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病床前的委托

    嘉木语录:一个选择,左右另一个人的命运。

    1993年元旦

    这一年的元旦是个大晴天,荣光里小区的居民许多都起晚了,有人查看bb机,有人趿拉着鞋穿着睡衣咬着牙刷刷牙,收音机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速度轻快地播着各地新闻。

    就在这个时候,五楼的一声尖叫,打破了沉寂,五楼的居民全都跑了出来,只见502的门开着,梳着两根羊角辫穿着娃娃F睡衣的小姑娘站在自家的客厅里,尖叫个不停,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男人浑身上下的酒气,就算是透着门板仍然能闻到,身侧是一堆的呕吐物,有个胆大的居民过去推了推他,身上已经僵Y了。

    一个阿姨伸手搂住了小姑娘,“淑良,别怕啊……别怕啊……”

    淑良这孩子实在是命苦,她爸爸原来也是厂子里的业务骨G,就是脾气不好,又ai喝酒,喝了酒就ai打人,厂子领导调解了J次都是好不了J天又故态复萌,前年她妈妈实在忍不下去了,起诉到了法院,两口子离了婚,一对双胞胎的nv儿,一个归了nv方,一个归了男方。

    她妈妈带着MM走的那天,淑良抱着她妈的大腿不让走,哭得气都竭了,后来还是淑良的NN把她抱开了,从那以后淑良就再不提她妈了,整天脖子上挂个钥匙来来去去的,淑良爸爸自从老婆孩子离开之后,班也不好好上了,整天除了喝酒就是打架,淑良的NN看不下去,把她带到了身边养着,偏巧这J天老太太病了,又是寒假,这才把淑良送了回来,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

    淑良爸爸的死因很快就查明了,酒喝多了,半夜里被自己的呕吐物呛死了,法医最后说了句,如果有人照顾,他不会死。

    淑良的NN就因为这一句话,把罪责全推到了前儿媳的身上,在葬礼上对前儿媳又打又骂,“你来G什么?他死了你就高兴了是吧?他有千错万错,看在两个孩子的面上你也不应该离婚!现在他死了,他死了全都是你害的!你害的!”

    前儿媳冷冷地看了婆婆一眼,带着小nv儿转身走了,从始至终,淑良都背对着妈妈,看也没有多看一眼,好像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样。

    现在

    林嘉木给田琴琴倒了一杯水,“怎么这么有空来a市看我啊?”她和田琴琴是一个寝室的大学同学,田琴琴过了思考之后,又考了公务员,已经是她b市的一名检察官了。

    “我有业务要委托你啊。”田琴琴坏笑了一下。

    “你?”田琴琴刚毕业就结婚了,不过听说三年前就离了,自己带着孩子和妈妈生活在一起,过得还挺自在的,“你能有什么业务委托我?是不是那个姓庄的又纠缠你?”

    “我现在又要结婚了,老公是省法院刑厅法官,老庄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一讼棍,整天靠着关系打官司,喜欢拉大旗做虎P,听说我找了个刑厅的,巴结还来不及呢,主动把每个月的抚养费翻了两番不说,还说要请我们全家去香港迪士尼。”

    老庄也是他们同学,他跟田琴琴是正经的校园情侣金童玉nv,却没想到结婚之后,越走越远,一个钻进了钱眼里,一个还存着理想主义,最后当然是不欢而散了。

    “那你是为什么找我?”

    “为了……”田琴琴从包里拿出一张照P,照P里面一对一模一样的小nv孩,梳着一模一样的发式,穿着一模一样的红裙子,对着镜头笑得开怀,“为了她。”

    “这是……”

    田琴琴指着照P上的另一个nv孩,“这是我的双胞胎姐姐,陈淑良。”

    “淑良?”

    “我的本名叫淑琴。”田琴琴笑道,“是我NN取得名字。”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叫这个名字的太少了。

    “她出了什么事?”

