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嘉木语录:有Q有子的男人外遇,被背叛的不止是Q子,还有儿nv。

    a市的少管所位于城市的边缘,原来一直是寂静远郊,少有人烟,只有一路公J车会经过这里,这些年因为城市的急速扩张,周边竟也热闹了起来,离少管所一墙之隔便是某大学的新校区,正值军训,新生们穿着迷彩F在Y光低下走来走去。

    刘警将车停在了少管所门口,点燃了一支香烟,等着里面的人出来,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那扇被巨大无比的黑Se铁门显得异常窄小的黑Se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J个少男少nv鱼贯而出,大部分人很快被人接走,还有一两个人自己往公J站走去,只有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少nv颇有些茫然地站在门口。

    刘警掐灭了香烟,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嗨。”

    少nv抬起头看着刘警,先是疑H了一会儿,然后认出了他,“是你。”

    “嗯。”

    “你现在不做警察了?”

    “还在做警察。”

    “哦,那是升官了。”

    “我现在是刑警队的队长。”

    “哦。”

    “你在等人?”

    “我在等我爸爸。”

    “你爸爸不会来了,张管教给我打了电话。”

    “我爸爸为什么不来?”

    “听说他的第三任Q子怀Y了,马上就要生了,他分不开身。”

    少nv冷笑,“我都不知道他又再婚了。”

    “走吧。”刘警伸手去拿她的行李。

    少nv向后退了退,“你想G嘛?”她看了一眼警卫,“你不要乱来啊!”

    警卫刚想说什么,刘警从口袋里拿出警官证,“她归我管。”

    警卫敬了个礼,后退了一步,少nv依旧警惕地瞪着刘警。

    “你妈妈是我的老师,我从你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你,你真觉得我会是坏人?”

    “你没有帮我妈妈。”

    “她是自杀的。”

    “她是那个狐狸精害死的!”

    “你现在还觉得只是狐狸精的错?”

    “我爸更是个畜牲。”

    “你跟我走吧,我给你找了个你能暂时呆一阵子的地方,我记得你原来学习挺好的,张管教也说你成绩不错,好好念书,你妈……”

    “你别说这些无聊的话,我现在这样子哪所大学会收我?”

    “那你预备怎么办?去啃你爸爸的老?你妈对你的期待不是这样的。”

    少nv盯着刘警瞧了一会儿,“你真不是想害我?”

    “不是。”

    “我是被你带走的,我有人证,还有监控……”

    “我知道。”

    少nv想了想,把行李扔给了他。

    在刘警的警察生涯里办过的案子有多少他也记不清了,其中的大部分他都只记得大概,但有一些案子是特别触动人心的,尤其是当案子牵扯到熟人的时候。

    刘警是土生土长的a市人,毕业于a市第十八中学,他念书的时候称不上是什么好学生,聪明有余努力不足,玩心比学习的心重,但他长得好,会来事儿,eq高,跟老师同学们的关系都不错,退伍回a市当警察的第四年,他接办了一桩坠楼案,当他到现场的时候才发现,坠楼的中年nv人是他高中时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姜英。

    认识姜英的人,都觉得谁自杀姜英都不会自杀,人人都说她是被人推下来的,一时间满城风雨,主办此案的刘警也不相信姜英是自杀,她事业有成家庭幸福,nv儿可ai,可以说没有比她生活更美满的了,姜英和丈夫汪洋都是老师,汪洋是教T育的,赚得钱虽然没有做英语老师又当了多年班主任的Q子多,但是却比Q子顾家,两个人的独生nv汪思甜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的,两夫Q都是穷人家出身,结婚的时候据说只有一间宿舍两床被褥,后来分了间公房,再后来又买了新房子,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姜老师坠楼的地点,就是只装修了一半的新房子。

