昨天值晚班两点才回家,现在正在睡觉,就在她想要关上防盗门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吓得她慌忙拿起手机,“喂?”

    “是汪思甜吗?”

    “是。”她一边说一边把防盗门关好。

    “我是章慧。”

    汪思甜愣了一下,“哦……你起这么早……”

    “你还没起床吗?对不起……”

    “没,没什么,我要去上班了……”

    “那我等会儿打……”

    “不用,你现在说吧。”章慧曾经是她最好的朋友,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同班,因为身材差不多,经常穿一样的衣F,两个人一起走在街上,经常被人认成是双胞胎,可是自从她进了少管所,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过联系,差不多一个月之前,走在街上她遇见了章慧,两个人互相J换了手机号M,但谁也没有给谁打电话,直到现在章慧打电话过来,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存章慧的名字。

    进少管所之前的生活和之后的生活,像是被Y生生的切开了一样,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现在两个人互相通话,都带着尴尬。

    “你中午能出来吗?”

    “嗯……如果有事可以出来。”汪思甜不确定自己想不想见到章慧,听她讲她“正常”的人生。

    “我有要紧的事想要问你……”

    “那好吧,中午在新街口的麦当劳见面,可以吗?”

    “可以,十一点半你能出来吗?”

    “好吧。”

    今天的天气稍有点凉,章慧穿了牛仔K和黑Se织白Se五角星的针织蝙蝠袖外套,留了直流海,头发也是黑黑直直的,看起来清纯又可ai,加上她长得颇清秀,坐在麦当劳等人的时候,经常有男生偷瞄她,她却只是低头看着手机,一副情绪不高的样子。

    “嗨!”汪思甜一进门就看见了她,章慧还是喜欢靠窗的位置。

    “嗨!”章慧抬起了头,站起了身,略带了J分拘谨跟尴尬,现在两个人不像双胞胎了,汪思甜穿了一条黑Se的裙子,脸上化着烟薰妆,戴着骷髅戒指跟项链,走了跟往常完全不一样的哥特风,章慧看着颇有些刺眼。

    “你放学这么早?”

    “我逃学了。”

    汪思甜看了她一眼,章慧的妈妈也是老师,跟汪思甜的妈妈是同事,爸爸却是个能人,十J年前从机关里内退出来做石料生意,做得风声水起,夫Q两个因为只有章慧一个孩子,对她要求很严,当年章慧发烧到三十九度都会一边打吊瓶一边上课,现在是高三,她怎么会……

    不过汪思甜已经学会对别人的事不深究了,“你要吃什么?我请你。”

    “我吃巨无霸就行了。”

    “ok。”汪思甜给自己买了份套餐,给章慧买了汉堡和热红茶。

    章慧捧着红茶眼睛有些发热,“你还记得我不能喝冷饮呢。”

    “忘不掉啊。”汪思甜笑道。

    “我听说你在一家咨询事务所上班……”章慧忍不住又打量了汪思甜一次,“没有着装要求吗?”

    “没有啊。”汪思甜扯了扯衣F,她伸出手让章慧看自己的蓝Se指甲,“这指甲是我跟我老板俩个一起出去做的。”

    “你的老板真好。”

    “还好啦。”

    “我现在也想出来工作。”

    “为什么?你的成绩不是很好吗?”

    章慧玩着手机许久没有说话,“我听说……你的事务所,是专门捉小三的……”

    “差不多。”

    章慧翻了翻手机,递给了汪思甜,“这是我从我爸微信上截的图。”

    汪思甜拿过手机只瞧了一眼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章慧的爸爸在微信上叫风箱里的老鼠,跟一个按读音应该叫单亲辣妈的nv人在聊着家常,两个人不像是那种陌生男nv之间调情,反而像是夫Q两个在讨论天凉了加件衣F啊,儿子第一次上Y儿园啊之类的话题。

