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嘉木语录:同学会简称攀比会,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假装自己过得比别人都幸福。

    1、同学

    乐于参加同学会的一般有两种人,一种是在学生时代混得一般,出社会之后却混得比较好的,自然是完成华丽转身闪亮登场;另一种是混得说不上是好或者不好,但把同学会当成是人脉,各种串连勾搭的……

    “林姐,你是第J种人?”汪思甜拿着林嘉木的围巾玩。

    林嘉木挑了挑眉,“我?我是去拓展客户群。”

    “也就是说你是第二种人喽?”

    “勉强算吧。”

    “你同学都是做什么的?”

    “我同学……”林嘉木坐了下来,“当年我们上大学的时候还没有扩招得这么厉害,工作也不算难找,我的同学出来有的做了律师,有的考了公务员,还有一些转行了,不过会参加同学会的,过得都不错。”

    “没参加的呢?”

    “没参加的……有些在外地,有些已经出国了,还有一些就真的是不知所踪没有联络了。”

    汪思甜看着天花板,“林姐,你说我应不应该考大学?”

    “这你自己了,你想学什么?”

    “我想学法律。”

    “现在学法律可不好找工作。”

    “那我就再回来给你打工啊。”

    “你现在已经在给我打工了,为什么要L费四年的时间去读大学呢?”林嘉木逗她。

    “我现在是杂工、助理、煮饭婆,等我读完了大学……”

    “一样要从基层做起。”林嘉木捏了捏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大学刚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是实习律师,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的,不止要打扫办公室,复印、打字、泡茶、煮咖啡、跑腿,什么活没做过。”

    “你还做过这样的活?”

    “大家都是从底层做起的啊,M子,人家看你勤快,懂事儿,办事稳当,才会实心实意的教你,以后有案子才会给你,跟我一起进事务所的人里,我是第一个独立接案子的,就是因为我勤快,眼里有活,做事仔细,从不抱怨。”

    “可我听人讲,当律师人脉最重要……”

    “当然了,可是谁又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呢?天生就有人帮你把人脉铺得好好的,真是这样的人,又有J个愿意做律师呢?我不能说没有这样凭着关系就成功的人,可是有关系又把关系能经营好,同样是大学问,比如这次的同学会,有的同学做了检察官,有的同学已经是法官了,还有一些同学做了律所的合伙人,这些人在一起早就是一个圈子了,同学会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可就算是这样,圈子里也有远近……”

    汪思甜就算是再怎么早熟,林嘉木说得话她还是半懂不懂,“老人家的世界,年轻人永远不懂……”

    “你叫谁老人家!”林嘉木去扯汪思甜的耳朵,汪思甜笑嘻嘻地躲了过去,林嘉木G脆扑上去呵她的痒,两个人在床上滚成了一团,汪思甜不停地喊着“饶命!郑大哥救命啊!”

    郑铎在外面听见里面胡闹却懒得制止,手指不停地在键盘上移动,一直到林嘉木尖叫了一声,这才站起身开了门,只见林嘉木上半身躺在地上,下半身还在床上,汪思甜正趴在床上使劲儿拉她。

    郑铎用一支手就把林嘉木拉了起来,“不是说要挑衣F吗?”

    “衣F已经挑完了,没有能穿的了……”

    郑铎瞧着满满一衣柜的衣F,叹了口气,“然后?”

    “老板,陪我去买衣F嘛……”林嘉木巴着郑铎拼命眨眼睛。

    “是啊,老板!”汪思甜也过来凑热闹。

    “好,我陪你们。”被她们俩个弄出一身JP疙瘩的郑铎赶忙答应,这两个nv人想逛街,想要找他去拎包兼当司机,反正他不管怎么样都得答应,早死早超生。

    就算是身为高收入人群,林嘉木还是对a市商场里那些明明“打折”了“满赠”了,还是极为凶残的价格望而却步,逛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买到满意的衣F,倒是汪思甜在打折小车里淘到了J件不错的打底衫,两个人在五楼的餐厅一边喝N茶一边等被她们抛弃在楼下的郑铎时,两个熟悉得身影让林嘉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她知道参加同学聚会必然要遇见这两个人,可是以这两人的品X而言,晚一天遇上她们也是好的……更不用说她今天穿的是去年的旧衣裳,脚边只有汪思甜买打折衣F时送的旧购物袋了。