    田琴琴叹了口气,“这么说吧,这次的委托人严格说来不是我,是我妈。”

    “阿姨……”

    “我妈有心脏病,现在在省医院住院呢,具T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跟她有关。”

    田琴琴的妈妈也是个人物,二十年前离婚,带着nv儿回到b市,靠着裁剪的手艺生活,后来做衣F的少了,她就改行卖衣F,她们念大学的时候,没少从她手里买便宜又时尚的衣F穿,现在岁数大了,也不闲着,开了一家专卖中老年F装的精品店。

    来到省医院高级病房时,林嘉木不由得感叹最近自己实在是跟医院有缘份,上次的委托人她五姨是生病住院的,这一次又是个生病的委托人,只不过这次的委托人,病得实在是不轻了。

    林嘉木坐到了病床边,轻轻握着病人的手,“田阿姨,是我,小林。”

    田阿姨缓缓睁开了眼,瞧着坐在自己病床边的林嘉木,又看着站在她身后的自己的nv儿,从心里往外叹了一口气,林嘉木这些年都没什么变化,脸上看不出老来不说,精神也好,整天高高兴兴的,nv儿虽然离了婚,可事业发展得好,现在又找到了第二春,整天也是乐乐呵呵的,自己的长nv与这些人是同龄人……她本来也应该是这样的命运,谁知……

    田阿姨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银行卡和一张照P,照P里是一家三口,nv人很瘦,看起来跟田琴琴像又不像,至少田琴琴没有那么老,眼神也没有那么疲惫,就算是刚离婚那一阵子,也比她精神,男人很瘦有点黑,看着也斯文,nv孩长得却很漂亮,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笑起来甜得很。

    “嘉木,我知道你是做哪一行的,阿姨这次要你公事公办,替我把这个小nv孩的监护权要到手。”

    “阿姨……”林嘉木惊讶地看着她。

    “阿姨已经努力过了,不管怎么劝,威胁还是利诱,都没办法让他们俩个离婚,他们这样打打吵吵的就算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孩子不行,这孩子叫凯欣,才不过七岁,已经被她爸打过两回了,最重的一回胳膊都骨折了,可是她妈妈就是不肯带着她离开……”田阿姨抿着嘴,带着某种奇异的怒意。

    “妈!你已经放弃过姐一次了,难道又想放弃她?”田琴琴忍不住说道。

    “那又有什么法子!她都这么大了,我说什么她都不肯听……她恨我……我知道她恨我。”

    “阿姨……您让我想想办法行吗?”

    田阿姨顿了一下……“你……”

    “你让我做一下努力,孩子还是需要妈妈。”

    田阿姨不说话了,田琴琴拉着嘉木离开了病房,把一叠厚厚的资料放到了林嘉木手里,“你别怪我妈,现在我手里也算是有点权,在a市也有J个能办事的朋友,她只要一个电话,我马上就能把这事儿办得利利索索的,让她带着nv儿跟那个男人彻底离婚,可是她就是不肯,我跟我妈劝她,她非说我们恨她,看见她过好日子难受,就算是为了nv儿,也一样死也不会离婚……那男人还打我妈……她在一旁看着,不但不阻止,还让我妈离她远点,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不然……我妈也不会病倒……她刚才说的只要外孙nv,全都是气话……”

    “嗯,我知道了。”林嘉木把银行卡递了回去,“咱们之间不用这么明算帐。”

    田琴琴把银行卡又J还给了林嘉木,“这钱是我妈的,你不收她不安心,再说,你也是做生意的,当初你们买我妈卖的衣F,我妈不也是一样该收钱收钱吗?你那公司不止你自己的,你可以不要钱,别人也要开销。”

    林嘉木想了想,把银行卡收了下来,“嗯,这事儿就J给我了。”

    陈淑良的材料很厚,多一半是入院纪录,这个nv人的鼻子断了三次,胳膊骨折了七次,腿骨骨折过两次,颅骨骨折过四次,牙齿缺了六颗,别的伤就更是无以计数了,本来林嘉木以为受这样的伤还不肯离婚的人是个没文化的家庭Fnv,没想到看她的学历是大专,是F产医院的护士长。

    她的丈夫也不是什么没历也是本科,只不过工作单位换得频繁,根据田琴琴的说法,现在他的公开职业是在家炒G,至于赚没赚钱,就没人知道了,只知道他家所有的开销,都是陈淑良赚回来的。

    他们的nv儿今年七岁,放完暑假就要上小学一年级,小姑娘成绩很好,笑得很甜,就是这样的小姑娘,还是被她爸爸打得骨折……可以想见,如果不是骨折这种需要去医院的伤势,这对母nv还有多少没有纪录的伤。

    郑铎也在一旁翻看着材料,“这种混帐东西怎么还活着呢。”

    “呵,越是混帐东西,活得越好。”林嘉木冷笑。

    “你预备怎么办?”他们咨询社的委托人,一般都是自己觉醒了,就算后来有反悔的,但毕竟也醒过,可是这个人却看不出醒来的意思,难不成他们真去绑架?