    依照惯例询问了相关人士和家人之后,刘警却吃了一惊。

    他询问汪洋不过二十分钟,汪洋就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了,无非是Q子忙于事业,nv儿渐渐长大,他空闲的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被人引诱着迷恋上了打麻将,时间久了就认识了离婚多年的麻友张倩,两个人从一开始的暖味玩笑到后来勾搭成J只用了短短的两个月,“昨天新房的木工活做完了,地板和门还没有到,油工也要等J天才能来,姜英说她单位事忙,让我过去开窗通风,我跟张倩随口提了,张倩就说她也我的新房子,我拗不过她就带她去了,然后我们就……做了……没想到做了一半姜英开门进来了,她不放心新房子……看见了我们俩个在一块儿,姜英就疯了,拼命的拿东西打我们,骂我们,我急了,给了她一个耳光,没想到她疯得更厉害了,我……打了她一顿……然后我就走了……我走的时候姜英还活着……”刘警始终记得汪洋颤抖得手。

    “然后呢?”

    “后来我就回家煮饭了,想着要怎么样哄姜英原谅,怎么跟她娘家人J待,没想到你们就来找我了。”

    当年的新楼虽然没有监控,可是装修的工人业主不少,姜英是在下午五点二十跳楼的,有J个证人能证明,那个时候汪洋已经回家了,张倩的nv儿才上小学,那个时间她在学校外面等着接孩子,证人更多,加上法医的鉴定,姜英确实是自杀。

    案子结了,汪洋在被Q子娘家人毒打了一顿之后,愧疚悔过,把新房子和家里的存款全都写在了十五岁的nv儿名下,虽然让人唏嘘感叹,可此事了结得也很快。

    刘警却时不时地回想起这些事,总觉得有什么缠绕在他的脑子里没办法放开,一直到半年后的一天他接到报警,姜英跳楼的新房子,又发生了血案,这次的受害者是已经转正的小三张倩,如果不是接了这桩案子,刘警都不知道张倩最终还是转正了,还住进了新房,可惜好景不长,汪思甜纠集了J个同学,把怀Y六个月的张倩活活打到流产、子宫破裂,张倩九岁的nv儿目睹了一切,被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刘警这才意识到一直缠绕着他的是什么,从头到尾,汪思甜都太平静了,平静的好像这件事跟她无关一样。

    刘警初审汪思甜的时候,汪思甜甚至还带着J分的得意,“你不用管我那J个朋友了,我仔细挑选过,没有一个过了十四岁生日,而且大家都动手了,谁也不知道是谁把她打到流产的,我是主谋,我承担一切,她以为她嫁了我爸就是我妈了?狐狸精!J人!我一直等到她怀Y六个月再动手,为得就是让她死!”

    “她没死……但摘除了子宫。”

    “可惜了。”

    “你为什么要让她的nv儿……”

    “她的nv儿也是个J种,睡我的床,玩我的玩具,还把妈妈的照P给撕了,我后悔没把她从楼上扔下去。”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是要判刑的?”

    “呵呵……”汪思甜冷笑,“判吧,看看我被判了刑,我爸是什么表情。”

    什么表情……汪洋一夜之间白头,坐在等候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跪着求张倩放过汪思甜,可张倩哪里是省油的灯?汪思甜也死都不肯拿存款卖房子去赔给狐狸精,宁可去坐牢,后来汪思甜被判入狱三年,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金十万。

    刘警瞧了瞧坐在副驾位置上的汪思甜,“要吃点什么吗?我带了饼G。”

    “他又找了个什么样的nv人?”

    “是个农村小学老师,离异,三十多岁,带个孩子。”

    “住哪儿?”

    “住在你家的老房子里,你那房子一直没人敢住。”

    汪思甜冷笑,“血腥味儿太重了?”

    “咳……”

    “你送我回那儿就行了,我自己能养活自己。”

    “你那房子三年没住人了……我有个朋友是开咨询事务所的,我跟他说好了,让你去做一阵子助理。”

    “助理?”

