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然,他只是镇定的看着怀里的小东西笨拙的动作,不阻止,不迎合。

    用舌尖将笋片轻轻递进他的舌苔,却见他一直冷眼旁观,沈之乔脸唰的红了,唇在他唇面儿上进也不是,退……又怕东西掉了出来。

    羞恼的,沈之乔微眯着眸子看向他,他的神色仍旧平淡无波,冷冷清清的回盯着她。

    她看见他晶亮的双瞳里印着的两个小小的自己……却是眉目含春,脸色霞红,整个就一邀宠的摸样。

    心跳如擂鼓,管不着东西掉是不掉,沈之乔又羞又恼又怒的退离他的唇,手脚并用的想挣脱被他环抱的姿势,气道,“阿景,你就会欺负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才不管你是不是侯爷,敢对我甩脸子,我不扇飞他才怪!”

    本就对她无半点抵抗能力,更何况她还不知轻重,又是亲口喥食,又是在他腿上不安份的乱动,齐暮景一双瞳已是黑漆一片,当听到她嘴里不自觉吐露的那句“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你”时,所有的理智瞬息化为乌有。

    他猛地伸手重重扣住的她细嫩的手腕,伴随着瓷碗跌地的撕碎声以外还有他喉间难抑的低吼声。

    “知儿!你好好吃饭……”还未待说完,他便猛地起身,步伐凌乱地奔出房门。

    ……

    第二天早上,沈之乔特意起了个早,简单梳洗之后便往铁叔的独院而去。

    她到的时候铁叔正凝神替床榻上一脸苍白的男人施着针,见她来了,便让她将桌上雕花木盆里的热水端过去。

    沈之乔把盆放在床前,弯身拧起在热水中浸泡的锦帕,递给他,“铁叔,他……”

    铁叔接过锦帕,铺在了那男人的额前,“昨晚虽是挺过来了,但是要想保住他的性命……”微微叹息,“只能听天由命了!”

    沈之乔不由皱了眉,低头去看床上的男人。

    褪去当日围猎场的霸气,以及昨日满目的血渍,他一张俊脸显得有些青涩,却依旧掩不住他的芳华绝代,绝色倾姿。

    有些惋惜的摇头,“铁叔,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真的不想,她费劲力气救回来的人,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铁叔抿唇,低头沉默了半响,方抬头灼灼盯着她道,“有……”

    “真的吗?是什么办法?!”沈之乔眸子一亮,紧问。

    铁叔微眯眸,缓声道,“兰君……”

    “兰君?”沈之乔睁大眼,惊讶,“铁叔说的不会是传言能起死回生的草吧?”

    草?!

    铁叔笑,“夫人,兰君并非一种草类,而是人……”

    呃……沈之乔茫然了。

    她一直以为兰君是一种“神草”,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人。

    啧,都说流言不可轻信,果然不错!

    “兰君师承岐山云枫神医门下,自幼天赋异禀,五岁便识得天下所有药草,八岁开始独立行医,医术之了得,比之云枫神医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能求得兰君相救,这位公子或许能死里逃生。”

    顿了一下,铁叔皱眉,“只是传言兰君性格孤僻,不喜外界叨扰,三年前便隐居岐山,并放言,不再行医……”

    沈之乔沉吟,“岐山云枫神医倒是略有所闻,只是这兰君当真有那么高的医术吗?”

    铁叔点头,“别的姑且不计,便是三年前他曾亲手治愈了患有心疾的二公主拓跋岚……据说,那二公主当时突然病发,差点就……”

    沈之乔算是听懂了,若要救人,必须找到兰君。

    伸手敲了敲牙,又看了看床榻上奄奄一息的男人,心里烦躁,便在床前来回走动了起来。

    铁叔眼角抽了抽,“夫人,你这是作何?”

    沈之乔忽然停下,大眼填满坚定,“铁叔,我要去找兰君!”

    “不可!”铁叔立刻反对,“夫人,从东陵到岐山路途遥远,你一个女流之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