    她拿着菜单想要遮住脸,可是已经晚了……

    “林嘉木!”那两个nv人里最高的那个倚仗着身高优势,很快发现了她。

    林嘉木放下菜单,拿出职业微笑,“嗨!江静,陈明明……”

    发现她的那个个子很高的就是江静,长得白白NN的,五官明艳异常,就是稍有些壮,浑身上下全都是名牌,手腕子上的翡翠镯子和手指头上戴的一个钻石戒指一个宝石戒指光彩夺目,手里拎了三四个购物袋,一个本土的牌子都没有,全都是洋大牌,另一个身材要娇小许多的是陈明明,陈明明长相普通有些略黑,衣F穿得也不像江静那么张扬,可也都是名牌货,手里拎着的购物袋也是大牌子。

    这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著名的好闺蜜姐M花,没事儿整天在一起八卦学校里的大事小情,有什么事被她们俩个人中间的任何一个知道了,马上就会满城风雨,江静看起来最热情,跟谁都一付掏心掏肺的样子,好像你跟她藏着点隐S,就对不起她似的,说话大大咧咧,有时恶语伤人,也会说自己是刀子嘴豆腐心。

    陈明明则是看起来老老实实文文静静的,其实心眼最多,最会察颜观Se,两面三刀跟江静一静一动配合默契。

    这两人跟林嘉木不算有过节,就是……太喜欢“关心”别人了。

    她们俩个看见了林嘉木,果然是先是打量了一番,然后互视一笑,问也不问就坐到了林嘉木的桌子边,“真是太巧了……竟然在这里遇见你了。”江静笑道,“这是……你亲戚家的孩子么?”汪思甜穿戴依旧沾点非主流的边,一黑乎乎的衣裳配上挑染的头发,看起来就不乖。

    “是啊。”林嘉木笑道,“你们俩个今天这么闲,一起逛街?不用在家里陪老公的吗?”

    “我老公出差了,要J天后才回来呢,唉……我昨天还跟他说呢,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一年倒有半年在出差,我一个人上管老的下管小的,不知道有多辛苦……结果他又拿钱来哄我,说要买珀金包给我……唉……包也不能拿来当老公啊。”江静一边说一边叹息,好像真是生活很艰辛的样子。

    当初她刚毕业就相亲结婚了,对方世J的官二代,没有走官场路线而是做起了生意,靠着两边的门路生意做得很大,江静一天班都没有上过,在家里做少NN,所谓上有老下有小倒是真的,可家里光保姆就有四个,哪里用得着她去C心些什么,每天闲着没事就是逛街买东西,花钱最狠的一次去香港J个小时,光衣F就刷了二十J万,被公公婆婆旁敲侧击的说过一次,她老公立刻就办了副卡给她,这些不是林嘉木打听来的,是陈明明有意无意的替江静透露出来的。

    江静也很乐意宣传自己的富家太太生活,每次见了朋友,同学,虽然不会明说,但是“透露”出来的东西却不少。

    陈明明就相对差一些了,大学毕业之后一样是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后来嫁了一个潜力G,两人一起打拼到现在,也算是颇有名气的业界精英了,如果是别人也应该满足了,陈明明却总是跟江静比着炫,江静买了什么好东西,她总想要,如此一来,日子就显得辛苦了,幸亏江静对陈明明是真不错,礼物,衣F什么的从来都是随手就送,随手就给,陈明明因此也跟江静更好了。

    这个不是陈明明自己说的,是他们这些同学从侧面观察来的,这一对好闺蜜,现在的关系早不像学生时代那么单纯了。

    林嘉木喝着N茶想着这两个人,这两个人则是对着她火力全开,“嘉木啊,你还没结婚?”

    “没有啊。”

    “也应该结婚了,你年龄也不小了,再不结婚就要生不出孩子了,可惜我手边没有什么太好的资源……上次遇见一个不错的钻石王老王,我刚一透口风,他就说只考虑二十五岁以下的小姑娘……吓得我连提都不敢提了,唉,这nv人啊,一过了H金年龄,贬值就是快啊。”江静果然一开口就直来直往顺带小刀P。

    “是啊,我三十岁生孩子,现在都觉得恢复吃力了,为了瘦回现在的样子,不知道有多辛苦,你现在要孩子的话……”陈明明同情地看了林嘉木一眼,“不过如果你不嫌弃男人二婚的话……江静,你觉得老庄怎么样?”

