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推不掉的委托人

    嘉木语录:举凡“正常”人家,有一个nv儿,年满了二十五岁,总会有家长急着把她嫁出去。(改名自傲慢与偏见)

    就算是强大如林嘉木也是有克星的,幸亏这位克星与林嘉木不在一座城市居住,远隔了千山万水,就算是下达最高指示,也只能是通过电话。

    郑铎看见林嘉木皱着眉头,把手机挪到离自己的耳朵约有十厘米的距离,手机里的咆哮声隔着老远还是能隐隐听见,林嘉木却不敢挂断时,就知道手机的另一头是谁了。

    郑铎拿了手机,使用秒表功能计时,在整整5分42秒之后,手机里的声音才恢复了正常,林嘉木也才把耳朵离得手机近了些,“妈,您放心,您过生日我一准儿把郑铎带回去给您亲自鉴定……”

    “这次绝对是真的……否则您把我当成蛋糕切了吃了都成……妈……”

    “我五姨……我没去过她家啊……是,我是应该经常拜访……对,不能叫拜访这么客气,应该是去看望……是,我买水果,是,我买保健品……什么?她病了?那她正需要……好,我去,我把我男朋友也带着……行……行……好……是,是,是……我劝劝她……对,我一定帮忙……”林嘉木挂断已经有些烫手的电话,拿起桌上的水瓶,一张口就灌进去半杯水……看见郑铎想说话,摇了摇手指,比了个三……郑铎点了点头,又替她把水倒满了,林嘉木拿过水瓶,又喝进去了大半杯,跟老妈说话,实在是既费口水又费心神啊。

    三分钟后,林嘉木总算有些缓过来了,“是我妈的电话。”

    “看出来了。”

    “她让我去看看我五姨……”

    “张老师啊……”郑铎露出了同情的神Se,林嘉木的五姨就在a城居住,离咨询社大约有五站地,不过除了逢年过节不得不去之外,林嘉木一向是敬她而远之的,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位五姨强大的话唠攻势和强烈的作媒Yu望,在她看来自己的外甥nv年过三十了还没有结婚,简直是奇耻大辱,必定要将这件事解决,让林嘉木嫁人,后来把林嘉木B急了,扯着郑铎说他是她的男朋友,才暂时缓解了危机,可是又带来了一个问题……五姨同志对郑铎进行了惨无人道的B问,并且根据B问成果,按照蛛丝蚂迹,把郑铎同学查了个底掉,结论是这小子虽身世不好,家庭颇有暇次,但是人还是可以的,反正林嘉木也三十多了,将就吧……

    这样一位人物,别说林嘉木不愿意接近她,就是郑铎一个一米八五的汉子,也是不愿意接近她的。

    “她病了。”

    “哦……”回忆起张老师对自己的B问,郑铎露出了一个笑容,又在林嘉木严厉的目光之下变成担忧,“什么病?”

    “高血压……听说是被真真气的。”

    “真真表M……”要说这位真真表M也是位妙人,年方二十五,热ai读书,颇有些见识,就是思想好像与现实不怎么接轨,现在也是一位人民教师,嘴也是跟连珠P一样,对林嘉木离经叛道以“拆散”别人家庭为业并不支持,可要是说别的事情,她和林嘉木还是很合得来的,只是林嘉木每天忙个不停,她们俩个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见过了,“她能怎么气你五姨?不嫁人?她还小嘛……”

    “是要嫁人。”林嘉木说道,“听说是她大学的学长,两个人一直秘密恋ai呢,今年男的总算升了职,做了一家商贸公司的营销经理,这才跟我五姨公开了。”

    “不错啊。”

    “我也这么觉得的……”林嘉木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我五姨就是不同意,还气病了。”

    “这可真不像你五姨……”自从张老师知道了林嘉木的qq号,可没少往她qq空间里贴什么多大年龄是剩nv之类的帖子,让林嘉木发奋涂墙……抓住最后的机会嫁人,现在nv儿要早嫁,她应该很高兴才是。

    “下午还有预约吗?”

