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余幼容吞了两颗缬草丸助眠,才将自己甩到床上。

    然而这一夜原本很好用的缬草丸仿佛失效了一般,许久没缠上她的梦魇再一次纠缠不休。

    梦里,一名浑身染着血的女子用血肉之躯护在她身前,大叫着让她快逃。

    画面一转,她从高处落下跌进水里。

    失重,溺水。

    明明只是梦,突然踩空而后窒息的感觉却无比真实,余幼容从恐惧中睁开眼,猛地坐起身捂住自己的脸,就连呼吸都显得十分不顺畅。

    她曲起双腿隔着被子将脸放在膝盖上,梦里那名浑身染血的女子跟余老夫人长得十分相似。

    那是余幼容的母亲,三年前死于非命的余念安。

    三年前她刚刚穿到余幼容身上时,余念安还没有死,当时她们被一群黑衣人追杀,余念安挥舞着剑与对方殊死搏斗,大声叫喊着,“容儿快走。”她还说,“不要报仇。”

    她虽然跟余念安并没有感情,但是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她面前,那种感觉还是震撼的。

    余念安死后,那群黑衣人追着她到了悬崖边,她被逼跳下去跌进了崖底的深潭中。

    自此,梦魇缠身。

    亦或是,以前那个余幼容的执念。

    没了睡意,余幼容索性起了身,她倒了杯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全部喝完,又狠狠拍了几下自己的脸,等到脸上恹恹的神情散掉,她才开门打算去余老夫人的房间看看。

    之前余家夫妇突然推门而入,她一脚将发电机踢进床底,也不知道有没有踢坏哪儿,她要去检查检查。

    余幼容刚踏出门槛,便注意到了院子中裹着雪白轻裘的颀长身影。

    月光照在他身上,将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隐在暗处的脸看不清表情,只有一双眸子鲜明如流光。

    “你一直没走?”

    此时此刻余幼容倒是有些摸不透这人的想法,不过想到他中了自己的毒,且那毒除了她无人能解,她也没有过多探究。

    “你是要去看你祖母?我陪你一起去吧。”

    男子说完便朝余幼容走来,他身上的那股梅香也跟着涌了过来,冷冷冽冽的,有些醒脑。

    既然之前已经被他看到了,他又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婿,余幼容懒得跟他过多纠缠,默许了他的要求,一言不发便朝不远处的余老夫人房间走去。

    望着瞬间没了影的女子,萧允绎眼中的探究更浓,在他的记忆里,从未有一人如余幼容这般拥有这么多面。

    雪夜救人时的热心,亲人患病时的脆弱,以及威胁他时的狡诈,还有女扮男装出现在在河间中的她皆是一道道解不开的谜。

    他完全分辨不出,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也不由好奇,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

    余老夫人是上午巳时醒的,她一睁开眼便看到了守在床前的余幼容,还有一名陌生男子。

    她眼睛亮了亮,肆无忌惮的将这名男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

    接着压低声音对余幼容说,“这个好,赏心悦目,光是这长相看着就能下饭,可以过日子。”

    “祖母,矜持。”

    余幼容侧眸扫了眼萧允绎,有些无奈的提醒余老夫人,“人家听得到。”

    许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老人家这段时间特别操心她的人生大事,此刻看着萧允绎也是越看越喜欢。

    “听得到便听得到,我说的又不是什么坏话。”余老夫人虽在说着笑,声音却明显有气无力。

    她吃力的对萧允绎招招手,“你叫什么啊?”

    “允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