    “嗯。”章慧点了点头,“我爷爷一个礼拜之前中风了,我去看他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陌生的nv人带着一个男孩在跟他和我NN说话,我以为是亲戚家的孩子,没想到我妈跟她当场就吵起来了,原来那nv人是我爸四年前出差时认识的,两个人……”章慧迟疑了很久道,“有了一夜情,后来那nv人联系我爸,就她怀Y了,我爸让她打胎,她说自己三十五了,再打胎的话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生,她不缺钱,就是缺个孩子,告诉我爸是因为想让我爸知道这件事,后来她生了个儿子,孩子满月的时候我爸去看过一次,留下了点钱……一年多以前她来a市出差,把孩子也带来了,我爸带她去见了我爷爷NN,我爷爷本来就有点重男轻nv,看见孙子之后高兴死了……我姑姑也知道这件事,过年的时候悄悄跟我妈讲了,我妈跟我爸大吵了一架要离婚,我爸不肯……这些他们都瞒着我……这次是瞒不住了……我爸说他不会离婚,跟那个nv人没感情,可是我昨天在他的手机上发现他一直跟那个nv人有联络,我爷爷NN还说要立遗嘱,把他们的房子给那个nv人和孩子。”

    章慧说到这里哭了起来,“这件事是我小姨家的表M悄悄告诉我的,她听我妈在我小姨面前哭了好J次了,她让我以后别对我爷爷NN那么好,为了爷爷生病难过耽误学习……她说我妈为了这件事,背着我跟我爸吵了好多次了,跟我爷爷NN也吵过了,我爷爷NN骂我妈不孝,思甜……我原来不理解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害死了没出生的小宝宝自己也进了监狱,现在我懂了,如果那个nv人在我面前出现,我一定拿把刀杀了她!”

    汪思甜不知道该怎么安W她好了,只能说,“你别学我,为了别人害了自己,你妈还活着呢,你要是为了这件事真进了监狱,你妈怎么办?”

    “思甜……对不起,这么久我都没有去看你,上次我拿到你的手机号好想给你打电话,可是……”

    “没关系。”汪思甜递纸巾给她擦脸,“你跟我不一样。”

    “咱们俩个明明是一样的……我原来想我爸一定不会像你爸那样,没想到他比你爸还坏!”

    汪思甜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一张事务所的名P,“你把这个名P给你妈妈吧,好好跟她谈一谈,我老板是全a市最好的S家侦探和离婚律师,如果这件事她不能解决,别人也解决不了……你别难过,你家的事并不算是特别……我刚到事务所两个多月,已经见过好J起类似的了,你表M说得对,你不能为这件事耽误学业,你要替你妈争口气。”

    章慧点了点头,“我现在就是可怜我妈妈……”

    “你可怜你妈妈就别让你妈再替你C心了,乖,下午去上课。”汪思甜虽然跟章慧同龄,现在却有一种哄MM的感觉,“等会儿吃完了东西,我打车送你回学校。”

    “嗯。”

    章慧和她妈妈是在两天之后跟林嘉木联络的,因为是熟人,林嘉木直接让她们来了办公室,章慧妈妈叫季红,烫着齐耳的短发,穿着衣,虽然年近五十了,可是仍然颇有姿Se,长得跟章慧很像,只是脸上带着J分的愁Se。

    “你好。”林嘉木伸手跟她握在一起。

    “你好。”季红跟她握手的时候,眼睛却忍不住去看汪思甜,汪思甜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本来很可ai的nv孩,没想到因为家庭的变故,把自己弄得乌漆抹黑还带着J分“社会”样,她忍不住握紧了nv儿的手。

    “思甜,你长高了。”

    汪思甜笑了笑,“季阿姨好。”她知道自己在这些正派的长辈面前是什么形象,“阿姨您喝茶。”

    “这是我nv儿章慧,跟思甜是同学。”

    林嘉木点了点头,“我听说了,请坐。”

    “谢谢。”季红牵着nv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她打量着这间不像办公室的民居,也打量着穿着浅米羊绒修身K和白Se针织衫的林嘉木,这里实在不像是一般的律师事务所,“我听章慧说……你这里是a市最好的咨询事务所。”其实不止是章慧,她侧面跟别人打听过,都说林嘉木是个很厉害的nv人。

    “谈不上最好,客户都比较满意是真的。”林嘉木坐了下来,“您的基本情况我听思甜说过一次,不过不是很具T,你能仔细讲一讲吗?”

