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99章第二百章 只吃你

    第199章第二百章只吃你

    王麻子脸色直抽搐,六十万,剥了他他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金币来

    怎么了?你身为石城人不是见多识广,天天浸淫赌石之术吗?脸呢?云凌大声耻笑。【全文字阅读..】

    云家姐妹也不由笑了起来。

    别磨蹭了,快上交金币吧

    对了,有人说我们的原石若是切出晶石来,要现场表演吃翔,不知道,你要吃哪个口味的?云书儿解气的调侃。

    那王麻子恼怒的直哆嗦,视线突然对准了云锦绣,都是这小子从中搅合,才使得他输的那么惨,真是找死

    王麻子骤然上前,一把将云锦绣抓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敢坏你祖爷爷好事马上把晶石交出来

    云锦绣因怕暴漏身份,方才就将狐狸丢了出去,这会儿反倒有些后悔,若是狐狸在手,她不介意让眼前人脸上多几个血淋漓的爪印。

    云锦绣抬手,金针出现在指尖,冷冷的落在王麻子眉心:放手。

    王麻子只觉全身猛地一寒,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金针,抓着云锦绣的手,一点一点的松开,大约也知道事情无可挽回,王麻子一退后,转身便跑

    云锦绣抬脚,那王麻子,一个踉跄,便向地面摔去,只是脸还未着地,人已被云锦绣一脚踢飞,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视线中砰的一声,撞在院墙上,身子一个反弹,重重的砸落在地,而好巧不巧的,那地上,正有一坨新鲜狗屎

    云凌和龙龙尽皆睁大了眼睛,这出手,利索干脆的不要太眼熟

    晶石里切出了晶髓,收好。清淡的声音落在云书儿耳侧,她只觉手头一沉,晶石落在手心,面色微微一变,蓦地抬头,少年已不知去向

    *

    出了石坊,狐狸跳到云锦绣怀里,控诉:云锦绣你下次再将本座丢出去

    云锦绣瞪他一眼:如何?

    轻一点。

    云锦绣嘴角一抽,视线落在他带伤的耳朵上,心头微微一动。

    自己随手一丢,难不成伤到了?

    以宫离澈的实力,云锦绣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是能伤到它的。

    然那洁白如雪般的耳朵上,确实出现了擦伤,隐隐间,有血迹氤氲。

    她顿了顿,而后抬手,指尖落在他的耳朵上。

    狐狸蓦地动了动耳朵,似有些吃痛。

    云锦绣指尖白光微闪,缭绕在耳朵尖,然恼火的是,她的医决,即便是对狐狸的外伤,也不起作用。

    为什么?

    难道她的医决救不了除了人以外别的物种?

    嗷嗷——

    惨叫声传来,云锦绣目光落在远处,只见几个人,正拖着一条黑狗,往火堆前走。

    黑狗遍体鳞伤,哀哀惨叫。

    云锦绣抬步走了过去。

    一百金币,这条狗我要了。

    云锦绣挡住那几人去路,淡淡开口。

    那几人双目放光,一条准备等死的黑狗竟然能换到一百金币,这生意做的未免太值

    云锦绣随手丢给他们一个钱袋,走到那黑狗前,抬手落在狗爪上,淡淡的白光,将黑狗周身笼罩,累累伤痕,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起来。

    云锦绣面色难看,她的医决对于别的物种同样有效,为什么狐狸不可以?

    云锦绣,本座岂是这些普通畜生可比的?似察觉到云锦绣的心绪变化,狐狸蓦地翻个身,双眼亮晶晶的盯着云锦绣,你是在担心本座?

    云锦绣冷冷道:白日梦该醒了

    她只是在担心自己的医术失效罢了与他有什么关系?

    暮色暗沉,最后一丝霞光消失在天际,石城的夜,漆黑的,没有温度。

    云锦绣寻了家客栈,要了间上房。

    房内轻纱低垂,夜风从窗子涌了进来,云锦绣坐在桌前,静若无声的吃着东西。

    四菜一汤,分外简单。

    她不挑食,最为饥饿时,也曾啃过树皮。

    谁能想到生在古武世家的嫡系,竟然会以吃树皮为生?

    宫离澈一手撑着腮,难得的不聒噪,目光却始终胶凝着她,看她拿着筷子,夹起小小菜叶,放入小小口中,无声的,细细的嚼着,而后吞入腹中,整个过程,娟秀又优雅。

    他似发现了新大陆,她吃东西的样子,是有温度的,别样的美丽。

    云锦绣在吃第十口的时候,终于停下了筷子。

    大约是自己生活在暗处太久了,她其实不太适应被人直直的盯着,何况吃饭有什么好盯的?