    “老庄不错啊,年龄跟咱们很合适……”老庄是田琴琴的前夫,讼棍一个,年轻的时候还算是人长得普通但很有才华,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未老先衰得厉害,把自己吃得胖得像猪不说,头发也掉了一半了,还整天喊自己是H金单身汉呢,“就怕老庄不肯……”

    汪思甜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了了,“林姐,郑大哥怎么还不来呢?”

    江静一听到郑大哥,马上就敏感起来了,“嘉木,你有男朋友啦?为什么不早说呢?害得我们还在这里替你着急,你男朋友今年四十J啦?结没结过婚?有没有孩子啊?”

    林嘉木嘴角微微上翘,这种明明一年见不到一次面,一见面却装做跟你很熟,拼命踩你的“好朋友”真是不踩脚痒,“他比咱们小,今年三十岁,没结过婚当然没孩子了。”

    江静的脸Se有些不太好看了,当然笑容还是有的,“哦,原来是姐弟恋啊,他是做什么的啊?我跟你说,你现在收入不算低,车啊,房啊的自备就行了,不用那么高标准要求别人。”

    “车他有,房子我们看了J处大概快要定妥了,他J全款,写我们俩的名字。”既然要吹就吹大一点的。

    “这样啊,这样的好男人真心不多了,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江静笑呵呵地说道。

    “还不知道呢,他急着结婚,我不想嫁。”

    “唉呀,你可别端着了,当心这么好条件的对象跑掉……”江静推了推林嘉木。

    这个时候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走进了餐厅,明明很普通的牛仔K和格子衬衫配机车外套的装扮,因为他的好身材显得格外的出Se,他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很有些故事,懂得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成熟男X,明明是很低调的走在人流攒动的餐厅里,却还是很引人注意,最让江静跟陈明明介意的是,这男人好像认识林嘉木,抬手挥了挥手,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大踏步的走了过来,汪思甜也飞快地把自己占位置的购物袋拿开,让出了位置让他坐下,“你买到衣F了吗?”他随意的问道。

    林嘉木摇了摇头,“没什么合心意的,脚走的疼死了。”

    “那下午还逛不逛了?”

    “不逛了,累死了。”

    “那你的同学会怎么办?”

    “从旧衣F里挑出一套穿呗。”

    两个人明明只说了J句话,却显得默契十足,异常亲蜜,一个是铁汉柔情,一个是温言撒娇,看起来搭配极了。

    江静跟陈明明一是没想到林嘉木竟然已经有了固定的男朋友,二是没想到林嘉木的男朋友长得这么称头;她们已经预备好要散布的林嘉木替人打离婚官司走火入魔成灭绝师太了,没人敢要了传言怎么办?

    “嘉木,不介绍一下吗?”江静大声问道,她老公当年是有名的矮富帅,现在嘛……前面两项还在,后面的帅就仁者见仁了。

    “郑铎,我的合伙人兼男朋友,江静,陈明明,我同学。”

    郑铎点了点头,跟两个人握了握手,“你们好,对不起,一开始我不知道你们认识。”

    “没关系。”看起来是猛男,X格还这么好……江静还好,陈明明却有点忍不住泛酸了,合伙人……他们这些同学S下里传林嘉木不做正行捞偏门,靠捉小三,帮人离婚搞得风声水起,每年收入以百万计,这人跟她是合伙人的话,岂不是也是个钻石王老五?自家的老公说是潜力G,现在也不过是J十万的年薪,每天却累得像条狗,刚认识的时候也算是个小帅,现在整天坐办公室不锻练,虽然没怎么发胖,可也一样软塌塌的了……

    “嘉木,你也是为了同学会挑衣F啊?我们俩个也是逛了一天,也没买到合意的,原本没打算买的倒买了不少,下午江静准备却一个前模特开的工作室定制衣F,你也去吧。”

    林嘉木知道陈明明未必是怀着什么好意,所谓高定也是这一两年才兴起的概念,问题是a市根本没有真正的好裁缝跟好设计师,跟风出来的东西又贵又“普通”,“我不去了,郑铎,下午咱们看电影去吧。”

    郑铎早就对扮林嘉木男朋友轻车熟路了,“好啊,你说什么,我现在就订票。”他说完搂过林嘉木亲了一下,“穿这么少冷不冷?”