    季红做了一辈子的老师,教导起别人来轻车熟路,论到了自己却有点挂不住面子,如果不是实在被B急了,她也不会豁出去跟外人讲自己家里的事,“这件事说起来……实在是家丑……我跟我ai人是九零年结得婚,隔了J年才要生了章慧……我公公是老G部,婆婆是家庭Fnv,他们俩个也没有表现出重男轻nv,对章慧很好……如果不是这件事,我们的关系还不错……”季红说得有点乱,看得出她的心情很复杂,“那个nv人叫藏雪洁,今年快四十岁了,听她自己说是个年薪二十J万的客户经理,有房有车,从来没有结过婚,是个不婚主义者,也不想破坏我们的家庭……可要是这样,她为什么要把那个杂……生出来,还让我丈夫和公婆知道?我公婆现在说她可怜,一个人带着孩子无依无靠……”季红吞吞吐吐的讲了自己的丈夫章诚跟藏雪洁的事,大T跟章慧讲的出入不大。

    林嘉木耐心听她讲完,“你现在是打算离婚,还是怎么样?”

    “我知道她的事就跟我丈夫提出要离婚,他说什么也不肯,他说藏雪洁不是能跟他一起过日子的人……可是我发现他一直跟藏雪洁有联络,出差的时候经常去看她……我一直不知道我丈夫的生意做成什么样了,连他有多少钱都不清楚,我公婆的财产我不在意,他们愿意给就给,最多以后我不理他们了,我怕我丈夫……到时候我无所谓,章慧就惨了……”

    “所以你是要调查你丈夫的财产状况?”

    “嗯……我……跟章慧商量了,我要离婚。”离婚的事其实是章慧提出来的,她实在不忍心在看妈妈受折磨了,季红原来T重是一百三十斤,现在瘦到了不到一百斤,失眠,大把大把的掉头发……整个人老了十岁。

    “好,你要离婚的话,这件事就好办。”林嘉木点了点头,“麻烦签一下委托书……”

    “那个……委托费是多少……”

    “你既然是思甜的长辈,亲友价,财产调查本来是根据我们找出来的财产收提成,一般是3,现在你一点都不知道,我先收你一万的经费,然后咱们再议,离婚事宜如果你想要委托我,另计好么?”

    季红没有想到收费这么贵,章慧拽了拽她的衣F,“妈,别因小失大。”

    “这……我没带那么多钱,明天拿给你行吗?”

    “可以。”

    章家的石材店在城郊家居建材城的二楼,营业面积差不多有两百多平米,摆满了各种天然的人造的装修石材,代理了差不多三个大品牌和J个副牌,林嘉木和郑铎转悠了一圈,基本上心里就已经有底了,现在虽然是装修淡季,但章家的生意却比别人家的生意要兴旺三分,基本上像是这种规模的店,再结合品牌,大概预估一下就能算出一年的营业额和利润。

    他们在打量商店,导购员也在打量他们,他们俩个穿着都很入时,虽不是那种很张扬的名牌,但得出都很有质感,男的高大威猛,nv的清秀可人,显然是一对来挑建材的夫Q,左看右看还没有人带领,一般这种是最容易争取的客户,“请问两位要选点什么?我们这里高中低档品类齐全,价格最低……”

    两个人相视一笑,“我们要重装卫生间,最近有什么新款?”

    一听说只是重装卫生间,而不是全装,导购员就有些情绪低落了,不过因为是淡季还是很热情的F务,“我家有……”她报完了品牌之后看着林嘉木两个人,“您二位要什么价位的?”