    林嘉木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串钥匙,“这是田琴琴给我的,她们最后一次去劝陈淑良的时候,发现陈淑良他们家楼上在出租,知道用平常的办法不能解决这件事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把房子租下来了。”田琴琴在大学里,可是连林嘉木都要敬F三分的人物。

    “你要搬过去住?”

    “是我们要搬过去住。”林嘉木瞧着郑铎胳膊上强健的肌R,笑了。

    2、第一印象

    嘉木语录:X格决定命运。

    荣光里新区是原先荣光里电厂小区拆迁了之后,盖了不到十年的新小区,h栋是回迁楼,一共十七层的高层,差不多塞满了原来所有小区的住户,林嘉木拖着行李箱走在前面,郑铎拖着可称巨无霸的行李箱,背上还背了一个超大背包走在后面。

    田琴琴租的房子在八楼,0812室,林嘉木一开门就乐了,一室一厅的格局,厨房在门口,室和厅全都是朝北的暗厅,因为久未有人住,略带一点C味儿,她开了灯,屋里的装修还是可以的,墙是新刷的,家具虽有点旧但还可以用,卫生间也算得上是G净,浴霸热水器洗衣机齐全,客厅里还有一部背投的电视机和空调,沙发是那种三人沙发,又窄又旧,卧室里的双人床上席梦思没拆塑料包装,有一角有两三个黑点,应该是某个aichou烟的住客的杰作,电脑桌上线耷拉在外面,两个屋子都有窗帘,林嘉木摸了摸,旧但是不脏。

    郑铎把行李放在客厅里,也跟着到卧室看了一眼,“就一张床……”他扭头看了眼沙发……嫌弃地撇了撇嘴,那沙发别说是他,就是林嘉木睡都伸不开腿。

    “不是有睡袋吗?咱们轮流睡。”林嘉木道。

    郑铎挑了挑眉,“ok。”说罢从行李箱里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先调试设备试速,这里的宽带不像是他们办公室用的30的大水管,是民用的2提6,不过也够用。

    林嘉木则是联系搬家公司,问他们什么时候到,得到准确回复之后,才开始把行李箱里的衣F和日用品拿出来。

    他们这边刚安顿完,林嘉木手机的闹铃就响了,她抓了钱包跑步出门,开始在小区门口徘徊,到了下午三点半整,路上就开始出现接孩子回家的家长,她等了约么有三分钟,不远处的公J车上,下来了一个带着小孩的男人,男人个子比照P里看着略矮,约有172的样子,T重撑死了有110斤,P肤倒是比照P里白一点,头发剃得很短,嘴上叨着烟,手里牵着穿着粉Se裙子的小nv孩,小nv孩长得很可ai,长长的头发梳成马尾辫,刘海用粉Se带小花的发卡固定,背上背着粉Se美羊羊的书包,看起来跟平常的小nv孩没什么不同。

    林嘉木随手在小区小超市买了包盐就出来了,正好走到这对父nv两的后面,小nv孩很安静,乖乖地跟着爸爸走,男的漫不经心地问着,“今天老师教什么了?”

    “今天老师教了加法。”nv孩回答得很清晰,没有半句废话,路过小超市的时候多一眼都不往里面看,跟别的路过小超市不是往里面看个不停,就是要进去买点什么的小孩对比鲜明。

    “你都会做了吗?”

    “会做了。”

    “老师给你打了多少分?”

    “一百分。”

    “一百分也不能骄傲啊,你们现在学的知识太浅了……”男人开始了长长的说教,小nv孩也不反驳,就是安静地听着。

    林嘉木一路跟着他们到了h栋的电梯前,男人都没有注意到她,倒是小nv孩回头看了她一眼,看见林嘉木按了八楼,更是又多看了好J眼,眼睛里分明有疑问,但并没有问出口。

    电梯到了七楼,小nv孩跟着爸爸离开了电梯,林嘉木一直目送他们到电梯门关上,这个时候跟他们同一间电梯的另一对母子两个说话了,“你看看人家欣欣,多乖……学习又好,又不乱要东西。”

    那个小男孩是个挺精的小胖子,嘿嘿直笑,“她要东西她爸爸就打她。”

    “我看你就是欠打!”男孩的妈妈轻轻拎着儿子的耳朵说道,他们这对母子也是到八楼的,林嘉木跟着下了电梯。

    “咦……你是隔壁新搬来的租户吧?”那个年轻的妈妈问道。

    “是。”

    “我看见你们拖行李进来的,跟你一起搬来的是……”

    “我老公。”

    “哦,那房子可真不错,家电家俱齐全,你们房东人也好,我刚想介绍给我表M租,就租出去了。”

    “我们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么合意的房子。”

    “我住你们对门隔壁11室。”

    “哦,以后要请您多关照了。”

    “别说得这么客气,跟日本人似的……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我现在是家庭主F。”

    “跟我一样,也没什么正经工作,你老公呢?”