    “就是接一接电话,整理档案,打扫一下卫生。”这次刘警可以说是跟郑铎一拍即合,嘉木咨询社业务越来越忙,两个人可以说是忙得连扫地的时间都没有,窗台上的灰积得有半寸厚了,找钟点工又不可靠,找助理迫在眉捷,“你在少管所图书馆做得挺好的。”汪思甜实在是个聪明的姑娘,在少管所里学习成绩都不差,在图书馆做事也做得井井有条。

    “是你一直拜托管教帮我?”

    “你要是个刺头,我再怎么拜托人家,人家也不会让你做那么多事。”

    汪思甜抿了抿嘴唇看着外面没说话,路过麦当劳的时候她别过了眼,“咨询事务所是做什么的?”

    “本质上类似国外的S家侦探社,因为国内不准许,所以都叫咨询事务所,主要是调查,找人,调解……”

    “帮人家抓外遇离婚?”

    “差不多。”

    “听起来是个好地方。”汪思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叔叔,我能给我爸爸打个电话吗?”

    刘警把手机递给了她,汪思甜接过手机,“咦,你还在用诺基亚啊?”

    “信号好,待机时间长,结实耐用。”刘警瞪了她一眼,汪思甜已经拨完了号。

    “喂?是我,我回来了,听说你老婆怀Y了?不知是男是nv啊?”

    “……你别担心,我挺好的,我现在长大了,不会像小时候那么傻了,你照顾好新阿姨哦,再见,爸爸。”汪思甜挂断了电话,脸上满是恶意的笑。

    刘警看着她的笑容,忍不住激灵了一下。

    林嘉木也在招待一位年轻的顾客,这位顾客按响门铃的时候,林嘉木还以为是她走错了地方,却没想到她张口就问:“这里是嘉木咨询社吗?”

    “是的。”林嘉木打量了她一下,她很年轻,最多不超过十八岁,虽然没背书包也没穿校F,但是那种学生的感觉是瞒不过人的,“你有什么事吗?”

    “阿姨你好,我叫于佳,上说你们是全市最好的咨询社。”

    “所以……”她可不记得她把咨询社的地址弄上了,然后什么时候她是阿姨了??

    “阿姨我可以进去吗??”

    “进来吧。”所谓的初生牛犊都是这样不懂礼貌?虽然这个叫于佳的小姑娘很乖很漂亮,说话的态度也很恭敬,但因为她一直叫林嘉木阿姨,被林嘉木一下子扫到了不懂礼貌的阵营里。

    “阿姨,我有案子想委托你们。”

    她每叫一声阿姨,都像是往林嘉木的心上扎一把刀,林嘉木默默无语地把价目表递了过去,“价目表在这儿,你具T想查什么?”

    “我想你调查我爸爸和他的外遇对象,然后想办法让他们分开,让我爸爸回家。”

    “这个……不在价目表上,属于超范围F务了。”

    于佳把自己一直斜挎的背包放到了桌上,上面的粉Se水晶坠饰碰到桌面叮当做响,她从里面拿出了两叠一共两万块钱,“这些钱够吗?”

    “我能问问你这钱是从哪儿来的吗?”

    “这些钱是我的压岁钱和我NN留给我上大学的钱。”

    “你妈妈知道这件事吗?”

    “这件事千万不能让我妈妈知道,她会跟我爸爸大吵大闹搞得天翻地覆,最后甚至会离婚的。”

    “你是怎么知道你爸爸有外遇的?”

    “我爸新买了ai疯5,我一直想要偷玩,那天他喝多了酒睡着了,我从他口袋里拿他的手机玩,无意中发现他跟一个nv人一直在聊微信,微信的内容……”nv孩脸红了,“很露骨,我问了我爸爸,我爸爸承认了,他求我不要告诉妈妈,还跟我保证一定会跟那个nv人断掉,可是我昨天发现他不但没有跟那个nv人断了,反而跟她更好了……他们俩个还说等我上大学,我爸爸就跟我妈妈离婚……”

    “你多大了?”

