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了妈,别哭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啊,对吧?”

    燕山阁三楼的房间里,阮朝歌坐在老妈对面安慰着。

    燕山阁的每一层,都是为地府成员服务的,作为曾经的地府成员之一,三楼就是秋婉的专属楼层,也是老板办公层。

    秋婉就坐在闫芬芳身边,抓着她的手。闫芬芳哭惨了,眼窝一直通红:“木头啊,你说这叫啥事啊,你爹那个老混蛋是想我死啊!还有那个狐狸精,她、她怎么就有脸呢……”

    闫芬芳比之前看上去要苍老了不少,白头发明显都多了几根。

    短短的两个多小时中,她一直没有停下落泪。

    对每个孩子来说,母亲的哭泣都是致命的打击。正正两个小时,阮朝歌都没有整理好思绪,尽管他在离开九楼时,已经想到了一些事情。

    嗡、嗡嗡。

    一身手机震动声响起,阮朝歌连忙掏出手机看了眼。

    这是条短信,上面只有三个字:屠狮会。

    阮朝歌眸子眯了下,但随即就长长出了口气,给秋婉使了个眼色。

    秋婉会意,立马拿过一张纸巾来,递给闫芬芳道:“伯母,先不着急哭,朝歌已经有些线索了。”

    “线索,能有什么线索?那个老混蛋当着我们娘俩的面都做出这种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闫芬芳擦了把眼泪,又要哭时,就听阮朝歌苦笑着说:“妈,你先听我说。我觉得,这事有蹊跷。”

    “有什么蹊跷?”

    闫芬芳还想哭,但听儿子着说,也是抽了抽鼻子抬起了头。

    “妈,难道你就没发现,我爸很不对劲吗?”

    阮朝歌很直接的说。

    毫不客气的说,阮朝歌在看到成雪莉演戏时,气得差点没忍住直接动手,他当时散发出的杀气可是一点都不假的。

    不过,他却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地府最强的尖刀,有资格持有阎王笑这种利器的人,大风大浪不知见过多少,诡异的事情更没少见。

    他在试探着说出成雪莉的身份,又看到老爹的脸色从坚定变成迟疑、迷茫,最后却又变成坚决后,他就明白了一些事。

    老阮,很可能是心智除了问题。

    成雪莉是个美女,而且是个男人就该对这样的美女有所亲近感。

    毕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人之本性。

    阮来东虽然年纪不小了,但他会对成雪莉有所好感,也是很正常的。

    可这种好感,绝对不会经过一晚上的发酵就变成坚决。为了只见过一面的人抛弃妻子?这种桥段里都不敢胡乱编造的。

    只能说,老阮对成雪莉展现出的强烈维护感,不对劲。他的举动,不正常。

    随后,阮朝歌就利用老阮胆小怕事的性格试探了一波。

    按照正常来说,阮来东及时非常非常爱成雪莉,在面对整个国家的压力时,按照正常道理是会出现心理挣扎的。

    可实际上,阮来东没有挣扎的心情,只是有了瞬间的茫然,在成雪莉演戏的时候,就坚定的选择了她。

    从这里,阮朝歌就能看出:他老子,性格出现了畸形的变化。

    就算老阮被色迷了心窍,最基本的性格,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只能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