    “就一个捉J的活,晚上才是约会的点儿呢。”

    “买点水果,咱们去看我五姨。”

    “对了,你妈他们姐MJ个啊……”郑铎问道。

    林嘉木伸出了一只手想了想又伸出了另一只手,“亲姐M五个,算上所有的堂姐M十二个,表姐M加在一起八个……”

    “我勒个去……”

    “我妈的亲兄弟只有我大舅,堂兄弟只有两个;表兄弟稍多点,四个……可偏偏这么多人都是生nv儿,亲戚聚会整个一nv儿国。”林嘉木按了按额头,“一个nv人等于五百只鸭子,你自己算吧。”

    郑铎G笑了两声,他总算知道林嘉木的口才是怎么练出来的了,真是战斗人生啊,“难怪你每次过年都找借口不回家……”

    林嘉木的五姨姓张名雅丽,因为是伟大的人民教师,人人都尊称她为张老师,现在这位张老师正握着林嘉木的手痛哭流涕,“她是有编制的老师,正经的金饭碗,却要找一个做销售的,不是我职业歧视,做销售的男的多数又花又能喝酒,除了嘴能说,没有一点像样的,家里又是农村的,还不是那种正常的农村,是山区!听说是九曲十八弯,公J车都不通的穷乡僻壤,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一个MM,两个弟弟都在上大学,都要靠他一个人供,我跟他提买房吧,他说暂时买不起,要租,我问他有没有存款,他说去年他爸爸生了病,存款全花了,他两个弟弟还要上学,一年到头没攒下什么钱……你说这样的日子……真真能过吗?可真真非铁了心跟他了,跟我说房咱们家不是有吗?车你不是给我买了吗?我把这些带着就成了……我是心疼那房那车吗?那些都是她的,我是担心她以后负担重啊,嘉木,你是最知道我过的日子的,你姨夫也是农村来的,我家做了他们家亲戚J十年的驻a市办事处啊!那个时候老师工资多低啊,我口挪肚攒一点钱,刚说要买点什么东西,他农村的亲戚就来借,我一开始碍于面子借了,可是借了就没有还的时候,后来我跟他撕破了脸大吵了一架,差点儿离婚,这才消停了不少,可就是这样,他背地里也不知道借出去多少钱,后来真真渐渐大了,农村的日子也好过了些,我家里才缓过来,我是怕真真跟我一样啊……”

    林嘉木拍了拍她的手背没说话,这种事……她真不知道是ai情重要,还是面包重要了,“也许他是个负责任的好人呢,真真跟着他会有幸福的。”

    “幸福什么啊!他两个弟弟一个大四一个大一,他还说大四的那个是学医的,要考研,大一的那个读的是三本,他还有个MM也十五了,听说学习也很好,更不用说他父亲重病一场已经没有了劳动能力,他家那一亩三分地都种不了了,他母亲也是一身慢X病,也病,你说,他一年赚多少能填平这无底洞?他填不平就得真真填,真真填不平得我填啊……”

    “唉……”怎么说?说赵真真太傻?还是说五姨太现实?真真才二十五岁,以ai情为重闭着眼睛往里面跳也正常,五姨经历的事情多,清醒地看见这婚姻背后的艰辛,不许nv儿嫁也是正常的,“她要房?”这就让林嘉木有些不齿了,你为了ai情付出,你ai情至上,你就自己去,为什么还要拖累家里人?

    “她说让我把我之前说过给她的房子给她……那房子是我前年卖的,还没还清贷款。”

    “那她是想还贷了?”

    “她……”张老师哭了起来,“她就是想还贷,我也舍不得啊……”

    “这就是她的不对了,她自己为了ai情,那就为了ai情付出,吸家里老人的骨髓算什么本事?”