    “有你这个大火炉就不冷啦。”

    两个人腻腻歪歪的,实在是晃瞎别人的双眼,反正江静是坐不住了,她站了起来,“那咱们后天见啦。”

    “后天见。”

    同学聚会安排的酒店是同学中混得比较好的一位男同学家里开的,酒店早早的就把一个小宴会厅空了出来,门口安排了人登记迎宾,这次聚会的规模不小,貌似是整个法律系来了有三分之二左右,林嘉木刚一进宴会厅,就被数十道意味不明的目光包围了。

    她本来在学校的时候就很出风头,毕业之后也不走寻常路,没有考公务员也没有留学,更没有在大律师事务所发展,而是做了在同学眼里不怎么入流的“S家侦探”,年纪老大不结婚的同学也是有的,只不过逐年都在减少,而且多数都不肯再跟同学来往,免得受“刺激”,到现在还没结婚,却还一副自由自在的样子,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精致,乐呵呵的参加同学聚会顺便拓展业务的只有林嘉木一个。

    她刚从侍应手里拿到香槟,田琴琴就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现在他们都在传你包了个军人出身的小白脸,为了撑面子说是什么合伙人……我跟他们讲没有郑铎的军警关系跟强势,你一个nv人怎么可能开得成咨询事务所,他们又说你是被人利用了,他不跟你结婚就是在玩你。”总之这些人不相信林嘉木会找到一个年龄比她小的高富帅就是了。

    “他们信不信是他们的事。”林嘉木笑了笑,“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还不是为了你,怕你人单势孤被那帮八婆欺负,她们自己一根蜡烛两头烧,忙了家庭忙事业,又要赚钱又要养孩子又你这样自由自在的羡慕嫉妒恨才是真的。”

    “她们?她们可怜我才是真的吧。”

    “可怜……咱们同学里男同学离了三分之一,nv同学也离了不少,他们怎么不围着那些离了婚的说可怜,单搞你这个大龄单身未婚的,你没看有J个跟你情况一样的,人家G脆都不来了嘛,你又何苦来的。”

    “你刚说了咱们同学里离婚率高,他们再加上他们的熟人家属,这么大的金矿摆在眼前,我傻了才会放弃,我自己做老板,睁开眼就欠人家钱,不来不行。”

    “你啊,不见棺材不流泪。”

    “别说了我,你怎么样?”田琴琴不过是看着光鲜罢了,两口子都是公务员,说起来手里都颇有些权利,可那是工作,家庭上两人是重组家庭,一人带着一个孩子过,现在的孩子又都个X强得很,冷暖自知罢了。

    “我?我就那样了,他工作忙,我工作也忙,两个孩子一开始客客气气的还有陌生感,后来被我们俩个扔惯了,互相还知道帮忙,在一起叫外卖或者是去我妈家吃饭什么的也有个伴,总之总T是和平的。”田琴琴对重组家庭的要求并不高。

    “这样就好。”至于背后田琴琴做了多少努力,有没有流过泪什么的,她不讲,林嘉木也不问。

    田琴琴碰了她一下,果然江静、陈明明带着另外两三个现在过得可以说是比较好的nv同学走了过来,“咦,嘉木,你怎么是一个人来的?没把你男朋友带来?”

    “同学聚会带他做什么?等咱们结束了他当司机就行了。”林嘉木笑道。

    “我听江静说你男朋友长得特别帅,还很高……”说话的是留校任教的蒋妍,她长得白白净净的,瓜子脸,看着文静清秀得很,丈夫是当年的学生会宣传委员,高他们两届的学长,人长得很帅,是有名的校C,家里条件很差的样子,临毕业那年跟蒋妍走到了一起,别人都说蒋妍傻,说校C是因为蒋妍家里有点势力,又是a市户口才跟蒋妍在一起的,没想到两人毕业两年之后结了婚,校C在外面越混越好,现在已经是一家颇有规模的律师事务所的老板了,蒋妍也被说成是有眼光挑了潜力G,林嘉木对她的印象还好,除了喜欢跟别人比男朋友、老公的长相之外,没有什么大缺点。

