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债主

    嘉木语录:不管你是耿耿于怀还是抛之脑后,过去总会以各种方式找到你。

    林嘉木这一辈子要说有什么东西是别人应该羡慕的,除了年过三十仍是自由身,身边有一忠犬保镖,另一个就是从Y儿园就认识,好得跟亲生姐M一样的好闺蜜张琪了,林嘉木的母亲是远嫁nv,从a市嫁到哈尔滨,林嘉木的爸爸是老儿子,祖父母在林嘉木出生的时候都奔七十的人了,在林嘉木的大爷家里颐养天年呢,想照顾孙nv也没有什么精力,当时的人都敬业啊,怎么能为了孩子耽误工作呢,林嘉木的妈在她刚满三个月的时候就把她抱回了a市父母家,也由此认识了张琪。

    后来又经历了国企下岗C啊,林嘉木被送回哈尔滨读小学啊,念了没两年又跟父母吵架不对盘被扔回a市啊,全家从哈市搬到a市啊,又搬回去啊,林嘉木户口在a市,高中在a市,考大学等等各种曲折,张琪却像是一个时光定点一样,一直在a市等着她,她恋ai的时候陪她高兴,她失恋的时候陪她难过。

    虽然两人一个没念大学,跑去学了美发,从美发学校毕业之后从洗头小M做起,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辛苦,一个念了大学,经历了惨痛的恋ai和分手,又做了律师,生活的圈子完全不同,可并不妨碍两个人的感情。

    现在两个人是那种就算是每个月林嘉木只是在要修剪头发的时候见她一面,很少单独约会吃饭,但还是彼此之间感情很深的J情,但这并不代表有人对她们之间的关系很不高兴……这人当然不是郑铎,郑铎跟张琪的关系不好也不坏,维持在泛泛之J,偶尔在一起还能斗J句嘴的熟人关系上,看林嘉木不顺眼的是她和张琪共同的竹马王梓明。

    王梓明也是一朵奇葩,林嘉木的姥姥家就住在王梓明家的楼下,张琪家跟王梓明家是对门,三个孩子从学步的时候就在一起长大,而从学步车里王梓明就知道他跟林嘉木不对盘。

    这种不对盘发展到现在,就是两人只有在张琪那里才会偶尔见面,见面之后或是互不理睬或是G脆开战,随着林嘉木越来越成熟,互不理睬的情况居多,开战的时候越来越少了。

    所以王梓明打电话给林嘉木这件事本身就透着奇怪……

    “喂?”

    “你还做你那一行呢?”

    “做着呢。”

    “赚钱吧?”

    “没你赚。”王梓明的爸原来是国企老总,企业改制之后成了S企老总,后来又鼓捣成了上市公司,总公司搬离了a市,在大上海发展着呢,目前来看发展势头相当良好,托张琪她妈,王家前任财务总监的福,林嘉木手里还有点原始G吃G息呢,王梓明还有个哥,虽然已经结婚了,还是很多nv人yy的对象,至于王梓明……好多人都不知道王家还有这么个老儿子……原因是……这货是gay,高二的时候这货为了这点各种难过困扰,差点割脉自杀死在寝室里,还是林嘉木叫的120,病好之后他就出柜了,结果就是被打包扔到了国外,林嘉木真不知道王家的父母怎么想的,把儿子送到加州读预科能把儿子掰直吗?分明是会越变越弯才对。

    总之现在王梓明顶着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生的名头,在国内做了买手,靠着名门之后,名校毕业的金字招牌赚那些有钱人的钱,代买艺术品、古董、宝石,满世界的淘涣好东西赚冤大头的银子,本来他这种人在哪儿定居都行,偏偏就在a市长驻了,原因很简单,他离不开张琪,要说林嘉木和张琪是隔多久在一起都是闺蜜的关系,王梓明就是跟张琪是共生关系,除了他留学那段时间,两个人最长的不见面时间也没有超过七十二小时。

    “别酸了,有单生意你接不接?”

    “什么生意?”

    王梓明显然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你接生意之前有一个条件,你别告诉张琪。”

    “说说看。”

    “你知道我上次崴脚了吧。”

    “知道,你还搅了张琪的相亲。”这就是王梓明跟林嘉木最不对盘的地方了,他是gay,还是张琪的闺蜜,问题是有他在张琪就很难再有S生活,跟林嘉木不同,张琪还是很想结婚的,可是有他在,张琪的恋ai对象条件好也罢坏也罢,跟张琪的感情深也罢浅也罢,没有能长久的,张琪被她妈追着相亲两年了,其中也有不错的对象,可是这货一出现,就马上gaover。

    王梓明在电话那头被她挤兑得够呛,还是耐着X子继续说,“别说的我好像故意要搅和她相亲的,要不是她前男友太混蛋……”

    “闭嘴吧你。”

    “算了,不跟你吵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崴脚吗?”