    “本来她结婚我也是要帮助她的,房子我不在乎,我们俩个老的死了,全是她的,可她还说要加名,把她男朋友的名字也加上去。”

    “这是她男朋友的意思?”

    “她说是她的意思,我的傻闺nv啊!”张老师看了一直没什么话的郑铎一眼,“那怕是她找的男朋友跟郑铎一样,家里没什么钱,也没什么人了,可是自己能G,人又懂礼貌,我也认了,我们俩夫Q攒下的这点产业,不给她给谁啊,可是现在……”现在不是给她的问题,是有可能被别人家吸G的问题,最可怕的是……“现在这人心难测啊,我也怕那人一旦翻了身,翻脸不认人,真真可就……嘉木,你最懂道理,你也最知道人心,你帮帮五姨,劝一劝真真,如果劝不动……最好把婚事搅H了,别人花多少钱,我花多少钱!不!我给双倍!”

    “五姨,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我尽力……”林嘉木却是连尽力而为都说不出,“我查一查这个人的底细,如果他是好人,我劝一劝真真,让她对未来有点规划,如果他不是,我再想办法。”

    “谢谢你了,嘉木。”

    两人出了医院,郑铎表情颇有些别扭,“你怎么这么痛快答应你五姨了,如果他们俩个是真ai呢?”

    “是真ai的话……就有情饮水饱,别拖累家里人,如果她是我的nv儿,我一不着急二不上火,直接跟她说,你如果要我的资助,那就找个让我满意的男朋友,如果违逆我的意思,你就自力更生,这世上没有你违逆我的意思,还要让我出钱让你和他过美好生活的道理。”

    郑铎G笑了一声,不说话了,身为男人,他其实是同情这个故事里的男朋友的,家里负担重没有钱不是他的错,他已经在努力奋斗了,可是贪图别人家的房子,还要加名,就……有点让人鄙视了,“原来我还是有车没房父母双亡,别人眼里的金G婿啊。”想到嘉木五姨说的话郑铎笑道。

    “说到房子,我介绍给你的楼盘你看了没?该下手了,别听别人喊房地产要如何如何,没房阶级重要的是有个窝,你要早五年听我的,你的存款够首付一百多平,现在也就是八十平吧。”

    “我?我现在挺好的。”郑铎笑道。

    “你就好你的吧,没房找不着老婆别怪我没提醒你。”

    丈母娘啊丈母娘,你们才是中国房价的助推器……

    2、第一次接触

    嘉木语录:相比于直接进攻,迂回也许更有效果。

    “真真啊,你上次不是说暑假很无聊吗?有没有兴趣暂时来我这里帮我管一管办公室啊?我跟郑铎最近忙死了,实在是分不开身,办公室像猪窝一样。”

    “姐,你需要的是保洁员。”真真笑嘻嘻地说道。

    “保洁员不会接电话整理档案啊,再说我那里客户的材料很多,普通保洁我信不过啊,来嘛,来帮帮姐姐,事情结束之后姐送你一个gi的真品包,海外货哦。”

    “不用真品包啦,你折价给我就成,我缺钱。”

    “好吧,你帮我一个月,我给你两千块成吗?包空调包两餐哦。”

    “好吧,不过我要弹X上下班时间。”

    “本来我们就是弹X上下班啊……你来吧。”

    “嗯,明天早晨八点。”

    看来真真是真缺钱了,否则这小妮子绝对不会不要更值钱的gi包,她过去哪想过这些柴米油盐的问题啊。

    郑铎见林嘉木在沉思,随手将一叠资料放到了林嘉木的桌上,“你的那位表M夫,该负的责任还不止两个弟弟一个MM呢,看来在山区计划生育真是一纸空文。”

    “什么?”林嘉木翻看起了资料,郑铎嘴里她的表M夫,今年二十九岁,姓夏名庆丰,家里除了爸爸妈妈两个弟弟一个MM之外,还有一个姐姐,姐姐叫桂枝,为了供弟弟上学十六岁就辍学打工了,夏庆丰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姐姐赚的,后来弟弟们都上学了,为了能供得起弟弟,姐姐嫁人了,靠着彩礼钱让弟弟们一个都没辍学。

    “夏庆丰还算有良心,每年外甥生日都寄钱给姐姐,不算多,两百块罢了,这也是他们家唯一给姐姐的东西,其余都是姐姐不停地给弟弟MM寄钱,一直到夏庆丰开始能自给自足,也因为这样,这个姐姐在夏家的地位很高,说一不二。”

    “这上面说这个姐姐在a市?”