    “还好,比不上你家校C。”

    蒋妍果然因为林嘉木的一句话高兴了不少,“他现在也就那样了,没有在学校时那么帅了……”

    “谁说的,我昨天可看见他了,比在学校的时候还要帅,你可真会打扮他,他的那件蓝风衣穿得太帅了。”夸她的是另一个嫁得好的nv同学名叫钱薇薇,丈夫是做外贸的,据说资产颇丰。

    “呵呵,不过是随便买的啦,哪有你说得那么好。”蒋妍笑道。

    “嘉木,听说你办了不少案子,有没有好玩讲给我们听啊。”江静笑问。

    林嘉木摇了摇头,“没什么好玩的,再说最早签了保密协议的,讲了我要吃官司的,到时候还要委托你们替我打官司。”

    J个人都笑了起来。

    陈明明说道,“唉,现在这个世道,风气实在是太败坏了,我们事务所里离婚案件一年比一年多,不管男的nv的都一样,外遇离婚的都算是普通的了,还有小两口因为抢厕所就闹离婚的呢,真不知道现在的人是怎么想的,那么容易就离婚,现在想想,像嘉木你这样不结婚只谈恋ai也挺好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林嘉木没有如她们所料的自谦J句,反而把这话生受了,田琴琴捶了她一下。

    “不要脸!等你结婚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田琴琴捏了捏她的脸,“喂,你在擦什么啊,P肤还这么好。”

    “没擦什么啊,早晚用大宝……”

    “滚吧!”

    众人也都笑了起来,同学聚会嘛,cha科打诨胡闹为主,蒋妍看大家都安静了些,说了一句,“说真的,现在世道这么乱,如果我跟我们家严明不是贫J之J,我连他都不敢信了。”

    她这么一说,江静不乐意了,本来同学里她嫁得最好,她也是嘲笑蒋妍最利害的人之一,没想到现在蒋妍翻身了,竟然说什么贫J之J不可弃,到处讲他老对她如何如何的好,买房买车都写她的名字之类的,又讲什么嫁入豪门有什么用,什么都不是自己的……江静本来就觉得是针对自己,现在她又当面说什么贫J之J……“我倒是听说,男人有钱的时候选择你才是真ai,没钱的时候跟你在一起是因为他只能找你这样的将就。”

    这两个人相视冷冷一笑,战火大有一触既发之势。

    陈明明拦在两个人中间,“好啦,你们俩个别斗嘴了,见了面就斗个没完,跟啊,男人呢都是属猫的,没有不ai偷腥的,到时候知道回家就行了,咱们都是有孩子的人,孩子最要紧……”

    她这么说脸又白了一个,钱薇薇嫁得好归嫁得好,可是一直没孩子……

    林嘉木和田琴琴后退了一步,果然钱薇薇开火了,“说什么男人都是偷了腥的猫啊?你家男人偷腥,可别把所有人都拖下水。”

    四个人很快吵成一团,吵到最后陈明明大喝了一声,“别吵了,这样吧,嘉木现在在这里,你们讲男人不一定都偷腥,咱们就让嘉木查一查,如果咱们五个人的老公有了外遇……”

    “等等,五个?”田琴琴指了指自己,“你们别把我算上,我们两人都是吃党国俸禄的,现在风声紧得很,你别给我们添乱。”

    “好,不算你。”陈明明指了指田琴琴,“咱们四个人,一人出一万块,如果嘉木查出谁的老公有外遇,谁把把这一万块输给老公没有外遇的那个人,如果全查出来了,钱就是林嘉木的,全没查出来,咱们皆大欢喜如何?”

