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lexiq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胡苏杭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机会,非得进去碰碰运气。

    李耐觉得这家肯定没戏,所以进都没进去,就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胡苏杭进去。

    “咚”

    胡苏杭刚准备敲门,结果门直接开了,屋子里只能用满目疮痍来形容。

    随处可见的蜘蛛网,还有满屋子的灰尘,就连胡苏杭心里都有点打退堂鼓。

    “有人吗?”

    胡苏杭小心翼翼的朝屋子里面走进去,像是生怕踩到什么脏东西一般。

    “你是谁呀,竟然敢私闯公堂!”

    忽然,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声音,是个男人的声音,不过听上去倒像是神神叨叨的呓语。

    胡苏杭转过头来,看见了一个蓬头垢面,身上穿着也邋里邋遢的男人,这身模样像是有些日子没洗澡了,苍蝇一直在围着他身边转悠。

    “你是姓唐吗?”

    虽然这人看上去其貌不扬,秉着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人的想法,胡苏杭还是隔着老远问了他这个问题。

    首先确定他是不是这个村里的原住民。

    “没错,我就是唐县令,找我有何贵干?”

    那人撩起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了自己迷离的眼神,越看越像是个神经病。

    “那你的祖上是干什么的?”

    “我的祖上?那当然是皇帝了!只不过中道没落,到我这儿只是个区区小小的县令,可惜了~”

    这人似乎入戏很深,把自己说的话当成真的了一般,还一直惋惜的摇着头。

    胡苏杭也尴尬的朝他笑了笑。

    这人疯言疯语,估计也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他准备去到下一家了。

    就在胡苏杭一只脚刚踏出门的那一刻,那个自称唐县令的人一声叹息之后,说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句话,

    “哎,只可惜,如不是当年欧阳将军被多尔衮杀害,我现在就已经是宰相了~”

    欧阳将军?!

    胡苏杭如同被人点了穴位一般,保持吃惊的姿势呆在原地愣了几秒钟,而后猛地回过头来兴奋的抓着那人的手说到,

    “你说什么?!你知道欧阳琪将军的事儿?”

    如同在沙漠里发现了绿洲,在山谷里看见了启明星一般。

    就算是个疯子,也被胡苏杭这前后剧烈的反差给吓到了,缓缓的点了点头,

    “没错,我的太太爷爷就是追随欧阳将军的侍卫,当年啊”

    还没等他叽里呱啦的说完,胡苏杭直接切断了他的废话,

    “停!你就告诉我你太太爷爷有没有留给你什么传家宝贝?”

    站在院子外的李耐瞧见胡苏杭在屋子里跟那人攀谈许久,似乎是找到了传人。

    于是他也赶到了屋子里,一股发霉的气味扑鼻而来,他看到了“唐县令”。

    “喂,这个人是个疯子吧,你跟他废什么话啊!”

    李耐不屑的打量了一下那人,怎么瞧怎么像精神病人。

    “他知道欧阳棋将军的事情,一般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个。”

    胡苏杭无暇搭理李耐,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又开始质问他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lexiqi.com