    “嗯,开了间早点摊子,位置有点偏,离这里坐公J车要倒两次车。”

    林嘉木想了想,“看来我们要连早餐都包了。”

    “你是说……”

    “看看真真对这家人有多大的诚意吧。”林嘉木瞧着资料里夏庆丰的照P,长得不能说是多好看,就是白白净净的戴着眼镜瞧着挺斯文的,如果不说他的背景,绝看不出来是山里出来的。

    第二天早晨,赵真真来的时候,果然拎着早点,“表姐,我把早餐买来了。”

    林嘉木摸了摸,“咦,有点凉了啊,楼下王阿姨早餐铺的早点就很好吃,你每天早晨去拿里取早餐就行,不用给钱直接挂帐,我每周去结一次就行。”

    “唉呀,这间早餐铺离我家近嘛,他家做包子可好吃了,表姐,你吃吃看嘛。”

    林嘉木拿了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味道还行,普通早点铺水平,绝没有好吃到非这家不吃要隔大老远带来的地步,“好吧,你记得让他们开发票,我每周跟你结一次。”

    “好嘞。”

    这个时候郑铎从浴室里走出来了,他非常ai流汗,早晨又有晨练的习惯,从六点钟一直运动到七点,再从住处跑步到咨询社,到咨询社的第一件事就是冲澡,他穿着惯常的蓝Se的运动七分K和紧身背心,因为听见了赵真真的声音,又抓了件格子衬衫穿上,可就是这样这出浴的情景也有点震撼。

    只见他光着脚丫子踩着人字拖,肌R从小腿开始便布全身,紧身背心勒出了他的八块腹肌,随着他擦头发的动作背心时而扭曲露出人鱼线。

    “我……”赵真真脸一红,扭开了身。

    “办公室礼仪。”林嘉木倒是挺欣赏郑铎的身材的,说这句话只是习惯。

    “有早点?”郑铎把擦头发的mao巾随手扔回卫生间,伸手就去拿豆浆。

    “你自己弄脏的浴室,自己收拾。”

    “吃完早点再收拾。”郑铎不以为意地说道,喝了一口豆浆之后皱了皱眉,“不是王阿姨早餐铺的?”我勒个去,这个赵真真还真做得出一大早转两趟公J车照顾大姑姐生意的事。

    “是我家楼下早餐铺的,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不错。”不错个P,一喝就是豆粉冲的,郑铎喝了两口就放下了,“有点凉,我煮咖啡去。”

    凭心而论赵真真长得不错,个子比林嘉木稍矮,长得挺白的,五官清秀气质端庄,看起来就是个乖乖nv,而且很会穿衣F,郑铎办了这么多案子,对nv人的时尚观也颇有心得,比如赵真真的这一身,就算是出自淘宝价格也不低,她手上的施华洛世奇水晶手链就不便宜,脚上的小羊P凉鞋应该是精品店出来的,包好像也是一种小nv生很喜欢的牌子,看得出她们家养她养得很精致,也因为这样,她脖子上那条应该是老银匠特价货的银项链就显得很突兀了。

    郑铎离开之后,赵真真坐到林嘉木身边,“姐,他真是你男朋友?”

    “是啊。”林嘉木笑呵呵地说道。

    “真有型,就是肌R太多了,人看着粗鲁。”

    “他X格挺好的。”林嘉木摸了摸赵真真的头发,“缺钱啦?”