    “别!”林嘉木做了个手势,“你们别拿我大冤大头,我的生意不是我一个人的,正常查外遇的基本费用就是一万到三万,你让我查四个人,还要让我冒拿不到钱的风险,也太狠了吧。”

    “这样吧,咱们一个人拿两万怎么样?四万是给林嘉木的,剩下的还按明明说的办。”蒋妍大声说道,这里面最自信的就是她,别人多少有点赶鸭子上架。

    “行!我拟协议。”一直在旁边听壁角的J个男生围拢了过来,有人说写协议,就有人说要当见证人的,现场连在公证处工作的都有,很快连公证都有人代办了。

    事情闹成这样,说成是J个人在一起吵架乱说的也不行了,好像是谁不参赌谁的老公就有外遇了一样,四个人给钱给得都很痛快。

    林嘉木当然是笑眯眯的收了钱,跟四人分别签了协议,签完之后她又问,“那保密协议呢?”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我们四个人之间不保密。”

    “好。”

    郑铎一踏进宴会厅,就感觉到数十道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他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他一向是走军旅风的,今天穿了件军绿的长袖浅v领修身t恤,卡其Se的多袋休闲K,脚穿马丁靴,看起来的确跟男士们大多西装革履的同学会不搭,可他又不是来参加同学会的,只是来接人的。

    “可以回去了吗?”他走到林嘉木跟前,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低头小声问她。

    “可以了。”林嘉木站起身,她本来个子不算矮,但是跟郑铎站在一起发顶正好到郑铎的X口,要知道今天她可是穿了高跟鞋的,郑铎拿起椅子上的大衣,帮她穿好,整个动作做得流畅熟练极了。

    田琴琴原本是知道他们俩个人只是合伙人的关系的,现在都不确定了,更不用说那些特意等到现在就只为了看一眼林嘉木男朋友的同学们了。

    这些人都是早年学法律,后来入了社会打拼十年有余成为现在的精英阶级的,历练到现在,男的西装革履坐办公室,身材早不复当年模样了,有J个保持得不错的也都是健身房里练出来的,nv的绝大多数也在工作,身材大多数倒是都保持得不错,只是在厚厚的妆容下多少都有些疲Se,郑铎这种军旅运动系的完全不同,更不用说郑铎通身上下慑人的气魄了。这些人都是见惯了世面的,差不多一搭眼就看出来郑铎不是普通的部队出身,应该是见过些大场面的,以至于到现在离开部队了,还像是一把随时能出鞘的宝刀。

    “你就是我们班委的男朋友吧?”田琴琴的前夫老庄先走了过来,他今天酒喝得有点多,满身的酒气,眼睛微微有些发红。

    “班委?”郑铎低头看林嘉木,见林嘉木点了点头,他也点了头,“是啊。”

    “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

    “我?南京陆军指挥学院。”

    “好厉害啊,你是什么军职退伍的啊?”

    “上士。”

    “都读了陆军指挥学院怎么没有提G啊……”

    “没办法,惹了点事。”郑铎嘴角微微上翘,眼睛微眯,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点吊儿郎当的意思,J个跟着老庄来凑热闹的虽然酒也喝了不少,但本能的都觉得不对劲儿,拉着老庄向后走。

    “他喝多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啊,等会儿我们去ktv唱歌,你跟着一起去吧。”

    “不去了,我们还有事。”林嘉木搂着郑铎的胳膊道。

    “等等。”江静叫住了林嘉木,想说点什么,又放弃了,最后只说了,“你别忘了我们委托给你的事。”

    “不会忘记。”

    2、钱微微

    嘉木语录:在这个世界上,自S精明知道自己要什么的nv人永远是活得最好的nv人。

    “无聊。”听说了四个富婆打赌的事,郑铎只有两个字的评价,他今天开得是大切诺基,在一众最差也是国产宝马的豪车群里,很是鹤立J群,把车开出了停车场之后,他扭头看了看翻着档案资料的林嘉木。

    “呵呵,能赚钱就行,管她们无聊不无聊。”

    “那个叫江静的好像有话说的样子,要不要从她老公查起?”

    “她老公出差了,放最后查吧,陈明明的老公好像也不在……查钱薇薇?”她把资料拿过来给郑铎看。

    郑铎扫了一眼,“这是她老公还是她爹啊……”

    “别那么刻薄,他们俩个才差了十五岁。”

    “不能当爹也是个叔叔了,她老公G嘛的?”

