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百二十章 枷锁

    第六百二十章枷锁

    云俊之不由的吞了口唾沫,如果他现在不告诉锦瑟云锦绣出现的话,日后恐怕也是纸包不住火,彼时锦瑟一定对他很失望吧

    若是锦瑟知道了锦绣还活着的事,她会怎么做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锦瑟的性情突然大变。【无弹窗..】

    原本还骄傲的像个小公主,可突然的在某一天,她便变得沉静、温柔,典雅的姿态,好似一直雅致到了骨子里。

    人长大了,性情都会有所转变吧?

    仔细想想,他已经许多年未曾见过锦瑟发怒的样子了。

    她变得勤学,优雅,可骨子里,却透漏着坚韧,云俊之甚至觉得,锦瑟变得很精通人情世故,她镇日周旋在中荒大族子弟中,广阔的交际,使得云族日渐复苏。

    这一点,锦瑟功不可没。

    “那个妖狐,于云家,似乎有些关联。”云俊之低声开口。

    云锦瑟浅浅笑道:“妖狐,不是已经死了么?”

    “是,东洲大战后,妖狐魂飞魄散。”云俊之连忙附和。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云锦瑟小指尖微微勾起一缕秀发,声音柔柔,“便莫要再提及了。”

    她微微一摆手,抬步向百药堂走去。

    不远处,云锦绣缓缓走过。

    阳光打落在肩上,然心底的寒气,却始终翻涌。

    云锦绣眸光微敛,面上难得一现的笑意,此时也似乎被彻底的冰封。

    “那个人是谁?”宫离澈问。

    “半个熟人。”云锦绣答。

    “日后,做个陌生人好了。”宫离澈开口。

    云锦绣身子一顿,良久微微偏首:“你不问我,为何与他认识?”

    宫离澈懒懒的瞥她一眼:“除了你,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云锦绣目光蓦地一颤。

    “本座从不会对无关紧要的人,浪费精力。”他突然转身,抱住她的脖子,稚声稚气的咬牙,“你也不许!”

    他这个模样,实在是没有丝毫的威慑力,可偏偏,每一个字,都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里。

    总要面对的不是吗?

    品尝了光明与阳光的自己,又岂能舍弃这一切,重归黑暗?

    行尸走肉的云锦绣死了,现在活着的,是另一个自己。

    所谓的宿命,所谓的影子论,不过是他们强加给她的枷锁罢了。

    而她要做的,便是堂堂正正的站在他们面前,拿回属于自己的公道!

    云锦绣看向宫离澈,眼睫微敛,轻轻道:“好。”

    宫离澈看着她清漠的眉眼,心底突然柔软的一塌糊涂。

    但凡她说好的,无论前路多么糟糕,她都会努力去做的吧?

    他突然捧起她的脸,用力的亲了一口。

    云锦绣面色微虎:“光天化日,成何体统。”

    “女儿亲一口自己爹爹,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云锦绣:“”扮演上瘾是不是?

    “啊!小狐狐,我也要亲亲!”楚天真嫉妒的大叫。

    云锦绣瞥她一眼直截了当的拒绝:“不给!”

    楚天真鼓起双腮,“你不是小狐狐,你怎么知道她不想亲我?小气鬼!”

    云锦绣微微挑眉:“我女儿,我做主,你有意见?”

    眼见楚天真又要发作,夏辛野随手将她扯了回来。

    这个小狐狐,他总算是想起,为何眼熟了。

    那眉眼,那泪痣,那银雪似的长发,简直不要太像妖狐!

    夏辛野倏地惊悚,难道这小丫头,其实是锦绣跟妖狐所生?

    不可能不可能!

    自坠落之都后,他便一直与云锦绣一起,有孕之说,根本是无稽之谈,可这个小狐狐来的太诡异了难道,其实,他是妖狐的化身?

    似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那小狐狐微微的扫了夏辛野一眼。

    明明是个小姑娘,可那视线落在他身上时,却像是千万座大山,同时落在夏辛野身上,不过一瞬,夏辛野便觉冷汗爬上了背脊。

    抵达丹药场时,云锦绣感觉数道不怀好意的视线向她刺了过来,然更多人的视线,则向她手里领着的小狐狐看去,便是连楚梦寻的视线也不例外。

    “那个就是楚鸿了。”楚天真靠近云锦绣小声开口,“不要小瞧他,十八岁的四品药师,全中荒也找不出几个来。”

    云锦绣微微抬睫,目光向那楚鸿看去,正与他微微扭曲的视线对碰在一起。

    接着他微微抬起下巴,有些阴鸷的竖起拇指,旋即拇指一倒,指向地面。

    “太过分了!”看到这一幕的楚天真不由恼火,“梦寻哥败给这样的人,简直是毕生耻辱!”

    “嘿,快看,那个替身小子出现了!”人群里,传来幸灾乐祸的声音。

    “还真敢来啊,听说连药师等级都没考过,不是来找虐的嘛!”