    “他是做保安的。”

    “看着像。”年轻妈妈笑嘻嘻地说道,开了自家的房门,推了推自家始终在状况外的熊孩子,“跟阿姨说再见。”

    “阿姨再见。”

    “再见。”林嘉木挥了挥手,也开了门进去了,要不怎么说nv人天生是侦探呢,只不过两三分钟的工夫,那nv人就把她编好的家庭背景全套出去了,心里估计还留了疑问,什么样的保安,能在媳F不工作的情况下,租得起这里的一室一厅呢。

    郑铎已经把电子设备安置好了,正拿着电笔试电路呢,看见她拿了包盐回来就乐了,“你这是准备开伙作饭吗?”

    “你会做我就把全套的材料全买回来。”

    “你可别激我,你把材料买回来,我就能做一桌子菜给你。”也不看看他是G嘛的,给他一窝蚯蚓他都能吃了……何况是平常的煮饭。

    “那我也不买,谁知道这chou油烟机好不好使啊,厨房在门口,到时候满屋子都是油烟味,谁受得了。”

    郑铎忽地搭上了她的肩,“老婆,咱们入住新居第一天,你准备怎么庆祝啊?”

    林嘉木倒也不示弱,转身掐了他线条分明的腹肌一把,“去吃烤R如何?我看这附近有一间不错的店。”

    郑铎摸了她脸一下,“就依你。”

    “咦……别过份啊……”林嘉木伸出手指摇了摇。

    “不过份,肯定不过份,我和你肯定会保持纯洁的男nv关系的。”

    “切……”林嘉木刚想说什么,搬家公司已经按响了门铃。

    他们本来也只是打算暂住,搬过来的东西不算多,可仔细一打理却也不少了,划拉了一下还有J个大件,索X就雇了搬家公司,比如冰箱,这里的冰箱是那种最老式的双开门,一打开就是一G味儿,只好搬了新冰箱过来,背投的电视也不符合他们俩个用智能电视联接各种电子设备的习惯,更不用说睡袋什么的只是玩笑话,要久住就得用沙发床,这些都是现成的,从原来两人的办公室或者林嘉木的家里搬来就行了,再让搬家公司把那些旧家电暂时堆到房东指定的库房里就没事了。

    等这些东西安置好了又把屋子收拾G净,符合郑铎被部队训练出来的高标准,已经是五点多快六点了,两个人拿了包下楼真去吃烤R了,电梯经过七楼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进了电梯……

    这次的目标张宏亮,陈淑良的老公,张凯欣的爸爸,他身上隐隐地散发出一G酒气,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讲着,“王府烤R是吧?我马上就过去……呵呵……当然是我请客了……最近赚了一笔……G市行情不好也得看炒G的人是谁……嗯,没事儿兄弟,我一会儿就到……”

    “你嫂子啊?不用,她还没下班呢,再说了男人一起喝酒让她过去G嘛啊,让她在家带孩子得了……7号桌是吧?我已经下楼了……”等到电梯停了,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出了电梯,到了门口时,正好陈淑良从外面回来了。

    “你要去哪儿啊?凯欣呢?”

    “有哥们儿请我吃饭,凯欣在家好好写作业呢。”张宏亮按了电话,不耐地说道,“有钱吗?”

    陈淑良拿出钱包,想要数出点钱来,被他一把就抢了过去,把里面的钱全拽了出来,扔了两张回去,“才这点钱……你也整天把钱都花哪儿去了?你们才开工资J天啊……”

    陈淑良也不辩解,只是低头听着,“你少喝点酒……”

    “行了,我知道了,别磨叽了啊。”他把钱揣到自己空空的钱包里,摇头晃脑地走了,陈淑良把已经瘪了的钱包放回已经旧了的包里,抬起头却看见一对陌生的男nv盯着自己瞧,脸一红低头向前走,进了电梯。

    早知道陈淑良处境不堪,却没想到真正见到了,却比不堪还要更难受些,尤其是她有着跟田琴琴极相似的脸,想起田琴琴的强势和浑身上下的气派,更让人觉得陈淑良简直是可悲。

    “你的那个同学啊……真是命好。”郑铎叹道,明明是一样的双胞胎姐M,却因为一个被母亲带走,一个留了下来,命运竟相差这么多。

    “田阿姨说琴琴小的时候就有主意,脾气倔,经常顶撞她爸爸,为这个没少挨打,淑良就很乖,也很有眼Se,她爸爸喝醉了酒,经常像是小支使一样的伺候她爸,她爸基本没打过她,所以田阿姨才带走了琴琴。”

    可是没想到软弱的逾加软弱,坚强的逾加的坚强,更不用说后来发生的种种变故了。

    “她们爸爸死了之后,田阿姨就没想把她也带走?”