    “我家原来装修的时候用得就是你家的材料……差不多是……五年……六年前吧。”林嘉木看了一眼郑铎,像是在向他征求意见,“当时你们老板在,他ai人的nv儿跟我MM是同学……”

    “啊……你认识季老师啊……”导购露出了更甜的笑容,“我们老板今天不在,家里有点事……”

    “是啊,我听说他们家老爷子中风进了医院。”

    导购有些神秘的笑了,“是……”

    林嘉木四下看看,今天没有什么顾客,道,“我听说……你们老板的带着儿子,被季老师堵住了?”

    导购看见她讲了,也点了点头,“真的,我们老板现在愁死了……”

    “那nv的长什么样?你见过吗?”

    “见过一次侧影,挺普通的nv人,不如季老师有气质,穿得倒是挺时尚的。”

    郑铎拉了一下她,“你是来买东西的还是来聊八卦的?”

    “聊一聊有什么嘛。”林嘉木拽开他的手,“总之你们男人都花心。”

    “不是聊别人嘛,怎么又扯上我了……”郑铎做了个不投降的手势,“好吧,你们聊,我躲开不行吗?”

    营业厅还有两三个导购,看她们在聊,也都悄悄往这边看,郑铎佯装看材料,又观赏了一会儿办公区的玉石盆景,悄悄将摄像头和窃听器粘在了适当的位置,一抬头看见林嘉木和导购还在套瓷呢。

    “季老师也真够能忍的,要是我早就离婚了。”

    “要是我我可不离婚。”导购说道,“就这家店,一年……”她伸出手,三根手指,“不算货底子,房租人工,纯利润少说三百万。”

    “这么赚。”

    “这还是今年市场冷清呢,去年……”她伸出了五根手指,“离婚G嘛?便宜那nv的?她也就是品牌的推销员,整天全国各地跑客户,一个nv人快四十了,能有什么大发展?当老板娘多自在。”

    “不是说她不想结婚吗?”

    “不想才怪……”导购又四下看了看,“我表弟是给老板开车的,他说当初她就想上位,老板不肯……觉得她太破……刚认识就跟男人睡,不知道睡过多少人,过过J手,玩玩还行……没想到她就说自己怀Y了……老板让她打胎她不肯,非要自己生,后来还躲着不见,老板以为她自己打胎了呢,没想到真生了,还传照P给老板的爸妈,当爷爷NN的,看见有孙子了能不高兴吗?要我说这老人也够没正事的了,非给自己儿子媳F找麻烦,他们真离了,两个老的能有什么好?”

    “真的?”

    “不过你可别到处乱说……”

    “这种事我跟谁说去,再说了,已经满城风雨了,当时在医院里的人可不止一两个……”

    “那是,我们老板她MM传得最欢……听说两个老的想把家产全给那个小的生的,我们老板他MM平时回娘家回得最勤了,拼命讨好两个老的,结果被别人占了先,她能G吗?不挑拨嫂子吵架才怪。”

    “还有这事儿?”

    “当然了。”

    林嘉木点了点头,看见郑铎皱着眉满脸不耐烦的过来了,迎了上去,“整天说忙忙忙,我说我自己来买你又不放心……带着你逛建材城你还摆臭脸……”

    “我单位还有事,回去吧,不逛了。”

    “好,明天我自己来……我ai装成什么样装成什么样……”

    “你会看什么啊……”两个人牵着手一边斗嘴一边走了,下楼梯的时候郑铎把手机J给了林嘉木,“已经弄好了。”

    “电脑呢?”