    “跟男人在洗手间亲热……”

    “恐同nv!”

    “J男!我才不恐同,我特么就恐你!”感情这东西,男nv也好,男男、nvnv也好,在林嘉木看来没什么不同,你吃饭的时候会盯着左撇子瞧吗?肯定不会,林嘉木也不会盯着“同志”去瞧。

    “别说别的了,一个小时之后我带人到凤凰茶馆见你。”

    “你先说说是怎么回事?”

    “她是我前男友的Q子。”

    “啥?”

    王梓明长得很好看,投入演艺事业的话就算三十多了,一样能冒充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迷倒一P的小loli,特意瘦了一M的贴身长KK包着他修长的大腿,黑白花衬衫配单Se紧身马甲勾勒出他的好腰线,高佻,瘦长,俊美,他在纽约的时候就做过兼职的模特,据说收入不错,在家里断了他的金源的情况下,还能赚到让他顺利毕业的钱。

    跟他相比坐在他身边的nv人就显得很普通了,中等的长相,颇有些土气保守的打扮,唯一称得上优点的就是还算瘦了,可是这瘦也是不健康的瘦,脸上HH的,带着J分的病容。

    奇怪的是王梓明对她很T贴的样子,替她倒茶拿点心,她却是一副ai理不理的样子。

    林嘉木一进茶馆就看见这对奇怪的组合了,她坐到了两人的对面,“你好,我叫林嘉木。”她伸出了手。

    那个nv人有些警惕地看了她一眼,“你是他的朋友?”

    “称不上是朋友,朋友的朋友罢了。”

    “他说你能帮我。”

    “得看看你希望我做什么。”

    “我要找到我丈夫,跟他离婚,要回我儿子,还要要回我的钱。”nv人说道。

    “你丈夫?”

    王梓明轻咳了一声,“张琪跟没跟你说过我J往时间最长的男友?”

    “那个叫马树生的。”

    “是的,ike……”

    故事其实很简单,王梓明有财有貌在gay圈自然是很受欢迎的,别看他看起来S气十足一副玩家的样子,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骨子里还带着点小L漫,希望找个伴侣相伴终身,但他跟男友J往时间都不长,没办法,gay圈里想安定想来比登天还难,ike就是他生命里的过客之一,两人J往了差不多一年多,ike当时是个M农,赚钱不少但是存不下什么钱,王梓明在他身上花销不少,两个人甚至计划移民结婚,可是忽然有一天ike就消失了,留下的话是家里父母以死相B,他要回老家结婚了。

    王梓明当时的情况按照张琪的说法就是一摊烂泥,那阵子林嘉木见了他都不好意思再喷毒Y了,也是林嘉木查到,他真的在老家结了婚。

    “她就是……”林嘉木忽然涌上一G羞愧,当时她查到马树生回家之前就已经趁着过年假期相过亲,还时不时的回家约会,他说回家结婚,是回到家没到半个月就结婚了,她当时只是用这条信息让王梓明死心,却没有想到那个跟马树生结了婚的nv人怎么样了。

    王梓明叹了口气,“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们欠她的,我们都欠了她。”

    故事的后来很简单,马树生的老家离a市远隔千里,是座靠山的小城,有名的出产是煤炭,马家在当地的条件中上,马树生长得挺好的,回家之后接手了自家小超市也是个挺不错的小老板,跟他相亲的姑娘年龄不小了,在当地属于大龄nv青年,家里的条件一般,在当地的农行做柜员,嫁给马树生也算是惊喜了。

    可谁知道惊喜很快成了噩梦,马树生是个gay,对nv人当然没有什么Yu望,勉强让她怀Y之后连理都不肯理她了,她生了孩子不到一年,就捉到马树生上同志Se情站,被他以误点的忽悠了过去,可后来情形就变得更恶劣了。