    有些恼火的,她看向他:想吃自己动手

    宫离澈笑的懒洋洋:不敢。

    云锦绣觉得这次遇到狐狸,这厮变得矫情了,他不是说这世上没有他不敢的事?

    不吃就滚她没好气。

    他眨了眨眼睛:本座吃了就可以不必滚了?

    云锦绣不吭声,算是默认。

    他蓦地将她抱入怀里,唇瓣轻轻柔柔的便落在她的唇上。

    云锦绣:她说的是吃饭,这混蛋吃她的嘴干什么

    他面色认真,不轻不重的含住她的唇,极端仔细的,刷过她的牙齿,轻触她的舌尖。

    这般的轻柔,却如雷电般,过的云锦绣身子僵住,下意识的抬手,掌心便堵住了他的嘴。

    唇瓣贴在掌心,温温软软的触感,似穿过她每一条神经,直逼大脑。

    云锦绣觉得心跳与平时开始有了一丝的不同,她脸色一寒,沉声道:宫离澈,你找揍是不是?

    宫离澈抬手抓住她的小手,亲了一口道:本座只吃你。

    云锦绣气闷,一把将他甩开:我要吃饭,你再乱来,杀了你

    他浅浅笑:无情的丫头,终于知道本座在乱来了么?话说,也不记得自己乱来多少次了。

    云锦绣气恼,有些混乱的吃了几口,唇舌间,却全是他的味道,越吃越恼火,可一看到他一脸无辜,还顶着个受伤的毛茸茸的耳朵,又将怒火强压下来。

    最后一口饭终于下度,云锦绣的忍耐度也达到了极限。

    她果然不太适合跟狐狸一起,总是心绪烦乱,无法安宁。

    今晚若想休息好,必须得将这混蛋赶出去才行

    云锦绣放下碗筷,蓦地站起身,刚要呵斥,到了嘴边的话,却没发出声来。

    他睡了

    第200章第二百零一章 殷勤狐狸

    第200章第二百零一章殷勤狐狸

    趴在桌子上,有些懒散,便是连耳朵也软软的垂着,受伤的那只,还挂着彩。【全文字阅读..】

    她呵斥的话没说出,却抬脚踢了他一脚,没好气道:滚床上去睡

    他有些迷蒙的睁开眼睫,软软的说了句什么,云锦绣没能听清,眼见他没有动弹的意思,只好抬手将他拉了起来。

    他没有骨头似的,整个人靠在她身上。

    云锦绣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将他扔出去,可下一瞬,额头却轻轻的落下一个吻来。

    微凉。

    轻柔。

    本座若是死了,冷漠的你,也没什么不好。

    声音轻若晚风,漫不经心的,带着几分自嘲。

    云锦绣的背脊突然便一僵。

    上古距离现世有多远,她不知道,可从上古活下来的,又怎么会死?

    她突然的便将他一松,有些恼火的往前一推,原本所有力量都在她身上的人,便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宫离澈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云锦绣冷冷道:今晚,你睡地上

    宫离澈:

    这个夜,莫名其妙的安静。

    外面甚至没有打更的声音。

    她一向喜欢静的,可在这无边的黑暗和寂静里,她觉得有些恐慌。

    这恐慌,像是幼时父母争吵后的宁静,暴风雨来临的前夜,她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那种感觉,还是深入骨髓。

    她全身发冷,觉得生命的热度,都像是要离自己远去。

    然后

    一个温暖的怀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云锦绣从那种濒死的感觉中蓦地睁开眼睛,骤然对上宫离澈控诉的眼。

    呐呐,地上冷

    云锦绣:

    不信你试试?

    云锦绣:

    本座怎么忍心你去试?我们不如挤一挤?他晃了晃大尾巴,凑到她脸前神色惊恐:其实本座怕黑。

    云锦绣:

    她还未回神,他已挤了过来,原本空旷的小床立刻显得拥挤,他将她塞入怀里,整张脸埋在她的脖颈道:臭丫头,你说这世上会不会有鬼?

    一只活了不知多少岁,缺了生魂还能存活的狐狸,居然问她世界上有没有鬼?

    她倒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鬼

    好怕怕他真的害怕似的,将她抱紧。

    云锦绣忍无可忍:宫离澈,你马上给我滚下去

    不要他努力往她脖颈里拱了拱,毛茸茸的耳朵蹭的她无比痒。

    不要你个大头鬼云锦绣也忍不住爆粗了。

    他轻笑:脑袋装满了你,头不大才奇怪。

    云锦绣被勒的快喘不过气,却无力反驳。

    她还不如静一静

    暖和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