    “我一直没怎么存钱嘛,现在准备要结婚了,当然要存点钱,唉……我这些东西又不能卖钱。”

    “你啊,一个月的工资花光了,月月还得姨夫补贴,怎么一夜之间就懂事了呢,真不知道能让你变乖的是谁。”林嘉木的五姨夫原来也是老师,赚得是死工资,后来压力太大,离开学校出去练摊开书店,现在书店业是夕Y产业,书店五年前就关了,可是铺面房他们家攒下了,每年收房租都过得不错,姨夫再靠着老关系做点在各个学校推销学辅资料的活,一年不少赚,也许是因为觉得亏欠了老婆孩子,他一直对赵真真极为娇惯。

    赵真真脸红了,“当然是他喽。”

    “他是谁啊?”

    “我妈还没见过他呢……”

    林嘉木眼神一冷,都谈婚论嫁说到房子的事了,未来岳母还病了,赵真真为讨好大姑姐早起买早点,转两趟车才到自己公司,结果他自己到现在还没出过面,此人教养实在是可议,“你妈可是说了他不少的事……”

    赵真真拉开了和林嘉木的距离,“我妈说什么了?”她提高了声音。

    “你妈说他有出息呗,谁也不依靠,现在已经是销售经理了,听说薪水加提成收入很高?做销售的,想必口才也很好。”

    赵真真的脸Se好看了些,她以为她妈妈为了虚荣没跟林嘉木说实话,“他就是家里穷点。”

    “家里穷不是问题,人好就行,你家只有你一个nv儿,他要是孝顺,等于多了个儿子。”

    “他也是这么说的……他说会把我爸妈当成亲生父母一样孝顺的,他自己就是个孝子……赚得钱多数都给家里人了。”

    郑铎端着热咖啡出来,手里还有一盘子包子,“我拿微波炉转了一下,热点比较好吃。”

    “不好意思,明天我用保温饭盒给你们带早点。”

    “没关系……”还是要绕远路买早点啊……林嘉木摸摸赵真真的头发,自己的这个表M,真是一P痴心。

    夏庆丰在林嘉木跟前第一次亮相并不算晚,赵真真来咨询社的第二天,林嘉木和郑铎刚完成一次客户约谈,从外面回来,刚一打开门就看见有个穿着白衬衫黑西K的瘦高眼镜男围着围裙在拖地。

    “你是……”林嘉木笑眯眯地问道,虽然她看见眼睛男的一刻,已经认出他就是夏庆丰了。

    夏庆丰放下拖布,推了推眼镜,用围裙擦了擦手,伸手和林嘉木握手,“表姐吧,我是夏庆丰。”

    林嘉木跟他一握手就知道,这人虽然出身农村,但没做过什么农活,手比她的手还要N点呢,“这是郑铎。”

    “表姐夫。”夏庆丰又对郑铎伸出了手。

    郑铎笑呵呵地跟他也握了手,这人不愧是做销售的,自来熟的功力实在不差,“怎么是你在拖地啊?真真呢?”郑铎适时扮演起姐夫兼老板的角Se。

    “真真去买菜了,总叫外卖不划算。”

    “她会煮饭?”赵真真?

    “我会煮饭就行了,真真暂时给我打下手,姐夫和姐姐别嫌弃就行。”

    难怪赵真真会陷进去,林嘉木跟他相处了半个多小时,就发觉了此人谈吐颇有深度,而且惯会套瓷,不过是一起吃了顿家常的晚饭,就好像跟他们认识了J十年一样的那么熟,真真在他跟前就是个满眼崇拜的小nv孩,而且他对真真很不错,真真不ai吐鱼刺,他就一根一根的把鱼刺都挑出来,又哄着她吃蔬菜,说到他自己的未来的时候,他更是充满自信,让人能看出来此人并非池中之物。

    送走他跟真真之后林嘉木叹了口气,“倒退十年,我都会被他G引走。”

    “不是吧,十年前你那么天真?”