    “有天晚上他喝醉了酒,跟男人在外面搂搂抱抱拉拉扯扯,被我从楼上看见了……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才招供了,他那个时候还说对我也是真心的,是外面的人引诱他,他要和我好好过日子……可是没过多久,又被我捉到他在上约人开房……我回婆家告状,这才知道公婆早就知道他是gay了,所以他们才挑来选去选中了我……公婆说他改不了了,让我跟他们过,只当没有马树生这个人,他们会帮我养孩子……我又忍了半年……可我实在忍不了了,我要离婚……他也同意离婚,条件是我拿五万块钱走人,孩子归他们……我从小没妈妈,爸爸跟我后妈和他们俩个的儿子才是一家人,我可以不要钱,但我不能不要儿子……可这个时候公婆变脸了,说我太贪心不要脸……说去法院起诉的话我连五万都拿不到……我当初为了生孩子还从单位辞了职,连一技之长都没有带着不满三岁的孩子根本没办兴生活,孩子不可能判给我……我不肯妥协……听了别人的建议G脆拼个鱼死破把他是gay的事宣扬了出去,他……他就抱着孩子走了……我翻看过他的旧东西,知道他在a市呆得时间最久,还有一个……朋友,就追了过来……”

    “她打听到了a市的最火的gay吧,守了J天在那里堵到了我,跟我要人……我已经有J年没见过ike了……可是她不信,我们俩个争执了起来,她把我推倒了……”

    “我见过他的照P。”那个nv人说道,“肯定是他把马树生藏起来了。”

    “这位……”林嘉木抿了抿嘴,“他不是什么正直善良的好人,但是……如果他知道马树生在哪里,他是肯定会说的,他不是撒谎的人。”

    “多谢好评。”王梓明说道。

    “如果马树生没有跟他在一起,那跟谁在一起呢?”那个nv人哭道,“我儿子……我儿子从出生以来还没有离开过我这么久呢……”

    “你有你儿子的照P吗?”

    “有。”nv人拿出手机,屏保就是一个笑得很开心的男孩子,“他对我不好,可是对儿子挺好的……有时间就会陪儿子玩……否则我也不会忍他这么久……”

    “我知道。”林嘉木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会帮你找到他的,你说他拿了你的钱?”

    “我妈妈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死了,死之前她和我舅舅B着我爸把我家的老房子写成了我的名字,还留了一笔钱给我,结婚的时候房子是他家的全款房,我为了不被婆家瞧不起,把老房子卖了,拿钱装修了房子,还买了辆车,手里剩下的存款,在我怀Y的时候被他要走了,他说他要做生意,可是后来离婚时我跟他要,他说做生意全赔了……”

    “一共有多少钱?”

    “我们那里房子不像你们这里那么贵,三十万不到,装修和家电花了七万,车子当时是十五万……这些离婚的时候他家都不认了,说车可以给我,可是二手车不值钱啊,装修按市价算也是有折损,剩下的钱他们根本不承认。”nv人吸了吸鼻子,“所以我才要起诉,可是刚开始审,他就走了,现在我公婆装病,我舅舅说让我跟他凑合过,我爸骂我……”

    “我知道了。”林嘉木点了点头,骗婚就算了,还骗子宫骗人家的钱,这个马树生简直是J人中的战斗机。

    “我听说请你这样的人是要花钱的……”

    林嘉木看了眼王梓明,“他是大财主,这些的办案经费我找他要,别的钱我不能要。”说起来是当初他们太粗心的错,“你在a市住哪儿?”

    “我住如家……”

    “别住如家了,让王梓明给你找个地方,你等我的消息。”

    王梓明照单全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别告诉张琪。”

    “知道了。”张琪知道了,只不过多一个自责加想要砍了马树生头的人……张琪想要砍谁的头那是真要砍,绝不只是想想而已。

    “你叫什么?”林嘉木有些羞愧地问道。

    “我叫董佳宜。”nv人说道,她现在总算有个名字了,董佳宜低头扯了扯自己的衣裳,“不管你信不信,我原来不是这样的,生了孩子傻三年……这些衣F都是我结婚之前的,我原来还怕生完孩子不好恢复身材,现在我比婚前还瘦了。”

    “我知道。”林嘉木握了握她的手。

    “你们原来就知道马树生结了婚?”她指责似地瞧着王梓明和林嘉木,她不蠢,这两人话里话外的信息量足够她判断了。

    “我……我们……”

    “反正我只不过是小城市里的大龄nv青年,能嫁给马树生是我的福气,没有他根本没人会娶我……所以你们也就懒得理我了对吗?”王梓明在她心里一直是情敌,她从第一次发现王梓明和马树生在一起的合照就忍不住暗中比较,王梓明长得好看,穿衣F也好看,马树生那些很宝贝的名牌包,手表,首饰,全都是王梓明给他的,除了是个男人之外简直没有任何缺点,反观自己……自己……

    “对不起,当初是我说的不想再听到马树生这个名字。”王梓明说道,“他们也就没有再深究。”

    林嘉木低头玩着水杯,“你还记得你们刚结婚的时候,你半夜时接过一个电话吗?”

    董佳宜抬起头,盯着林嘉木,“是你?”