    “一是她NN不让,二是田阿姨当时没有能力带两个孩子,琴琴跟我说她爸妈刚离婚那阵她们母nv回了姥姥家,刚开始还好,时间久了舅妈的脸Se就难看了,她妈是个要强的人,带着她搬了出来,J了房租,两个人剩下的钱连吃饭都不够,就是早晨一个馒头顶一天,晚上能吃顿方便面都是奢侈,琴琴说如果知道淑良是这样,她那个时候宁愿把馒头全给她。”

    林嘉木有些沮丧地开了门,头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喝,坐在沙发上玩cs的郑铎不用抬头看她的脸Se就知道她搭讪赵淑良的企图又一次失败了。

    她喝完了水瘫坐在郑铎跟前,郑铎空出一只手捏了捏她的肩膀,“她还是不理你?”

    “从我们搬来到现在,我一共跟她巧遇了七次,七次说得话加起来不满十句,无论我说什么话,她都不接茬,天气、房东、物业、孩子、宠物,什么话题她都跟没听见一样,我再这样跟她搭讪下去,我怕她怀疑我是百合。”

    “什么?”

    “nv同。”

    郑铎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还真有点nv同味儿。”

    林嘉木捶了他一下,“你呢,有什么进展吗?”

    “有进展还不如没有呢,那货的电脑简直没法看,连收集aP品味都不高,浏览的站也不怎么样,炒G什么的更不用说了,虽说这两年炒G赚钱得少,像他运气那么差的也不多。”郑铎叹了口气,玩完这一局跟把耳麦拉了下来跟队友说了再见,就把耳麦摘了,“关于这一对奇葩,我实在是没什么主意了。”

    郑铎也不是有勇无谋的类型,虽说有的时候会手段直接点,嘴比林嘉木慢不知道多少拍,可心里多半是有数的,林嘉木会出的手段他也不说能差不多同时想到,也能了解七八成,可这桩案子他真是想破头也想不出解决方案。

    牛不喝水不能强按头吧,人家两口子一个是抖s一个是抖天生绝配N恋情深,非要把人拆开也不是那么回事啊,可怜那个小nv孩归可怜,可爸妈再坏,小孩子也没有不乐意跟爸妈在一起的,中国又不像美国,可以直接起诉剥夺这两口子的监护权,别说是这小姑娘这样的,新闻里被差点儿打死的,N得身上没一块好地方的,最后还是“父母”照顾,完全没有想过那个被判了轻罪的“人”出了监狱之后小孩过得会是什么生活。

    林嘉木想了半天最终下定了决心,“你打我吧。”

    “啥?”郑铎吓了一跳,“大姐,你可要搞清楚,就你那身手和你那身板,我要是打你一拳您可就得进医院躺个十天八天的了。”

    “笨,又没让你真使劲全力的打,给我脸上弄点能看得出来的伤就行了。”

    “我不G,你自己撞门框去吧,我不打。”郑铎摇了摇头。

    “别对我说你对打nv人有心理障碍。”

    “呵呵,你要是部队里的那帮霸王花或者是nv恐怖分子呢,我是一点障碍都没有的……”

    “你就当我是霸王花好了。”

    “不G。”郑铎站了起来。

    “你要是不打我我真撞门框去了哦……”

    “你不会自己用化妆品做个假伤吗?”

    “陈淑良可是护士,假伤怎么可以瞒过她。”林嘉木推了推他,“来嘛……来嘛……打我一下……”

    郑铎看了她一眼,把头扭到一边,“不G。”

    “反击里面的那两肌R男,做假伤的时候多专业啊,你也有点专业水准好不好?”

    “我是去当兵的,又不是当间谍的……还有,你不是说那剧第二季没用的床戏太多,第三季又没床戏,光有枪战没法看吗?怎么又看起来了?”