    “呵呵。”林嘉木笑了笑,“你对他印象如何?”

    “未来可期,可惜功利心太重,论心机你表M……被他卖了还得替他数钱。”

    “她自己被卖就算了,我怕我五姨和姨夫也被卖。”林嘉木揉了一下额头,“吃太饱了,出去走走。”这种涉及到自己亲人的案子,太耗费心神了。

    3、实例教学

    嘉木语录:有些时候实例教学的力量,要比一万句劝说还有用。

    夏庆丰开着赵真真的olo车,见赵真真坐在副驾上晕晕Yu睡,调高了冷气,“你表姐是做什么的?公司看起来挺小的。”

    “她……”赵真真打了个哈欠,“她是做S家侦探的,公开是叫咨询社。”

    “你不是说她是个律师吗?”

    “是啊,律师兼S家侦探,主要处理离婚官司、继承纠纷什么的。”

    “那姐夫呢?”

    “调查员之类的吧,他那肌R挺吓人的,也能吓跑一些想找麻烦的人。”赵真真没见过郑铎出手打过人,对他的背景也不是很了解,以为只是一个肌R吓人的。

    “那房子是她自己的还是租的?看起来挺赚钱的。”

    “是挺赚钱的,现代人ai折腾,外遇、离婚、S生子什么的,折腾来折腾去的,就是我表姐这行的人最赚钱。”

    “那她给你一个月两千就有点少了。”

    “我只是帮忙,每天在她那里免费吹冷气上,除了收拾收拾办公室,整理一下材料,偶尔接一下电话,基本没什么事,过了暑假我就回去上班了,她说要给我一个gi的包,我没要。”

    &nbi的包多少钱?”

    “她有经常出国的朋友,她说是要送我当季的新款,大约五、六千块钱吧。”赵真真不以为意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要包?”

    “包又不能当钱花,我不缺包。”

    “卖了也行啊。”

    “呵呵,等到了我手里我就舍不得卖了啊,还不如看不见呢。”赵真真笑嘻嘻地说道。

    夏庆丰瞧着她青春肆意的笑容,转头看向车窗外的风景,有些人天生就是好命的,不知道缺乏是什么。

    “真真说你见过那个姓夏的了?对他印象还不错?”张老师的声音里明显包含了指责。

    “我见过他了,挺精明的男孩子,要不是家庭是那样的,跟真真是挺合适的……”

    “合适什么啊……”

    “五姨,你听我说,我准备去了解一下他家里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也悄悄摸一下底,您放心,如果他真不适合真真,我一定会让真真回心转意的,你自己注意身T啊,别再着急上火了。”

    “昨天你五姨父听说真真跟他的事了,气得骂了她半个多小时,真真那孩子还跟他顶嘴,要不是我拦着,他就要跟真真动手了……他最惯孩子了,从小到大还一根手指头没碰过真真呢……”

    顶嘴就对了,自己就是农村出来的凤凰男,听说nv儿找了凤凰男马上就变了脸Se,嘉木闭眼睛都知道真真会怎么顶嘴了。

    “五姨,你告诉我五姨父,让他也放心……那个……你们要不要见一见他?”

    “我听说了他跟真真的事就想见他了,真真却说什么怕我骂他,不给他好脸Se,伤他的自尊,不肯让他来。”

    所以长辈的自尊就是可以伤害的了?看一个人是好是坏,不能只看他说了什么,还他做了些什么,夏庆丰是完全把真真掌握在手里了,不去见五姨和五姨父,肯定也是夏庆丰的意思,这样的人说是自尊心强,不如说是自卑心重,怕受别人的伤害,别人对他一点的怠慢他都会记在心里,林嘉木心里对夏庆丰的评价又低了一层,“嗯,我知道了,五姨,上次你不是说想去我家呆两天吗?G脆你跟我姨父趁着暑假没什么事,去我家散散心,现在我家那边凉快极了。”