    “十七岁了,今年上高三。”于佳说到这里眼睛有些微红了,“我爸爸不是那样的人,他很会煮饭,对我也好,每天晚上我下晚自习他都会来接我,一定是外面的nv人教坏他的,阿姨,你帮帮我……”

    十七岁的孩子,怎么让她理解大人复杂难懂的世界呢?“如果你爸爸一定要跟那个nv人在一起呢?”过往她的委托人都是受够了婚姻里面欺骗跟背叛的nvX,抓外遇、争产、上法庭或不上法庭,让外遇男净身出户,这些都简单,可是让破镜重圆,让覆水回收……林嘉木勉强一笑……“你确定你的委托不改变吗?”

    “不改变。”

    “那对不起,这个案子我们不能接。”林嘉木把钱推到了于佳的面前。

    “为什么?”

    “因为我说我们不能接。”

    于佳咬了咬嘴唇,“你也跟我同学一样,觉得我爸爸不会回家了是吗?”

    “你爸爸也许会回家,也许不会,这是大人之间的事,跟你没什么关系。”

    “怎么跟我没关系?那是我的家,我的爸爸!我要我爸爸回家有什么错?”

    “在你眼里,你爸爸跟外遇之前是一样的吗?”

    于佳不说话了,不一样了,原来她看见爸爸觉得温暖又值得信赖,现在她看见爸爸就忍不住烦燥不安,爸爸的手机每次响起她都怀疑是不是那个nv人打来的,爸爸下楼买包烟她都会怀疑他是不是去见那个nv人,原来她是相信所谓忠贞不渝的ai情的,现在她却对异X失去了信心,难道真像那些愤世嫉俗的同学说得那样,男人天生就是说谎家,没有人不会背叛?

    “而且……你爸爸背叛的是你妈妈,原不原谅他,让不让他回家,是你妈妈的事。”

    “不,不能让我妈妈知道!”

    “你怎么知道你妈妈不知道呢?nv人都知道的。”

    于佳疑H地看着林嘉木,“什么?”

    “我是nv人,相信我,也许你妈妈早就自有主张了,你今年还是高三吧,好好回去念。”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走!”于佳抱着包坐在沙发上,粉水晶挂饰被她弄得叮当作响。

    九零后果然是最惹不起的一群人,林嘉木按揉了一下额头,“ok,你不走就不走,我去里面做事了。”她站起了身,于佳看见林嘉木真得不怕,不由得有些急了,她是逃课出来的,光是坐公J车到这里就花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真在这里耗上一整天,老师肯定会找家长的。

    想到这里她使劲儿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想着自己发现爸爸外遇,无论是同学还是朋友没有一个人支持她的窘境,来这里求援却被拒绝的痛苦,眼泪立刻刷地一下流了出来,“阿姨,你帮帮我吧!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爸爸是好人,他绝不会故意伤我跟我妈妈的心的,他一定会回头的,你帮帮我!唔唔……”

    果然哭了……林嘉木转回身,双手抱X瞧着她,真有些无可奈何,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门铃响了,林嘉木扔给于佳一盒纸巾,“你要想哭就在这里哭个痛快。”她说罢再也没看她,直接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刘警和他说过要带来的nv孩。

    汪思甜长得很漂亮,圆圆的鹅蛋脸,还带着J分婴儿肥,眉mao又黑又浓,眼睫mao长得像是小扇子,鼻梁挺直,配上齐耳的短发,整个人像是个大版的洋娃娃,只不过这个洋娃娃看起来有些寒酸,白Se的t恤跟洗白了的浅Se牛仔K都是旧款了,身上披的外套应该是刘警放在车里的。

    “外面下雨了?”

    刘警点了点头,“嗯,有点冷,郑铎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