    “无聊嘛。”林嘉木嘻嘻笑道,“打吧打吧,我自己撞门框可是没准谱的……”

    郑铎象征X地挥了挥拳,拳头在离林嘉木的脸颊还剩001毫米的时候停住了,呼吸窒了一下,“不。”

    林嘉木本来闭着眼睛咬着牙等着挨一下呢,谁知道他拳头到了又收回去了,“喂……打一下换一个吻怎么样?”

    “不G。”郑铎摇了摇头。

    “你睡床我睡沙发?”

    “今天本来就是轮到我睡床。”

    “这一周都是你睡床我睡沙发?”

    “不。”

    “咱们俩个一起睡床?”

    郑铎眼睛亮了一下,盯着林嘉木瞧了半天,林嘉木今天穿了件白Se的半袖紧身v领t恤,藏蓝Se裙K,露出笔直漂亮的长腿,“不。”

    “真没用。”林嘉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卫生间去了。

    “你G嘛?”郑铎跟了过去。

    “卡哒。”林嘉木把门从里面反锁,就在郑铎想要找东西开门的时候,就听见里面咣的一声,没过多大一会儿,林嘉木开了门出来了,额头上已经有了一块明显的伤。

    “你怎么这么蠢啊!”郑铎把她搂过来,拿手去揉她头上的包,“撞什么也不能撞头啊?”

    “撞头比较吓人。”林嘉木头有些晕,倚在郑铎的怀里歇了一会儿,郑铎手劲有些重地揉着她额头上的包。

    “你为了这桩案子这么玩命G什么?”

    林嘉木抬头看他,目光闪了闪,“这叫敬业。”

    郑铎知道她有话没说出来,索X也就不问,扶着她回沙发上坐着,从冰箱里拿了冰袋给她冷敷,“所以这次我是暴力的男人?”

    “你看着就像啊。”郑铎的确有点气势迫人,也不是说他有意张扬武力,可他走进电梯里就是没人敢再轻松谈笑,连缠着家人耍赖的小孩都会收敛不止一点,他一会儿,都能把小孩吓哭。

    郑铎目露凶光替她按揉的手劲儿又重了些,“哎呀,不要再揉了,再揉我就白撞了。”林嘉木争脱开了他。

    “你放心,白撞不了。”郑铎没好气地说道,“你今儿晚上也不用睡了。”

    “啥?”

    “眼睛通红眼袋肿出一块满面憔悴才是受NFnv。”

    “呸。”

    林嘉木还真是没睡,第二天早晨五点多,掐着陈淑良早起去早市买菜的点儿,林嘉木进了电梯,早晨坐电梯的人少,她藏在七楼约么有五分钟,就听见了陈淑良家的动静,这个时候会起的只有她,林嘉木飞也似地跑进电梯,按了开门键等她,果然陈淑良加快了脚步往这边跑了过来。

    陈淑良今天的精神不错,头发依旧梳得整整齐齐的,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伤已经好了大半,看人时总算不低头了,她抬头看林嘉木的时候,却愣了一下。

    “昨晚在卫生间撞的。”林嘉木有些尴尬地说道。

    陈淑良瞧着她,林嘉木今天穿的是灰衣黑K的打扮,没有前J次的精神头了,脸SeHH的没有化妆,眼底满是黑青,眼睛红红的,额头上的伤已经是青紫Se了,看着很吓人。

    “你这伤得处理一下。”陈淑良道。

    “去诊所太麻烦了。”

    “我是护士,等会儿我帮你处理一下就行了。”陈淑良说道。

    两个人出了电梯,小区里面的老人正聚在楼下晨练呢,陈淑良拉着她往从不锁门的物业楼去了,还没到上班的点,保安多半在前面保安室,这个时候物业楼很安静,陈淑良从包里拿了碘伏和棉签替林嘉木上Y,“伤口别碰水就行了。”

    “你要去早市吗?”

    “嗯,我今天大白班,得把一天的饭都做好,你呢?之前没见你早上出来过。”

    “我就是不想在家里呆着……”林嘉木满面愁容地说道,“他平常不是这样的,昨天打麻将输了钱,我又忍不住多了两句嘴跟他吵了……”

    “男人就这样……脾气不好你让着点就行了。”

    “唉……有个孩子也许他能好点,可我这些年就是没孩子,现在连工作都辞了备Y,还是没消息。”

    “是啊,有了孩子会好一点。”陈淑良露出可以说是梦幻的笑容,“我老公脾气也不好,可他对我nv儿好,我工作忙,每天接送孩子的事全是他的。”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