    “我哪有心思啊……”

    “五姨,您听我说,您不在,有些事我倒好办了。”林嘉木想了想又道,“这次您跟我姨父出门,千万别给真真留钱,她不是跟我姨父顶嘴了吗?让我姨父把他给真真办的副卡停了,她要有情饮水饱,就让她饿着。”

    “饿着?真真从没缺过钱啊……”

    要不怎么说惯子如杀子呢,每一个让人吃定了的天真nv背后都有惯子无度的家长,“五姨,您放心,有我呢,我能让真真饿着吗?再说她还有工资卡呢,又不是真没收入了,我供她吃,家里又有地方住,花不了什么钱,她要是真有什么急用,我也能应付。”

    张老师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忽然电话被人抢了过来,“行,我跟她妈就出门去度假,嘉木啊,这事儿……拜托你了。”

    “五姨父,您放心。”有的时候杀伐绝断,还真得是男人,或者说男人更能清醒地意识到凤凰男的危害,两害相权取其轻,更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郑铎又是汗流浃背地从外面回来了,随手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扔,说了句“我先去冲个凉。”就像一G风一样地冲了出去,进了浴室冲澡,今年的天气真糟糕,快要立秋了还是一直发布高温警报,今天郑铎的活又是要在外面找人,不能在车里吹冷气,肯定是遭了不少罪,不过他从来不抱怨这些,顶多是骂一句天气,然后就去冲凉,最高纪录是一天洗了四回澡。

    过了约有二十分钟,郑铎总算洗完澡换了衣裳出来,“总算把那小子的住址和活动规律搞清楚了,可以联络委托人了。”

    “嗯。”林嘉木点了点头,“那小子挺狡猾的,这活你不能一个人G,我跟你一起去。”

    “那委托人来了怎么办?”

    “不是有真真吗?”

    “哦?”郑铎挑了挑眉,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弱碱水咕咚咕咚灌进去半瓶,“你打算给她场震撼教育?”

    “至少让她心里有点谱,不能再天真下去了。”林嘉木说道。

    “不是我泼你冷水,那丫头中毒很深了,你的教育够呛有用。”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点一点做……最近我忙着她的事,你辛苦了。”

    “知道我辛苦就多给点提成。”

    “呵呵。”林嘉木G笑了两声,“千万别提钱,提钱伤感情。”

    郑铎四下看看,“她呢?”

    “去订外卖了。”

    “传说中那位会帮忙下厨的仁兄呢?”

    “忙工作呢。”林嘉木笑道,“我今天根据他的名P查了查他们公司,呵呵,做销售的是个人就是销售经理,十J个人共用一个助理,底薪一千五,提成无上限,不过他的业绩还行,能稳进前五,月入近万是没问题的,问题是他之前的J年工作还不如这个呢加上家里负担重,再加上他爸爸是真生病了,在市医院住了半个多月,花了快七万块钱,他现在能有不到十万的存款就不错。”

    十万块听起来很不错罢了,a城虽不是北上广,但经济发展迅猛,房价涨速度快,房屋均价也有一万三,二环以内没有低于一万五的,十万的存款连厕所都买不来。

    两人刚说完,就听见外面的人拿钥匙开门,郑铎起身过去帮着开了门,从赵真真手里接过外卖,看见她满头大汗的,又递上了纸巾,“天真热。”

    “是啊。”郑铎看了一眼里面的菜Se,三素一荦,做得还成,摸摸还是有点凉,估计又是“楼下早餐铺”的作品,“嘉木,快来吃饭吧,不是说等会儿就要出门吗?”