    “也弄好了,回家就能看了。”

    在这个数M时代,有外遇的男人,手机可以备两个,家里的电脑却不能随时用,工作电脑十个有八个有料。

    章诚现在已经快五十岁了,电脑仅止于会用,不用说什么防毒防盗措施了,连杀毒都是系统自带的金山毒霸,郑铎回到办公室一分钟不到就入侵了他的系统,章诚的一切也像是一本书一样的摊开在两人面前。

    首先他的存款不像导购说得那么多,J个帐户流动资金也就是一百多万,这对于石材生意也就是一两次进货的事,看库存单压在库里和房租之类的事情上比较多,另外他还炒房,为了方便记忆有一个最简单的表格记着他买的房产,地点,面积,价格等等,不过最近是卖得多,买得少。

    他更多的投入是G市,不过跟大多数投资人一样炒G炒成了G东,不能说是赔得血本无归,但也资产缩水了不少,为了不割R,只能被套牢。

    不过林嘉木粗粗一算,就算出许多不对的地方……这些就需要实地去考察了,比如房子,上面只列了卖出,并没有列卖出了多少,最近一桩J易是在两个月之前,林嘉木记下了地址,J给郑铎让他实地调查。

    这种财产调查的事,是最琐碎繁杂的,因此收费也是最高的,也是最影响当事人利益的,有时候男人说不离婚,其实就是以时间换空间,转移财产。

    章慧把包里的外套拿了出来,套在身上,现在已经是深秋,白天的时候还不算冷,到了夜里就冷到骨子里,让人牙齿直打战,尤其是从人多的教室里一出来,被冷风一吹,真是让人想立刻就躲回室内。

    “妈!”她看见了从办公楼跟同事一起走出来的妈妈,季红已经多年不带班当班主任了,平时有晚课的话八点多下班,没有的话五点就下班了,她就在办公室等nv儿到九点半,再跟nv儿一起回家,章慧看见了她,立刻跑了过去,没想到妈妈比平时还要沉默。

    “妈,你怎么了?不是说好了不为那个J人难过吗?”章慧扯了扯妈妈的袖子。

    “咱们上车再说。”季红擦了擦眼泪,跟一脸忧心的同事道了再见,带着nv儿到了教师停车场和nv儿一起上了车。

    “怎么了吗?”刚一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章慧就问妈妈。

    “我在等你的时候无聊上了qq,有一个陌生人说是学生家长要加我,我就同意了,聊了J句之后她让我看她空间……”

    “是不是那个nv人?”

    “你爸他一直在骗我,他这些年每年都去陪那个孩子过生日,还经常给他买礼物,那个nv人还帖出了对比照P,说那个孩子跟你爸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不光是我看见了,你韩姨也看见了,她当时就把她给骂了,结果……她骂我是疯子,你爸刚才也打电话来说我太能闹腾了,竟然加她的qq号,找好J个人一起骂她……”

    “妈……你别这样,不是说好了要离婚,让那三个J人一起过吗?以后我肯定会孝顺你的。”

    “慧慧,妈妈不甘心……真是不甘心……”

    “妈,你等着,我给你报仇,我要让那个J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慧慧,你可别G傻事!你要是像思甜那样……妈真就活不了了,妈就只有你这一个指望了。”

    “妈,我不会G傻事的,我就是说说气话。”章慧搂着妈妈道,眼神里却满满的都是坚定。

    1、报F

    藏雪洁牵着儿子的手走进医院大门,半蹲下来替孩子整理衣F,小小的藏亮穿着一身墨绿抓绒大嘴猴卫衣,显得胖敦敦得可ai憨实,“妈妈,不要打针。”

    “宝宝,妈妈不是带你来打针,是来看爷爷NN。”

    “爷爷?”

    “是啊,还有爸爸。”

    “爸爸!”藏亮说爸爸的时候特别响亮,藏雪洁微微有些心疼,儿子现在三周岁了,一年到头见到爸爸的日子不超过五天,幸亏有爷爷NN疼他……

    “你要乖,这样爷爷NN和爸爸才会喜欢你。”

    “那个姐姐和阿姨也会去吗?”藏亮显然还记得吵架的事。

    “不,他们不会来了……他们来的话,妈妈就把他们打跑好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