    “是我。”他们知道消息的时候,董佳宜已经跟马树生结婚了,那个时候林嘉木还不是S人侦探,而是一名刚执业不久的离婚律师。

    “你只说了要我注意马树生。”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以为你是他前nv友……根本没把你的话放在心上。”

    能怎么说呢,那个时候张琪一心只扑在伤心透顶的王梓明身上,就算有余力也用在她新开张的沙龙上了,王梓明是根本不想知道马树生怎么样了,刚刚执业不久整天想着自己前途的林嘉木也只不过是打了个电话,之后就被各种事缠住了,如果不是这个nv人出现,他们三个都把这件事忘了。

    董佳宜看着他们俩个,“我要我儿子。”她坚决地说道,前尘种种都可以不追究,大家都是普通人,谁对谁都没有多深的责任义务,董佳宜也不是个蠢货,她在a市举目无亲,身上的钱也快花光了,她来之前在上搜索过林嘉木,知道她的能量,她是她唯一的希望。

    “我知道。”

    2、追踪

    嘉木语录:无论一个群T有多弱势,当他们利用自己的优势去掠夺更弱的弱者时,都只能被称为卑劣。

    郑铎从外面回来第一眼瞧见的就是坐在他电脑前不知在忙些什么的林嘉木,衬衫牛仔K短发的刘海被发卡拢到后面,林嘉木多年没进入“战斗状态”了。

    “什么案子?”

    “同Q。”

    郑铎不说话了,这样的案子他们接过J宗,结果就算再圆满也免不了唏嘘,那些外遇啊、争产啊各种问题,好歹夫Q两个有过好的时候,同Q案就是一方哄着另一方走进婚姻,然后就是各种冷暴力跟洗脑,最惨的一宗那nv人不止做了同Q,还一直被家暴,离了婚之后一个个都跟刚走出噩梦一样……这种案子比家暴案还累心,“谁是委托人?”

    林嘉木停下了忙个不停的手,“王梓明。”

    “他……”

    她用了十分钟把整件事大概讲清楚,“我从茶馆回来就一直在找马树生,可是社J站上没有他,约会站上还是没有他,连同学录都没有他,户藉记录上,他还在他老家呢。”

    郑铎挪开了她的椅子,“你有没有查过他儿子?”

    “他儿子?”

    “怎么查?”

    “如果我对gay的了解有一点是正确的话,他们都是一群不炫耀会死星人。”不敢在现实中炫,在上他们可是一刻也未曾停地在炫,郑铎把孩子的照P剪切出来,开始识图。

    果然在一个国外的博客站上发现了点击率不低的博客,一个年轻的小gay,正在炫“两个爸爸”的幸福生活,贴出来的海量照P里,就有一张跟这张一模一样的照P。

    郑铎又简单查了一下i,博客的地址是国外,这两人的现居地却是离a市只有不到二十公里的b市。

    “看来咱们这次要出差了。”

    林嘉木点了点头,手却丝毫不停地注册了一个id,随手把郑铎的照P挂了出去做头像,在博客下面赞了最新的博客:熊孩子如厕记。

    “真羡慕你们俩个人的生活,我跟我老公一直想要有个孩子,可惜我们都不能生,哈哈哈……”

    “我的包在楼上,你自己去收衣F吧,我钓一会儿鱼。”林嘉木头也不抬地说道。

    郑铎耸耸肩走了,拿他钓鱼的事林嘉木没少G,郑铎早习惯了。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果然有人回复了留言,“我儿子也不是我生的呢,可是我们一起很幸福。”然后林嘉木的S信就响了,“你头像是你还是你老公?”

    “是我老公。”

    “真是个猛男啊,他当过兵?”

    “当过J年坦克兵。”

    “真好啊,我最喜欢当兵的了。”

    “我也是,所以才找到我老公的,你们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啊?”

    “我们在国内,不过等我们攒够了钱一定是会出国的,国内的环境太险恶了。”

    “是啊……我们俩个也想出国……不过……谁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你加我qq吧号M是xxxxxx”

    林嘉木想了想,把郑铎一个养了两年的马甲调了出来,郑铎的密M简单的很,英文的阿森纳加温格的生日,加了这个id叫a4ever的男生……说是男生,是因为他弄上的照P瞧着年龄都不大,最多也就是二十刚出头的样子。

    他跟林嘉木在qq上有一搭无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忽然说道,“你空间里的东西不多啊?”

    “没办法,这个号M还有一些同学和朋友知道,我不想放东西。”

    “为什么不弄个小号?”

    “这个号M是我前男友送我的,我不想换。”

    “哦。”

    “你儿子真可ai,还有别的照P吗?”