    “不过,他手里领着的小姑娘,好漂亮啊。”

    人群叽叽喳喳,议论纷纷。

    “是你将楚拡打伤的!”楚恬一见宫云澈,上前一步,恼怒开口:“先是打折楚拡手腕,又痛下狠手,将楚拡打成重伤,不过是个外人罢了,真把自己当内门弟子了?”

    “若不是楚拡找事,云澈才不会动手呢!”楚天真瞪眼,“怎么着,反咬一口是吧?”

    “我没跟你说话!你滚开!”楚恬怒声呵斥,“宫云澈,你必须要向楚拡道歉!否则这事儿没完!”

    “是嘛,打伤了人还想不了了之了?”

    “道歉道歉!”

    人群里,有人跟着附和,但大部分人却碍于楚梦寻的存在,不敢大声开口。

    远处,看着箭弩拔张的众人,楚风微微凝眉。

    门主还在这里呢,这些人竟敢如此的叫嚣,未免也太不把生死门放在眼里了。

    “门主,需不需要我们用些手段?”之前,他虽感觉到宫云澈的魂力不同一般,但炼药毕竟是要按部就班,一步步往上爬的,纵使宫云澈天生魂力强大,可他眼下,有没有亲自练成过丹药却还是未知数。

    楚鸿便不同了,自小浸淫药方,又是正儿八经的四品药师,虽不能保证每次炼丹都能成功,但成功率定然是比宫云澈不知道高了多少。

    这次比拼摆明了是楚鸿要给宫云澈下马威的,若是宫云澈这次失败,日后在楚门,日子定会过的无比艰难

    第六百二十一章 失宠

    第六百二十一章失宠

    而公会和丹药场的那些长老们,更不会对他认可和接纳,到时,影响的便不止是门主的颜面了。【最新章节阅读..】

    楚梦寻的视线,终于从小狐狐的脸上转移到宫云澈脸上。

    看到那张清漠的没有丝毫负罪感的神情,他感觉手臂越发的痛了。

    这小子

    “就是太傲慢了,不挫挫他的锐气,日后也不会走的太远。”楚梦寻冷淡的开口,“不必理会他,倒是那个孩子,调查的如何了?”

    昨晚,楚乔跟他说宫云澈竟然有一个三岁大小的女儿,他是不太相信的。

    这小子才多大?毛都没长全,就有女儿了?

    “那个孩子”楚风神色有些僵,“自东洲到楚城,我一直跟公子在一起,确实从未见到过那个孩子,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

    说是女儿,他也不怎么相信。

    凭空出现吗?

    楚梦寻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小狐狐。

    哪一个药师不是先天魂力强大之辈?凭空出现在楚城,还没有引起丝毫的察觉,这种事,骗骗别人尚可,骗他,便算了。

    “好香”卷卷跳到楚梦寻怀里,它吸了吸鼻子,陶醉般的:“是莲香,从那个小孩子身上传来的。”

    楚梦寻摸了摸卷卷毛茸茸的脑袋,淡淡道:“去,把她带过来。”

    卷卷“喵呜”一声,身形骤然不见。

    远处,宫离澈微微抬了抬眼皮,淡紫的眸光漫不经心的扫了楚梦寻一眼,旋即冷笑。

    想调查他?

    这个男人,确定不是在异想天开?

    奇异的力量席卷而来时,云锦绣也察觉到了,她微微凝眉。

    小狐狐的出现,本就突兀,她也不打算藏掖着,而以楚梦寻的性子,定然会让人将小狐狐调查的水落石出,然而,别人她不太敢打包票不暴漏,可宫离澈的话,约莫着只能是白费力气了。

    卷卷扑来时,云锦绣理都没理,任凭它变成好大一只,向宫离澈扑来,然下一瞬,宫离澈拿出小锤,只听“梆”的一声,张牙舞爪的大喵就此变成了一只双眼转圈圈的小喵,被宫离澈随意的拎在手里。

    “爹爹,今晚我们吃肥猫?”小狐狐天真无邪的开口。

    云锦绣嘴角微抽:“太酸。”

    “开过膛破过度,再用盐腌制十日,便不酸了。”小狐狐一副善良纯真的模样。

    云锦绣道:“那便炖了好了。”

    远处,楚风有些凌乱。

    卷卷可是主人幼时得到的逆天级且拥有尊贵龙血血脉的猫,被主人视作生命,若是被炖了,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那小狐狐不过三岁,竟然一把便抓住了兽化的卷卷,竟然还毫不避讳的要将卷卷腌制吃掉。

    这孩子人胆子可真是不小。

    这厢,楚梦寻的面色也在抽搐,别人看不清,他却看的分明,那小狐狐看似平淡无奇的出手,可却是快到毫巅,那一瞬,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能避开那一抓?

    一个三岁的孩子,随手一抓,愣是抓出了绝世强者的风范,卷卷那点道行,全不够塞牙缝的。

    周围一众人也被那小狐狐看似“天真无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