    “嗯。”林嘉木从办公室里出来,到了厨房,三个人围坐各自拿了饭出来,“楼下早餐铺”的外卖做得还成,尚能入口,就是油有点重,荦菜肥R有点多,不过外卖嘛,都差不多,嘉木吃了两口素菜道,“等会儿我跟郑铎都出去,有个委托人要来,你先招待一下,让她坐一会儿,跟她说我跟郑铎半个小时之内回来,她要是哭的话你就安W她一会儿。”

    “嗯。”赵真真点了点头,哭哭啼啼的委托人这些日子她也见过J回,只不过一般林嘉木都是把人带进办公室说话,说完了话委托人有些转悲为喜,但更多的人是转悲为怒,出门时目光都冷得很,“你们……真是半个小时就会回来吗?”

    林嘉木笑了,“总之她无论什么时候问我们什么时候回来,你都答半个小时就会回来就行了。”

    “哦。”

    林嘉木和郑铎刚走不到二十分钟,门铃就响了,正在刷晚的赵真真紧张地关上厨房的水龙头,跑去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个将近四十岁,留着中长卷发,看起来有些憔悴的中年nv人,中年nv人看见是她开门,退后看了一眼门牌,“林嘉木在吗?”

    “我们老板刚出去了,她说了您要来,让您等她一会儿。”

    中年nv人点了点头,进了屋,坐到了客厅里,打量了赵真真一会儿道,“我上次来没看见你。”

    “我才来了J天。”赵真真笑道,“您要茶还是咖啡?”

    “给我倒杯水就行了。”

    赵真真给她倒了杯水,坐到了她旁边,她虽然社会经验有点少,但还是有跟学生家长沟通的经验的,慌了一会儿很快镇定了下来,“今天的天气真热啊。”

    “嗯。”nv人喝了口水,刚想说些什么,电话就响了,她看了一眼电话,直接挂断了,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了,如此便进入了电话响,她挂断,电话再响,她再挂断的循环。

    赵真真忍不住说道,“你可以设定黑名单的。”

    nv人没说什么,把电话J给了赵真真,“我不会弄,你会弄吗?把我设定。”

    “哪一个电话?”

    “标名是老公的那个。”

    赵真真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电话又响了,nv人把手机从赵真真手里拿了回来,接起了电话,“你不用劝我,我找到他肯定把他送到公安局,还不出货款就让他去坐牢!”

    “你说说我放过他多少次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轻重?这次的货款他不拿出来,公司就得破产你知不知道?你只为你弟弟考虑,有没有考虑过我和孩子?你别提你妈生病了,我告诉你,这次不管用了,就算是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也得把货款要回来,再给她送终,对!我就是不孝了!我就是钻进钱眼里了,这次货款要回来,公司保住了,咱们俩个就离婚!你跟你们家人过去!我跟孩子过!”她说完挂断电话,把手机又给了赵真真,“帮我设黑名单。”

    “哦。”赵真真替她把手机设到了黑名单,“阿……”她想叫阿姨,后来想了想换了个称呼,“大姐,你是跟你老公吵架啊。”

    “不是跟他。”中年nv人拿过纸巾擦了擦眼角渗出的眼泪,“我们俩个感情挺好的,要没他们家人搅和绝不是现在这样,M子,你还没结婚吧?姐告诉你一句大实话,千万别嫁农村来的凤凰男,他就是再有才华再ai你也不行。”

    “啊?”

    “我跟我老公是大学同学,都是学农的,大学毕业以后我求我爸爸把他安排在了研究所,跟我一个单位,我们单位主要是研究推广优种良种的,就是玉米三号,水稻高产四号之类的,后来他觉得在单位赚得少,就拉着我出来了,我们俩个自己做公司,算是白手起家吧,总算把公司做起来了,可是公司做起来了,事就来了,原先他们家只是弟弟娶媳F盖房缺钱,老人有病缺钱之类的他发达了,一家人全都从农村出来了,他弟弟一个小学没毕业,只会开拖拉机的,也被他安排了个司机的职位,可他妈说没有哥哥是老板,弟弟开车的,非让他给他弟弟安排个副经理之类的职位做做,还有他家的那些亲戚,把职位占了个七七八八,好多人才都被挤走了,这些就算了,他弟弟非要帮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