    “差不多都在上了。”

    “你老公呢?为什么只有你跟他的合照,没有你老公的照P呢?”

    “他不喜欢啊,我怎么哄他都没有用,我拿他的照P给你看,他是个帅哥哦。”

    “好的。”

    果然他拿了照P出来,当照P缓冲出来的时候,林嘉木瞬间笑了,果然是马树生,他现在走熟男路线了,短发,略有胡渣,olo衫和牛仔K,搂着儿子和小男友,看起来就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照P的背景是室内,能看出来是不大的一处出租房。

    “你们真幸福啊!羡慕你们。”

    “能看看你们的照P吗?”

    “好啊。”林嘉木照P库里s的照P多着呢,不过……“呀,我老公回来了,不跟你聊了,明天再给你看照P,88。”

    初识王梓明的人,第一印象都是此君为娇生惯养的大少爷,真跟他熟了,对他的评价只有两个字:疯子,高兴的时候可以一路说个不停,天南地北地底海上,从宇宙生成到外星生命,没有他不知道的,不高兴的时候随便找个角落一缩,他那么高的个子,仍然可以缩成一团做抑郁状,要不是有呼吸就是个死人。

    这一天就是王梓明郁闷的时候,把行李随便丢到了切诺基的后车厢,在后座一缩,手里拿着iad却看也不看,头倚在车窗上一言不发,林嘉木认识他这么多年,早习惯了他的死德X,根本懒得理他,随手扔了瓶依云给他就不理他了,这货不管是郁闷还是高兴或者G脆精神病发作,都是大少爷,喝水只喝依云。

    b城离a城不算远,可也不算近,路过高速公路休息站的时候,林嘉木下去上厕所,郑铎扭头看王梓明,“你要去上厕所吗?还是要吃点什么?”

    王梓明跟没听见似的,双眼放空瞧向车窗外,像是盯着一棵树在瞧,又像是在看云。

    郑铎扭过头不理他了,一眨眼之间,却见他开了车门下了车,往便利店去了,真是个怪人,就算不是gay也够怪的了,做为一个直男,郑铎永远也没办法跟gay达成什么共识。

    林嘉木回到车里的时候,看了一眼后座,“王梓明呢?”

    郑铎指了指便利店,“在里面。”

    林嘉木看了看表,差不多两点了,“张琪两点时会有半个小时的空档,他是给张琪打电话去了。”

    “他们俩个怎么越来越粘乎了。”

    “谁知道。”林嘉木拧开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才看见包装,“依云?”

    “王梓明带来的。”

    “大少爷。”林嘉木永远分不清高贵的依云跟娃哈哈有什么区别,喝了一口之后就放到了一边。这个时候王梓明回来了,手里拎着一袋子零食。

    “你的乐事,你的旺旺仙贝。”他坐在后座,把零食分了,而且分得分毫不差,这货在放空的时候,也不是对外界一无所觉。

    “张琪知道你出城了?”

    “嗯,我跟她说我要出城一趟做点事。”

    “老公跟老婆报备行踪都没有这么勤的,你们俩个……”郑铎说到一半,看见林嘉木和王梓明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儿就不说了。

    “她怎么说?”

    “问我东西带没带齐,还让我回来的时候给她买蜜柿。”

    “哦。”林嘉木点了点头,把驾驶位让给了郑铎,低头摆弄起了笔电,王梓明也跟没电了似的,倒是没再发呆,而是低头玩起了iad。

    “你们小时候什么样?我一直没见过照P?”郑铎实在闲得无聊,开始没话找话。

    “张琪那有照P,回去让她找给你。”王梓明说道。

    “我的那些照P全在楼上呢,你愿意看回去自己找。”林嘉木说道。

    郑铎G脆戴起耳机听音乐,这两人在一起不吵架就已经是奇迹了,他还求什么呢?

    王家有钱,王梓明虽说跟家里不对盘,跟老爸一年到头说不上一句话,跟老妈和哥哥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发了条短信他哥就派人在高速路口等着他,J给了他一串钥匙和一个地址,房子是王家开发的楼盘中的一座样板房,楼盘卖完了也没卖出去,留到现在一直做高管宿舍用,现在正好空着,也就拿来给他住了。

    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三室一厅一卫一厨,装修不过两年,看起来还很新,三间卧室的床上用品都是全新的,卫生间、厨房也都是还没拆包装的生活用品,王梓明他哥对弟弟还是熟悉的,王梓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一旦能碰上他那“娇躯”都得是最新最好的。

    他第一个进屋,直接奔了主卧,随身的东西一放,躺到了床上一副万事不理状,林嘉木和郑铎则是忙前忙后,首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