    “做外贸的,香港人,在香港生意失败之后跟前Q离婚,到咱们这边重新开始,貌似钱薇薇在他事业刚有起Se的时候帮他打过一场官司,两个人恋ai了一年多结了婚,听钱薇薇说此人对她很是宠ai,这是他公司和家里的地址。”

    “生意失败重新开始,能找到钱薇薇这样的他就应该烧高香了。”钱薇薇的老公姓马,名叫威廉,跟威廉王子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地中海的头发,五短身材,资料里写的是一七零,最多有一六五左右,鼻头很圆,嘴唇颇厚,T重最少也有两百斤,郑铎回忆了一下钱薇薇,她现在身材保持得还很好,身高是正常身高一米六左右,戴着眼镜,长得挺有知X美的,跟此人完全的不配。

    “呵呵。”林嘉木冷笑了一声,需不需要烧高香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种面相的男人多半好Se。

    马威廉有吃早茶的习惯,a市只有两家酒店提供正宗的港式早茶,离马家最近的一家在万豪酒店,他有一个固定的坐位,只要不出差,差不多每天早晨七点半必到,或者带着钱薇薇或者约了朋友,从七点半一直吃到九点半,然后再走路去公司。

    这一天他就是约了客户一起吃早茶,客户也是个香港人,两个人从始至终说得都是广东话,只有点单的时候是说普通话。

    吃到一半的时候马威廉接到了一个电话,跟客户说了声抱歉之后,拿着电话出去接。

    走到离自己隔两个桌的时候跟一个起身点单的nv人撞了一下,手机掉到了地上,“对不起,对不起。”nv人一直道歉,弯下腰替他捡起手机J还给了他。

    他摆了摆手,拿过手机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大碍,又拨了回去,“刚才有人撞了我一下下,我没事……”

    nv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红点亮了起来,她按了J个按键之后,把蓝牙耳朵戴到了耳朵上,招呼跟她同桌的nv孩吃港式虾饺。

    “你要乖啊,我说过了你就一定会去,最近公司的生意很忙啦……”

    “你又拿公司当借口,是公司重要还是我肚子里的孩子重要?我为了你一个人大着肚子到香港,你说了要陪我,结果只来看了我两次,你说你是不是在骗我?”打电话的nv人声音年龄不算小了,可发起嗲来功力颇深的样子。

    “我没有在骗你,你也知道了,我四十J岁的人了,头一回当爸爸,为了你跟孩子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我真是分不开身。”

    “那你说你什么时候跟那个H脸婆离婚?”

    “她又没有什么错……”

    “什么没有错啊,不会下蛋的母J……婆婆都说不承认她,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让你把我扶正。”

    “你乖啊……客户在等我,不讲了,明天我就订机票去陪你。”马威廉接完了电话,面Se如常从男厕所出来,回到自己的位置,又跟客户谈笑风声了起来。

    林嘉木按下了录音结束键,表情颇有些复杂,这个案子解决得也太快了点。

    回到事务所,她把对方的电话号M调了出来,机主姓赵叫赵美茹,年龄确实不小了,三十岁,不过不是南方人,而是山东人,原来在马威廉的公司做行政,三个月前出境到了香港。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钱薇薇的时候,接替了她正在监视马威廉的郑铎打来了电话,“你听一听这段录音。”

    “马总,你上次给我的支票被银行退回了。”

    “是吗?现在的银行办事效率真低,你明天来公司我再给你开一张。”

    “呵呵,我没什么文化,拿着支票取钱人家问我什么我都一问三不知,马总你最好还是给我现金。”

    “现金的话你就要等两天了。”

    “两天?我两个小时都不想等,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接下来就是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你开我的电脑,点击a6,连上你的手机,我用你留在马威廉手机上的监控芯P查一查他的银行帐户。”

    “ok。”林嘉木动作熟练的开了郑铎的电脑,他的电脑是指纹识别的,除了他跟林嘉木别人开不了机,把电脑跟手机相连之后,点开了a,郑铎在车里用iad远程C控。

    “你看见了吗?”郑铎问林嘉木。

    “嗯。”马威廉的J个S人帐户最近五六个月,差不多隔十J天就有一次提款,提款金额逐级递增,最近的一次达到了最高点六十万,累计他提出了差不多有三,四百万的样子,“他被什么人勒索了?”

    “应该是的。”

    现在马威廉是不想给钱了……

    “我刚才让刘警察了一下赵美茹,她在马威廉的公司做行政之前,是玫瑰夜总会的收银,但是根据警方的资料是做妈咪的。”

    林嘉木再往前查马威廉的银行对帐单,果然他的支出里很大一部分是“娱乐支出”,在各大夜总会都有刷卡纪录。

    看来这位马威廉不止是包生孩子,还很花,很ai玩……钱薇薇真得全不知情?

    郑铎又传过来一段通话,“威廉,你在哪儿呢?怎么还没回来?”

    “薇薇啊,我在陪客户,十二点之前一定回家。”

    “哦,对了,我上次跟你说看中了的油画我买下来了,我找了熟人做中介,最后二十六万五就成J了,人家都说我这笔生意做得值,这位画家的画升值空间很大。”

    “嗯。”

    “你很累啊?那等你回来我们再聊。”

    林嘉木进了钱薇薇跟马威廉的联名帐户,很是吃了一惊,钱薇薇花钱的速度比明显遭到勒索的马威廉还要快,而且都是各种名义的“投资”。

    就在她疑H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我,钱薇薇。”

    “哦,薇薇啊。”

    “今天是第四天了……”

    “嗯。”

    “你差不多应该都知道了吧。”

    “嗯。”

    “你放心,我不是套你的话,我早知道我老公有外遇的事,他本来就觉得三陪nv脏,ai玩妈咪,这次被姓赵的缠上了,还把她弄进了公司,人家怀Y了就以为是他的,拿钱帮那个J人还‘高利贷’不说,还把她弄去了香港我婆婆家,我是不打算跟他过了,只是不能便宜了他,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另给你加四万的辛苦费。”本来钱薇薇就想S下委托林嘉木,没想到有人提出了要赌,索X顺水推舟了。

    “什么事?”

    “把他的行踪告诉那个姓赵的姘头。”

    “谁?”

    “就是一直勒索我老公的那个人,他是姓赵的姘头,有名的狠角Se。”

    “薇薇,你知道我的,有毒的不吃犯法的不做,这事可大可小……”

    “J贼,你把他的电话和我老公的下落都告诉我,我来打电话,你放心,那也是我老公,我只想让他被打一顿罢了。”

    “你收一下邮件。”

    钱薇薇J分钟后看着格式正规的调查报告,摇了摇头,说实话,她真羡慕林嘉木,有自己的事业跟ai情,不被任何人束缚左右。

    郑铎拿起单反相机,拉近镜头,按下快门,如果事务所接得案子都这么简单就好了,马威廉简直是用生命在出轨,左手和右手各揽着一个衣着曝露,身高最矮也比他高出一个头的陪酒nv,跟搂着另一个陪酒nv的客户告别,送客户上车之后,跟两个陪酒nv在夜总会的马路边一边玩亲亲一边等车,这个男人玩nv人真是玩到无所顾及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Se越野车不知从什么地方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J个在秋天里仍然穿着牛仔K和紧身背心,露出肌R和身上的纹身,手拿B球B跟西瓜刀的男人,马威廉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被人堵,吓得向后退了两步,这就是嘉木告诉过他的会来找马威廉麻烦的黑社会了,郑铎把录音键关了,只开了监听。

    “你们是谁?你们别乱来啊!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个紧身背心配西装的男人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了,从郑铎的角度正好可以拍到他的正面,这个男人长得可以称得上是端正还带着J分的清秀,眼神里却透着十足的戾气,脖子上戴着足有二两重的金链子,手上戴着P制的露指机车手套“马老板,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知道……”马威廉还想向后退,他身后的夜总会颇有背景,他相信这帮人不敢到里面去惹事,可是他一回头,已经有J个人把他的退路堵得死死的。

    “马老板,咱们到一旁去说话,不要影响人家开门做生意,还有这两位姑娘,也不要吓着了她们。”

    那两个陪酒nv早就察觉情势不对,听到来人这么说,立刻笑着说,“两位老板有生意要谈,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就飞也似地从人缝中逃了出去。

    马威廉也想跟着她们逃,却被人给堵住了去路,“咱们有话好好说……”

    “我一直对马老板挺客气的,毕竟马老板是香港人,一个人来到a市打拼不容易,美茹也跟了我J年了,岁数也大了,想上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好聚好散就是了,马老板人也仗义,愿意替她还钱,我本来以为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没想到马老板竟然说话不算数……这可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